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折的故事

存折的故事

摘要:我们这一代或这拨人,从到生产队干活就听着钟声走在上工下工的路上。现在老了,我们拿着存折走上了去银行的路上。这条路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铺筑的!我知足,我感恩,感恩我们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感恩带领我们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习总书记!

一晃的功夫,改革开放40周年了,太快了!在纪念改革开放10周年、20周年、30周年的征文活动中,我都写了文章,其中的《路》还刊登在通州区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征文丛书上。

40周年了,故事太多了,自己的、旁人的、村里的、社区的,不知写哪个,思来想去,我决定还是写一写存折的故事。

存折——一个小硬本本,几页纸片,轻轻的;但它是把钱存入银行的凭证,是财富的象征。在人民公社生产队的年代,每个劳动日折合几毛钱,劳动力多的大家不欠生产队的就不错了,而孩子多的家庭还要超支,甚至连年超支,因为“超支户”是那年代的专用名词,就是所挣的工分还不够买口粮的,所以,绝大多数农民手里没有存折,也没见过存折。

改革开放以后,实行了联户承包责任制,粮食丰产了。我和老伴又都在村里的工副业厂子上班,才慢慢有了剩余钱,在当时的农村信用社办了一个存折。现在提起农村信用社,年轻人都一大雾水。因为信用社已改叫农商银行了。虽办了一个存折,上面才三五百块钱,存上就不敢动了。往箱子底儿一压,成了各符其实的“存折”。当时每家都是这样,这样做才叫会过日子。攒了钱不花钱,再把小鸡下蛋的钱凑成整钱往里存,凑成一千就不错了,凑成一万实为罕见。所以,在上世纪八十年代还流行一个特定时期的专用名词——“万元户”。如果某地出现了一个万元户,那是了不得的,是会有记者采访,甚至上报的。但是,都羡慕万元户,争当万元户。

40年了,万元户一页一翻过,取而代之的是百万元户,百万元的存折。2009年,在市委市政府的具体规划下,我们台湖镇进一步深化改革,加快推进城镇化建设,我家的土地被征占了,镇政府给了我们劳龄股份钱。所谓劳龄股,就是根据劳动者在村里劳动的年限给的钱。我和老伴每人6万9千元,每人一个折子。当我看到折子上一片空白时,不免一愣,村会计告诉,拿着折子到农商银行去刷,一刷就有了。刷完折子,工作人员让我编密码。我问:不编行吗?工作人员说:还是有密码保险,现在钱多了。我想了好半天,才编出一套6位数的密码,牢牢地记在心里。

办完这个存折,又来了那个存折。我家的土地经过丈量评估,得了30多万的补偿!30多万,我几辈子能挣这个数?我拿着手续跑进了农商银行,人家说:您走错门了,到中国银行去办!当我赶到中国银行时,里边已是挤满坐满,都是一张张黑黝黝庄稼人的脸、一张张发光的脸、一张张咧嘴笑的脸。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我看还要加上“占地补偿时”,真是美呀,甜呀!

占地补偿刚办利索,又来了占房补偿款,让我有了一种钱多烫手的感觉。我家的房子补偿了一百多万,从此我成了百万元户!这笔款是在农业银行办的,我手里又有了农业银行的绿色折子。从此,存折一个接一个像雪片似的飞到我手中。如股份利息分红的存折,养老金的存折,医疗补助的存折等等等等。除去存折,还有银行卡,有建设银行的,工商银行的,兴业银行的,农业银行的。红红绿绿的卡片存折一大把,展开像一把扑克牌。时不时的,我就和老伴拿出来看一看,算一算。有一次,我和老伴正欣赏,儿子来了,惊叹道:这么多存折,土豪了,给我一个。老伴说:这是党和国家给我们养老的,是我们一生的心血,不许你惦着。在钱的分配上,我和老伴有共识,和我们这一拨的老家伙们也有共识,就是大钱自己攥着,不能撒手。致于小钱,该给的一定要给的。如买车,给他个存折到银行支去;装修,给他个存折支去;买家具,给他个存折支去。自己感觉就像个大财东一样,随便抽出一张存折,就是哗哗的银子响,说不出的畅快。还有,老伴的娘家是河北省的,听说我们这里拆迁了,也纷纷伸出了借款之手。能不借吗?这家3万那家5万,帮他们一下有什么不好。开始我要支出现金给他们邮过去,工作人员说:转账!把存折往柜台上一放,要过对方的账号,一划就过去了。稍等,那边就来了电话,钱到了!嘿,像做游戏一样,还挺刺激挺好玩的!

折子多了,跑银行的次数也多了。我每月跑银行的次数比过去的大队会计跑的次数还要多,所以和银行的保安,大堂经理都混熟了,成了很受欢迎的老客户。我们小区里有个宣传栏,上面贴的都是各种款项到账的通知,看到通知我就拿着存折到银行刷,刷折子是我们这些退休老家伙乐此不疲的活儿。当然,到银行不光刷折子,如定期存款到期,要办手续续存,活期存折上的数字大了,就改定期的。致于一些理财产品,利息挺高,开始不敢做,现在也小不溜丢地做个十万八万的,用钱挣钱,也是一种改革开放嘛。

我们这一代或这拨人,从到生产队干活就听着钟声走在上工下工的路上。现在老了,我们拿着存折走上了去银行的路上。这条路是改革开放的好政策铺筑的!我知足,我感恩,感恩我们的总设计师邓小平,感恩带领我们进一步深化改革开放的习总书记!

作者简介:魏文启,男,68岁,通州区台湖镇北小营村人。1968年初中毕业后务农,1970年起任村通讯员,1992年任北京电台评议员。现退休居住在台湖镇次渠嘉园。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