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定河与南海子之缘

永定河与南海子之缘

摘要:今天,在追溯传承南海子历史文脉,打造南海子品质文化的城市建设工作中,对于南海子地区的河湖水系结构,需要给予格外重视。

南海子的历史文脉是建立在南海子湿地这个生态环境基础之上的,也就是说,南海子湿地是南海子历史文脉的承载者,而南海子湿地的生成、发展、变化过程,又跟永定河的活动密切相关。

北京城坐落在北京小平原上,北京小平原主要的塑造力是永定河。在北京地区的五大河中,永定河的含沙量是最高的,比其他的河流,如潮白河、温榆河、蓟运河、大清河要高很多。永定河山区段河流夹带的泥沙量非常大,到平原地区之后河水流速降低,河流夹带的泥沙便大量堆积在平原上,形成巨大的永定河冲积扇。

北京城所在的冲积扇属于永定河早期堆积成的一个小冲积扇,至少在全新世的早期就已经形成了。大约在隋唐时期,永定河摆动到了今天的大兴区一带,在当地逐渐形成了一个新的冲积扇,从而构成了金元明清时期南海子历史文化发展的生态环境基础。

冲积扇在地貌学上有其特殊的沉积结构,这就是它的沉积物组成随着河流水动力的减弱而不断变细,即距离出山口越远,冲积扇沉积物的颗粒越细,从出山口附近的大砾石,逐渐变为下游的粉砂和粘土。河水流出山口后,有相当一部分地表水渗入到冲积扇体里面,冲积扇体里面的表层地下水被称为“潜水”,潜水顺着地势往下流,当流到冲积扇的下部,在沉积物质变成粘土的地方就会溢出,地貌学上称为“潜水溢出带”。潜水溢出带的特点就是沿着这个地带分布着大量的地表泉水和湖泊。

北京城的起源与发展,与北面的永定河老冲积扇上的潜水溢出带有密切关系。根据《水经注》的记载,蓟城是因蓟丘而得名的,蓟城位于永定河老冲积扇上一个叫作“蓟丘”的小土丘旁边,这个小丘正好处在永定河冲积扇潜水溢出带上。潜水溢出带上的两股泉水,平地导源,流入西湖,这就是今天的莲花池。蓟丘、蓟城、平地泉、西湖,揭示了北京城的形成和发展与永定河老冲积扇潜水溢出带之间的关系。

南海子的历史文化源流,则与永定河的古河道桑乾河的冲积扇和潜水溢出带有关。隋唐时期,永定河的故道桑乾河位于蓟城南不远的地方,东南与永济渠相接。永济渠属于隋唐大运河的北段,从大约今天津以西的信安、廊坊一带经过,沟通了北面的桑乾河和南面的易水、拒马水。隋大业七年(公元611年),隋炀帝伐高句丽,“自江都御龙舟,入通济渠,遂幸于涿郡”,沿着桑乾河到达涿郡(《隋书·炀帝纪》,卷85)。唐贞观十九年(公元645年),唐太宗也通过桑乾河来到涿郡,“誓师於幽州城南,因大饷六军以遣之”(《旧唐书》卷3)。

金代,永定河的主流已经摆动到固安一带,在南海子留下了数条古河道,以及数量众多的牛轭湖,形成了一个湖、泉、河流纵横广布的湿地。金代在这里修建了著名的建春宫,成为金代帝王举行春水捺钵,休憩游猎的地方。优美的生态环境,让金代帝王们流连忘返。

元代,这里被称为“下马飞放泊”。所谓“飞放”,即“冬春之交,天子亲幸近郊,纵鹰隼搏击以为游豫之度,谓为飞放”(《元史·兵制》)。“下马”,则是说距离很近,下马就到的意思。元代帝王在下马飞放泊一带狩猎的对象主要是天鹅。“天鹅,又名驾鹅,大者三五十斤,小者二十余斤”。每年冬春之交,数量众多的天鹅飞临下马飞放泊觅食休息,“其湖面甚宽……天鹅来千万为群。俟大驾飞放海青、鸦鹘,所获甚厚。乃大张筵会以为庆也,必数宿而返。”(《析津志辑佚》)

元代的“下马飞放泊”,到明代的时候被称为南海子,以区别于北京城内分布在什刹海一带的海子。明代在南海子周边修建了围墙,将原来开放的湿地封闭了起来,成为皇家猎场。明清时期的南海子,以河、湖、泉水纵横分布的湿地结构为特征。乾隆时期的《日下旧闻考》载,“海子内泉源所聚,曰一亩泉,曰团河,而瀦水则有五海子”。明清时期南海子围墙之内的水系可以划分为三,由北而南,依次为凉水河水系、五海子水系、团河水系。三条水系相互沟通,但各自源泉有别。

最北面的凉水河水系,发源地在南海子围墙之外,老北京城西南角的草桥一带,泉水汇入凉水河,自西北而东南,流经南海子。位于中部的一亩泉水系,发源在南海子围墙之内,在一亩泉附近有泉眼二十三处,为五海子水系的上源。一亩泉泉水东南流为五海子,五海子“旧称三海,今实有五海子,但第四、第五夏秋方有水,冬春则涸耳”。位于南侧的团河水系,也发源在南海子围墙之内,在团河附近有泉源九十四个,下流为团河,东南流出南海子,汇入凤河。此外,明清时期南海子之内大小湖泊很多。乾隆年间,曾经疏浚苑区内的大小湖泊,共有二十一处。除了草桥一带的泉水发源于永定河老冲积扇的潜水溢出带之外,团河、一亩泉两组泉群,均发育在桑乾河冲积扇的潜水溢出带上,桑乾河冲积扇潜水溢出带上的泉水,为南海子的地表水系提供了丰富的水源,成为南海子湿地的水源保证。而南海子湿地生态系统,又为明清时期当地的政治、文化活动提供了重要的地理基础。

光绪二十八年(公元1902年),清政府将南海子全部放垦,原来的皇家禁囿一变成为阡陌纵横的农业区。从1902年到现在,短短100年间,地方文化景观、湿地生态环境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原来的湿地系统已经被城市与农田的景观所代替。现在,从卫星遥感影像上依稀可辨的,只有一些旧日河道和湖泊的遗迹。

今天,在追溯传承南海子历史文脉,打造南海子品质文化的城市建设工作中,对于南海子地区的河湖水系结构,需要给予格外重视。应该精心考虑,合理布局,有选择地复原一些重要的、具有代表意义的河湖水系,把打造地方品质文化与修复湿地生态环境有机结合在一起,在新时期生态文明建设思想指导之下,建设出一批具有引领示范意义的文化生态创新工程。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