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政治> 正文

王雍君:应急财政预算管理:方法与实施(4)

摘要:近年来,突发事件的频发给中国的应急管理造成了空前的挑战。应急管理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应急财政管理,而应急财政管理的焦点则是要建构一套有效的应急预算体制。对此,中央财经大学王雍君教授从中国突发事件分析以及应急管理的概念框架、财政资金来源、现状与构建有效的应急预算体制五个方面出发,深入讲解了“应急财政预算管理:方法与实施”这一主题。

五、构建有效的应急预算体制

如何构建应急预算体制?首先,应该把它看作一项系统工程;其次,要在缓解、准备、恢复、协调四个方面下功夫:一是缓解,就是在平时降低风险概率;二是准备,就是及时反应、执行预案;三是恢复,包括事中和事后的恢复;四是协调,就是合理安排,做好应急管理的各个环节。

1.理解预算的经典原则

预算能否解决问题的前提条件之一,就是我们要理解预算的经典原则:

第一,年度性。预算决策必须每年进行一次,这个概念很重要。世界上每个国家的预算机关每年都要批准预算,这是一道防止乱花钱的防火墙。

第二,一致性。所有预算决策和资源都必须集中起来,以公平对待所有申请,不能搞很多预算外的账户、基金。政出多门、资金分散的问题,对应急管理来讲是一个大忌。

第三,适当性。立法机关正式批准使预算单位能够合法开支。

第四,审计。财政收支必须受到审计监督。

2.新的预算原则:应急管理原则

在上述经典原则之外,我们还必须遵循新的灵活性原则——风险损失预算=风险概率×风险后果×财政补偿比例。假设突发事件每20年发生一次,也就是说风险概率是5%,最大损失(风险后果)是100亿,财政补偿的责任(财政补偿比例)是60%,我们可以得到风险损失预算的计算结果是3亿人民币,那么应急基金就要保持在3亿的水平,否则就不能对付这一风险。

概率分析是一个方法论问题,比如通过数据预测大面积洪涝灾害。现在大多数人都有智能手机,我们可以利用这个庞大的信息资源网络,得到很多信息。这是一个需要足够的人去做、适当的人去想的重要工作。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和其他疫情大流行的风险都是可以估计和量化的,包括风险概率、风险后果、财政补偿比例;同时揭示了我们社会的脆弱性,暴露了国际社会合作、协调和共同行动困境。但在合作、协调和共同行动方面,我们国内还是做得很好的,并有更大的进步空间。

3.明确三类风险策略

第一,削减。我们不希望承担风险就是削减,也就是厌恶风险。

第二,转移。如果风险发生的话,我们可以选择转移给保险公司,也就是转移风险。

第三,承担。除了转移风险,我们可以自己承担,风险预算就是为了解决风险承担的问题。也就是说,在削减有限、转移有限的前提下,我们总是要承担一部分风险的。

4.六个抗疫绩效指标

以抗击疫情为例,我们要建立一套抗疫绩效指标,包括:一是预防;二是查明和报告,即快速查明并报告风险源头;三是快速反应,主要是指决策层面是否能快速反应;四是卫生体系,如医院、医生、药品够不够;五是风险环境;六是遵守国际规范,尤其是涉及国际层面的协调工作。中国在探查疫情和做出反应方面表现良好,尽管卫生体系存在超负荷运转的情况,而在预防方面则较为薄弱。

5.补充预算

在常规预算之外,我们还需要有单独的补充预算体制,即应对常规预算没有考虑到的问题,所以这也是应急预算中的一个很重要的模块。

(根据宣讲家网报告整理编辑,

未经许可,不得印刷、出版,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王瑱校对:杨雪最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