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

摘要:马克思是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思想家,至今依然被公认为“千年第一思想家”,以他的名字命名的马克思主义也是影响历史的千年大理论。中国共产党人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艰苦卓绝奋斗中,始终致力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际相结合,不断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从毛泽东思想到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对马克思主义作了创新性发展。

今年是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又是马克思、恩格斯合著《共产党宣言》发表170周年。5月4日,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习近平总书记发表重要讲话,对马克思的一生和马克思主义在人类思想史上的地位给予高度的评价,对马克思主义的发展,特别是在中国大地的发展做了精深的分析,对当前全党如何学习和实践马克思主义的主要思想观点提出了具体要求。今天我主要从马克思主义是不断发展的开放的理论这个方面来解读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讲三个问题:一是马克思主义在流亡途中诞生,在贫病交困的艰难岁月里成就。二是马克思主义的开放性传承发展和中国化马克思主义的崛起。三是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极不平凡的世界影响力。

一、马克思主义在流亡途中诞生

 在贫病交困的艰难岁月里成就

习近平总书记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马克思的一生,是不畏艰难险阻、为追求真理而勇攀思想高峰的一生。马克思一生饱尝颠沛流离的艰辛、贫病交加的煎熬,但他初心不改、矢志不渝,为人类解放的崇高理想而不懈奋斗,成就了伟大人生。

《共产党宣言》这部伟大著作,并不是在马克思的祖国——德国撰写的,而是在他流亡比利时布鲁塞尔时与恩格斯合著的。

写《共产党宣言》的时候,尽管马克思和恩格斯都还很年轻,尽管他们所处的时代资本主义正在蓬勃发展,创造的财富比人类有史以来所创造的全部财富的总和还要多,尽管他们也是有产者阶级出身,但是资本主义社会基本矛盾引发的阶级斗争却越来越激烈地显露出来,这使他们深刻地感受到现实社会的极端不公平,并对广大被压迫、被剥削的劳动者给予深切同情。

从学生时代起,他们就树立了要为人类谋幸福的志向。他们通过研究人类的历史发展进程,考察资本主义发生和发展的趋势,对人类社会发展将由共产主义社会代替资本主义社会的客观规律充满了坚定不移的信念。因此,他们毅然决然地背叛了自己的阶级出身,实现了由信仰唯心主义到信仰唯物主义,由革命民族主义者到共产主义者的伟大的人生转折。

可以说,马克思、恩格斯是两个天才巨子。那时候他们风华正茂,才气横溢,智慧超群,以文字挥斥天下,纵论历史,于1847年12月到1848年1月,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完成了《共产党宣言》的写作,并且于1848年2月在伦敦首次用德文发表了这部惊世骇俗的著作。恩格斯说,《共产党宣言》是“全部社会主义文献中传播最广和最具有国际性的著作,是从西伯利亚到加利福尼亚的千百万工人公认的共同纲领”。列宁也评价说,“这部著作以天才的透彻而鲜明的语言描述了新的世界观,对马克思主义学说做了完整的、系统的至今仍然是最好的阐述。它的精神至今还鼓舞着、推动着文明世界全体有组织的正在进行斗争的无产阶级,是每个觉悟的工人必读的书籍。”

这部著作的面世,是马克思主义作为科学社会主义理论诞生的标志。它是马克思主义的开篇之作,是社会主义从空想转变为科学的伟大标识。

马克思和恩格斯对资本本质的揭示和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研究还在继续,尽管《共产党宣言》已经在这方面做了很深刻的论述。他们都不是关在象牙塔里的书生,他们既积极地投入并指导1848年席卷欧洲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又非常关注1871年巴黎公社这个全世界第一场无产阶级革命运动,还直接指导无产阶级政党组织的建立和发展。他们将自己的命运与工人阶级和广大劳动人民的命运紧紧连在一起。他们这样做,一方面积累了非常丰富的革命实践经验,并通过对革命实践经验的深刻总结,使他们的社会主义理论深接地气;另一方面深入了解和研究各种社会科学、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知识,努力从人类创造的一切文明成果中汲取养料,继承和改造人类文明的一切优秀的学说,揭示了历史发展的客观规律的总趋势,将构建人类理想的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奠定在他们创立的唯物史观和剩余价值理论的坚实基础之上。这三大理论,即唯物史观、剩余价值学说和科学社会主义是人类人文社会科学的理论革命,既是近现代世界文明的伟大思想成果,也是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改变世界的思想理论武器。

