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党建> 正文

顾海良: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特征和思想境界——在“首都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论坛·2018”上的发言

摘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更好地论述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精髓和科学体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我们党推进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的最新成果,也是继续推进“两大革命”的科学指南。在当代中国,坚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就是坚持马克思主义。

QQ图片20180618194956

 

顾海良 北京大学博雅讲席教授、教育部社会科学委员会副主任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精彩视频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三十讲》(以下简称《三十讲》)更好地论述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21世纪马克思主义的理论精髓和科学体系,讲清楚了这一思想将带领中国走向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三十讲》中讲到了社会革命和自我革命的问题,也讲了中国社会实现三次历史性飞跃的问题。最近,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出版了我写的一本书——《马克思与世界》。在这本书里,我用十二个部分讲了马克思的12个理论对21世纪的影响,我认为它至少给了我们两个重要的启示:其一,马克思主义在20世纪的影响远远超过了19世纪中期和后期,这也显示了马克思主义的生命力;其二,20世纪产生的很多学科,包括社会学、人类学等,在追溯其理论渊源时,都认可马克思是该学说的奠基人之一,这也说明了马克思主义的影响。到了20世纪末21世纪初,世界上产生了一种思潮,认为马克思的革命思想只存在于马克思的青年时期,以1850年为界,这种思潮认为1850年前的马克思是革命的马克思,而1850年后的马克思不再讲革命。这是一个错误的判断,不仅从学理上讲站不住脚,从马克思主义本身的发展来讲也站不住脚,是对马克思片面的理解。

马克思在《1848年至1850年的法兰西阶级斗争》的第一部分“1848年的六月失败”中确实说过“革命死了”,但这是相对于1848年欧洲革命来讲的,他认为新的革命不会马上爆发,紧接着马克思又说了“革命万岁”。因此,“革命死了”和“革命万岁”才是马克思对革命的完整理解。实际上,马克思认为无产阶级革命、社会革命在今后还要继续。1856年,马克思认为欧洲将爆发新的革命,所以他要在欧洲新的社会革命到来之前完成政治经济学著作。尽管这场新的革命没有爆发,但是马克思完成了经济学的科学革命。1870年巴黎公社起义,马克思对这场革命给予了高度赞赏,并且作了科学总结。因此,有些人认为马克思在1850年以后没有革命思想,确实是一个错误。2018年5月4日,在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同志总结了马克思思想的四个特征——科学性、人民性、实践性、开放性,这四个特性表达了马克思社会革命的内涵。

中国共产党要不要讲“革命”二字?我认为,这是没问题的问题。中国共产党成立后就以中国的社会革命为己任。我们现在讲革命、建设、改革,实际上建设这个词是一个简单的说法,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才是全称。此外,改革是中国的第二次革命。所以,“革命”这个词不能丢,它始终牢牢镌刻在中国共产党的党史中间,镌刻在中国共产党的思想中间。随着中国社会的发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革命”二字又作了进一步阐释。对于中国共产党来讲,要保持革命青春,要带领中国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进一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我们对革命的内涵的理解应该由社会革命进一步拓展到自我革命,这是对党的百年历史的一个总结。我们党之所以能够取得现在的成就,究其奥秘在于我们党不仅仅进行社会革命,还进行自我革命,并且把党的自我革命放在党的建设新的伟大工程的重要位置。

《三十讲》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进行了整体性概述,强调全面加强党的领导和全面从严治党。全面加强党的领导表明了中国共产党带领全国各族人民推进社会革命,而全面从严治党则是强调我们党的自我革命。将“两大革命”的思想更好地贯通于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始终,也是对这一思想认识的新的境界。如果中国共产党不讲革命,那么党的立身之本就没有了,立足的根基就被动摇了,党执政的内涵就被弱化了。对于社会发展来讲,要进行社会革命,但如果不进行党的自我革命,社会革命也不可能前进,更不可能胜利。所以,我们应该看到党的自我革命和社会革命两者之间的内在联系。

责任编辑:张一博校对:吴自强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