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凤霞:新基建时代,如何使消费券的撬动作用最大化?

于凤霞:新基建时代,如何使消费券的撬动作用最大化?

受突发疫情的巨大冲击,今年一季度我国主要经济指标明显下滑,经济发展面临的挑战前所未有。近期,从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密集出台多种政策工具,以尽快恢复正常的生产生活。多个省市相继推出“消费券”,刺激消费更快恢复。发放消费券刺激经济的做法在我国并不是第一次出现,2008年金融危机时许多地方都发放过消费券。但另一方面,与十多年前相比,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形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平台经济的全面发展便是其中之一。因此,相比十年前的发放纸质消费券,现在我们更多的借助于各类联网平台发放电子消费券。面向未来看,我国全面推进新基建的大幕已经拉开,要充分发挥消费券的撬动作用,需要在消费券的设计和发放等方面做更多的探索和创新。

一、新基建开启,此轮消费券发放的重要背景

与“非典”时期和金融危机后的情况相比,当前我国经济增长对消费和服务业的依赖性更大。2003年服务业在国民经济中的占比为42.0%,2019年占比达到53.9%。2002年服务业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2.72%,2019年提高到62.21%。尤其是近几年来,在经济面临下行压力时,消费的支撑作用更加明显。2019年我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首次突破40万亿元大关,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57.8%,续6年保持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

疫情冲击下,今年一季度我国消费领域数据跌幅最大。一季度,我国GDP比上年同期下降6.8%,降幅创多年之最;消费、投资、出口三大需求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降,使得经济出现负增长。其中,最终消费支出拉动GDP下降4.4个百分点,下降幅度明显大于资本和出口两大因素,后两者分别拉动GDP下降1.4个百分点和1个百分点。进一步的细分数据看,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下降19.0%,也高于全国固定资产投资16.1%的降幅;其中餐饮业收入大幅下降44.3%,商品零售下降15.8%。

另一方面,平台经济已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的重要驱动力。近十年来,基于互联网的各类应用也不断涌现,催生了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平台经济等新业态新模式,深刻地改变着人们的生产、生活、学习和社会交往方式。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14—2018年,我国电子商务交易额从16.39万亿元增长到31.63万亿元,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从2.8万亿元增长到9.0万亿元。据商务部数据显示,2019年全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超过20%。疫情期间,与互联网相关的新业态表现活跃,新业态、新模式不断涌现。3月,社会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5.9%,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3.6%,比上年同期提高5.4个百分点。一些新型消费、线上消费、升级消费等在疫情期间被催生,一季度全国网上零售额22169亿元,同比下降0.8%,降幅比1-2月份收窄2.2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我国全面开展新基建的大幕已经拉开。新基建是以信息网络为基础,面向高质量发展需要,提供数字转型、智能升级、融合创新等服务的基础设施体系,主要包括信息基础设施、融合基础设施和创新基础设施等。与传统基础设施相比,新基建涉及的许多创新技术既有自身特性,又在很大程度上需要互补和融合集成,从而形成新的新基建体系。也正因如此,新基建的影响从一开始就突破了时空限制和行业领域的边界,而具有全局性特点。新基建在不同领域的深度融合和赋能,又继续催生出更多的新业态新模式。新基建时代到来,意味着经济社会系统将具备“一切皆可连接、可感知”的能力,所有经济社会活动要素将从物理世界迁移到数字世界,在物理实体与数字世界的“虚体”的交互动态中,数据流动更加多样化、网络化,经济社会整体的数字化转型步伐将显著加快。

二、发挥平台和数据优势,实现撬动作用最大化

消费是整个经济循环的起点,也是终点。根据凯恩斯主义需求经济学理论,在需求不足或者说经济萧条的时候,政府通过增加公共支出,以扩大国民收入,使总需求成倍扩大,从而促进企业再生产并带动就业和消费,逐步“刺激终端消费→企业扩大再生产→企业用工和就业增加→居民收入提升→进一步增加消费”的良性循环,从而刺激经济复苏。而且与投资相比,消费拉动经济的作用更直接、迅速,能够在短时间内疏通生产循环。

要使消费券的撬动作用最大化,首先要顺应居民消费的新趋势。疫情防控期间人们的很多消费需求是被抑制但并没有消失,只是推迟了实现的时间;疫情结束这些被抑制的消费需求有望快速释放。而且疫后消费市场还会呈现一些新的特点:供给侧看,一是疫情冲击下更多经营者看到了线上线下相互补充的重要性,数字化、线上化转型会加速;二是疫情防控需要为一些新技术应用开辟了市场空间,如无人机送货、无人车载人等新兴服务供给方式加速出现,传统的商业模式可能被打破,推动线上消费内容和场景不断丰富。需求侧看,一是随着居民对线上消费习惯的养成和接受度提高,消费方式将进一步在线化;二是更加注重健康、环保和品质化消费,更加注重个性化、便捷化的服务体验。

其次,要充分发挥各类大型网络平台的作用。过去十年是我国平台经济快速崛起的十年,一批具有强大市场影响力和广泛用户基础的平台企业脱颖而出,电子商务类平台、生活服务类平台、各种支付平台等初步形成了丰富完善的消费生态,成为大多数人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部分。尤其未来人们消费活动线上线下密切融合的特点将更加突出,这种情况下,需要充分发挥平台在优惠券发放和使用中的作用:

一是注意发挥不同类型平台在链接商户与消费者方面的不同优势。消费券发放时选择具有广泛用户基础、与线各类线下商家互动联系紧密的平台,鼓励和引导与商家促销活动相结合,可以让消费者获得更大实惠,更大程度地激发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增强消费券的拉动效果。实践层面看,不同类型的平台,都有独特的优势,比如支付类平台覆盖面广是他们的优势,但与地面商户的联动方面相对弱一些。综合类的生活服务平台,与线下商户联系比较紧密,消费场景较为丰富,但支付方面的优势弱一些。因此,消费券在发放和设计过程中,需要充分评判不同类型平台的优势,充分发挥他们的互补作用。

二是充分发挥平台具有的数据优势,努力实现消费券的差异化和精准化发放。平台经济的快速发展,不仅政务数据整合步伐加快,平台企业数据与政务数据的融合与利用水平也越来越高。消费券发放过程中,可以在对消费者的收入情况、征信记录数据、消费习惯等多个方面的数据进行整合、挖掘和核验,实现消费券发放的按需定制、灵活调整、发放和消费过程可追溯,使其拉动消费的乘数效应最大化。这个过程同样也在积累和形成更多的数据资源,为政府精准的收集特殊时期的经济数据并科学制定相关政策提供重要支撑。

三是以消费券发放和使用为契机,持续推进政府数据与平台企业数据的深度融合与利用。全面推进新基建意味着建立在数据流动基础上的社会治理新阶段已经来临。政府部门要实现精细化、智能化管理,既需要来自政务系统的数据支撑,也需要平台企业发展过程中积累起来的用户与资源分布、供需状况、交易行为等多方面数据,因此政务数据与平台企业的数据各有优势。目前看,两者的融合与深度挖掘利用方面仍存在制度、技术等方面的诸多问题,需要在实践中不断探索和创新。消费券的发放和使用无疑提供了一种很好的创新契机。

新基建时代,数据成为重要的生产要素。此轮消费券的发放和使用,不仅要关注其在短期内对经济的刺进作用,也要着眼于长期的经济结构优化和高质量发展,更要关注如何充分发挥数据的作用,以及如何以此为契机进一步释放政务数据和社会数据整合利用的巨大价值。

责任编辑:李娇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