马克思是不平凡的革命家、思想家、理论家,好像他来到人间的使命就是在参与无产阶级革命活动的同时还要不断地从事理论著述,任何艰难困苦都不能阻止他放下手中的笔。他之所以能够如此,一要归功于他伟大的妻子燕妮对他无条件的支持和奉献;二要归功于他的挚友恩格斯多年的自我牺牲和无私的接济援助。

马克思写作《资本论》时生活窘迫。1849年马克思被法国政府驱逐,前往英国伦敦,在伦敦度过了一生中最困难的日子,他们贫病交困的状况简直令人无法相信。马克思在写给恩格斯的信中说:“饥饿、寒冷、疾病,一个接一个地袭来。面包师、蔬菜贩子、肉商(卖肉的商人)、房东像走马灯似地来逼着还账。要吃的药没有钱买,要发出的信有时没有邮票寄,要出门没有外衣穿。燕妮连她的最后一条裙子也拿去当掉了。甚至孩子死了还没有钱买棺材埋葬。”在前后不到七年的时间里,他们先后失去了三个可爱的孩子,包括一个特别聪明的九岁男孩。由于没有营养,燕妮生下一个死婴。在这样贫病交困的艰难日子,马克思和燕妮锻炼出真正无神论革命者的坚强意志,他们没有任何悔恨,从不互相埋怨,而是互慰、互勉、互助、互让。在那些岁月里,燕妮尽量把同贫困作斗争的担子放在自己肩上,她十分辛苦地处理沉重的家务琐事,为几口人的生活到处奔走,以便让马克思安心进行研究和写作。她在写给友人的信中说:“我的丈夫为了设法借点钱,为了要求延期还债,不得不搁下他的研究而整天奔走。这使我非常难过,因为这无异于在毁灭我丈夫的才智,破坏他的计划,我很害怕,在他万分痛苦的时候再增加他的忧虑。”燕妮很体贴马克思,生怕耽误他的时间,影响他的研究和写作。马克思也尽量为燕妮分忧,对她更加敬重和关怀。马克思对恩格斯说,“我感到对不起我的妻子,主要的负担都落在她一个人身上了。”马克思和燕妮就是这样互敬互爱,使他们从贫病交困的危机中挺了过来。

恩格斯为了支持马克思进行理论研究,分担马克思一家的生活费用,义无反顾地到他父亲开办的公司去从事他所厌恶的该死的生意。他本来不想做这些事的,但是为了马克思,他不得不去。恩格斯除了每个月支援马克思一家的正常生活之外,只要马克思或者燕妮一有告急就立即设法汇款给予接济,马克思一家的生活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恩格斯的解囊相助。直到1867年,《资本论》第一卷出版以后,马克思家里的生活困境才有了一定的缓解。马克思无限感激恩格斯对他的真诚友谊。他在1867年致恩格斯的信中写道:“坦白地向你说,我的良心经常像被梦魔压着一样感到沉重,因为你的卓越才能主要是为了我才浪费在经商上,才让它们荒废,而且还要分担我的一切琐碎的忧患。”

他们两个人的革命友谊长达40年之久,十分难得。列宁后来评价他们的友谊说,“古老的传说中有各种非常动人的友谊的故事。欧洲无产阶级可以说,它的科学是两位学者和战士创造的,他们的关系超过了古人关于人类友谊的一切最动人的传说。

《资本论》第一卷是马克思历时25年之久的研究成果。为了写出这部巨作,马克思呕心沥血,倾注了几乎全部的精力,他翻阅了浩瀚的资料,阅读过的书籍有1500多种,他所摘的内容和整理的笔记有100余本,凡是和政治经济学有关系的学科他都进行过仔细的研究。恩格斯评价《资本论》,“自从世界上有资本家和工人以来,没有一本书像我们面前这本书那样,对于工人阶级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尽管《资本论》的后两卷本以及《剩余价值史》等手稿,马克思本人没有来得及整理,大多数由恩格斯整理出版,但是《资本论》仍然是马克思主义最厚重、最丰富的著作,被誉为“工人阶级的圣经”

责任编辑:李贤博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