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宽进严出”办学原则

坚持“宽进严出”办学原则

对于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舆论主要关注两件事,一是生源从何而来,二是怎样保障扩招后高职教育的质量。

关于扩招100万的生源问题,这显然不是什么难题。虽然高职院校在普通高考中面向普通高中毕业生的招生,已经由于整体生源减少和本科院校招生规模扩大而存在生源危机,但高职扩招,还有两个很大的生源群体,一是中职毕业生,二是农民工等。

从目前各地的情况看,我国中职毕业生进高职继续深造的比例,平均不到30%。而根据《2017年全国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2017年我国中职毕业生为496.88万人。因此,只需将中职毕业生升高职的比例提高两成,就可实现扩招100万人的目标。这一方面的招生,可以通过增加高职单招或者分类高考的招生计划实现。

而在城市务工的大批农民工等也有提高技能的现实需求,对于这些群体的招生,可采取注册入学或申请入学的方式,只要有高中毕业文凭或者高中同等学力,就可申请进入高职求学。如果能进一步取消申请者的户籍限制,那么,这一招生改革,不但可培养更多的高技能人才,还可促进高考改革,即占高等院校招生名额一半的高职院校招生突破户籍限制,可解决随迁子女在城市的求学和升学问题。

当然,对于扩招更重要的是如何保障扩招之后的职业教育质量,包括中职教育质量和高职教育质量。

由于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主要的生源为中职毕业生,这在给中职毕业生提供更多升学机会的同时,也可能让一些中职学校不安于职业教育定位,而想着让中职学生参加高职单招、分类高考进高职院校,这就使中职教育不是以就业为导向办学,而变为以学历为导向办学,既影响中职教育质量,也影响中职给高职输送技能人才的质量。事实上,近年来,我国中职办学就存在追求学历提升的倾向,这和社会普遍存在的“学历情结”是有密切关系的。而如果不能破除“学历情结”,那么,整个社会崇尚的就是学历而非技能,职业教育就难以培养优秀的技能人才。

对此,我国各地在落实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的任务时,需要结合当地经济发展对中职、高职人才的具体需求,确定具体扩招的人数,而不能不顾当地对技能人才的实际需求就盲目扩招,导致人才培养和社会需求脱节。

毋庸置疑,随着高职院校扩招100万人,我国高职院校办学将进入“宽进”时代,这就要求高职院校必须坚持“宽进严出”的办学原则,以此保障人才培养质量。同时,从全世界范围看,随着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时代,职业院校的办学都将采取宽进的招生方式,至于保障质量,则应该在培养、管理上下功夫。

首先,高职院校必须坚持职业教育定位,而不能偏离职业教育。今年两会上,有代表、委员提出了有关高职发展的提案,包括给高职毕业生授副学士学位,进一步提高高职教育的学历层次等。授予高职毕业生副学士学位是可行的,但不能以学历视角对待授予副学士学位,而应该从打破职业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壁垒,促进两者的自由流动角度来看待。同样,高等职业教育,作为一种类型教育,是包含专科、本科,以及硕士、博士层次的,但具体办学,却并不应追求学历提升,而应重视技能培养。

其次,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让职业院校能灵活地根据社会需求的变化,调整专业、课程设置和人才培养模式。前段时间,湖北“小龙虾学院”首届毕业生被预订一空的消息引起了社会广泛的关注,说明职业院校必须面向社会需求办学。而要做到面向社会需求办学,就需要有自主设置专业、设置课程,进行人才培养模式改革的自主权。而若缺乏办学自主权,就会产生“千校一面”、学校缺乏办学特色的问题。

再次,应支持职业院校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提高现代治理能力。近年来,职业院校经常曝出违规组织学生实习,学生实习专业不对口、把学生当廉价劳动力等问题。之所以出现这类问题,是因为学校组织实习,并没有由教授委员会或学术委员会,对实习岗位、实习内容,按专业实习的要求进行考察、评估、论证。要避免这类问题,就需要在党组织的领导下,建立起由教授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负责学校教育和学术事务管理、评价的治理体系。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