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入践行“两山”理论的几点认识

深入践行“两山”理论的几点认识

2005 年 8 月,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提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科学论断,成为习近平总书记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理论与实践创新的标志性起点。“人不负青山,青山定不负人。”十五年来的发展实践生动诠释了“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深刻内涵,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两山”理论得到不断深化、拓展和丰富,发展成为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的重要组成部分,对新时代推进生态文明建设有着重要的指导意义。

践行“两山”理论,需要把握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的辩证关系

“两山”理论作为马克思主义生态观在当代的最新发展,深刻阐述了经济发展与生态保护之间的内在统一关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既要绿水青山,也要金山银山。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而且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一论断是对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形象阐释。“绿水青山”强调生态环境、生态资源,进而引申为生态价值、自然资本,“金山银山”则侧重经济价值、经济优势。二者相对独立而又相互影响,辩证统一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五位一体”总体布局。其本质是协调好经济与社会、发展与环境、现代化与生态化的关系,从而促进人与自然的和谐共生,最终实现“美丽中国”的战略目标。一方面,生态环境是人类社会赖以存在、发展的自然基础和前提,发展经济必须彻底改变过去高污染、高耗能的传统增长方式,摒弃“先污染、后治理”的老路,避免对资源和生态环境竭泽而渔;另一方面,生态环境保护也不是舍弃经济发展而缘木求鱼,必须坚持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发展路径,实现绿色发展的理念。“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为新时代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理念注入了新的内涵,充分体现了我们党在新的历史时期、面对新的发展要求的责任担当和战略选择。习近平总书记将生态环境放在民生改善的重要位置,深化和丰富了我们党对民生观念的传统认识。“发展经济是为了民生,保护生态环境同样也是为了民生”“良好生态环境是最公平的公共产品,最普惠的民生福祉”。我们保护“绿水青山”,创造更佳的生态环境,就是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态文明生活需要为奋斗目标的生动体现。

践行“两山”理论,需要坚持“双向发力”

保护生态环境是立长远、固根本、关乎中华民族永续发展的根本大计。当前,深入践行“两山”理论,就要把经济社会发展同生态文明建设统筹起来,始终坚持生态底线,将绿色发展理念贯穿经济发展的全过程,调动各方面的积极因素,实现生态保护与经济发展有机融合、协调兼顾、久久为功,促进调整、优化、升级。

一方面,要积极探索“绿水青山”向“金山银山”的转化通道。一是要因地制宜推动生态产业化。良好的生态环境本身就具有运动休闲、观光旅游、康养度假等经济价值。生态富集地区可以立足本地区资源特点,相应发展生态农业、生态旅游、生态文创等“生态+”产业,把生态资源转化为产业优势,提高传统产业的生态附加值,从而实现生态资源资产的保值增值。二是疏解提升促进产业的生态化。传统产业集聚地区可以积极引进节能、环保、信息技术等产业要素,通过技术创新、产业革新等方式,以降低资源消耗、能源损耗为前提,推进传统产业的不断升级换代,塑造资源能耗低、环境污染少、质量效益高的产业形态,实现生态价值与经济价值的有机结合。三是系统思维发展生态经济。在全社会范围内,彻底打破“非此即彼”的壁垒,致力于地区生态系统和经济系统的相互协调,以各领域创新为驱动力,不断调整优化空间、产业布局和资源要素配置,最终实现生态农业、生态工业、生态服务业、生态信息业、生态金融业等多业态之间的融合发展,达到节约资源、清洁生产、绿色消费和废弃物循环利用的目标。这也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题中之义。

另一方面,要继续加大“金山银山”向“绿水青山”的反哺力度。习近平总书记指出,我们“要充分发挥党的领导和我国社会主义制度能够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政治优势,充分利用改革开放40年来积累的坚实物质基础,加大力度推进生态文明建设、解决生态环境问题。”一是要强化资金和政策反哺。聚焦“生态惠民、生态利民、生态为民”目标,围绕生态保护、修复和治理,加大资金支持力度,深化政策措施集成,努力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加优美的生态环境、更加丰富的生态产品和生态服务。二是要坚决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着力解决突出生态环境问题,重拳整治大气、水和土壤三大污染,不断提高空气质量、拓展绿色空间、净化土壤环境,让天更蓝、地更绿、水更清,使人民群众享受更多绿色发展成果。三是要不断完善生态环境补偿机制。通过调整地区间转移支付或税负结构等方式调动生态保护地区积极性,同时探索碳排放交易、建立生态保护基金等形式,引导企业主体和公众积极参与生态建设。

践行“两山”理论,需要重点解决三个问题

一是大力加强生态产品供给。生态产品及其价值实现机制是“两山”理论的核心路径,为“两山”理论提供了实实在在的实践抓手和价值载体。从党的十八大提出“增强生态产品生产能力”到党的十九大提出“提供更多优质生态产品”,彰显了党中央在生态产品供给上,既有量的扩展更有质的要求。生态产品供给由于其稀缺性和外部性不同,其自身的可交易属性也不同。首先,针对可交易性生态产品,如有机农牧产品、瓶装矿泉水、生态康养等,在不影响生态环境的前提下,可引入竞争机制,加大生态产品塑造和挖掘力度,促进产品供给和质量优化,通过直接交易实现其经济价值。第二,针对无法实现交易的生态产品,如以绿水青山、蓝天白云等良好生态环境为代表的纯公共品,是所有优质生态产品中最为重要的部分。国家必须采取法律、行政、经济等手段介入,动员全社会积极参与,通过生态补偿、政府购买、监管服务、税收调节等行政手段加大治理和反哺力度,间接实现其经济价值;而对于水权、林权、排污权、碳排放权等通过产权界定可以进行市场交易的公共产品,需不断完善市场机制和法律制度,严格准入、加强监管。第三,对于具有部分公共品特性的生态产品,如公园、景区等具有俱乐部品特征和渔业、河流等公共资源特征的生态产品,则需要加以保护、合理利用,杜绝因管理混乱和过度使用导致“公地悲剧”的发生。以门头沟区为例,作为首都西部重要的生态屏障和水源涵养地,近年来门头沟区积极践行“两山”理论,按照市委市政府“坚持走绿色发展之路”的要求,以“红色门头沟”党建引领绿色实践,积极塑造“门头沟小院+”精品民宿、“灵山绿产”绿色产品、“绿水青山门头沟”旅游等生态品牌,以市场为导向推动生态产品价值的实现;同时,积极推进减量、提质、保水、增绿,铁腕开展污染防治,加强河道、绿地等资源管护,生态环境质量和效益日益显现,形成了独具特色的绿色发展模式。2019年被国家生态环境部评为“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2020年成功创建国家生态文明建设示范区。

二是改革创新打通转化路径。要统筹各方资源力量,构建市场为主、政府引导、社会参与的转化制度体系。第一,坚持市场为主。结合不同区域的资源禀赋,促进生态产业化和传统产业生态化,着力构建生态经济,推动生态产品与市场对接,并加快建立碳汇交易、水权交易、排放权交易等生态资产市场,不断补充完善交易体系,完善“两山”转化的市场机制。第二,加强政府引导。充分发挥政府政策导向作用,不断加大政府购买和生态补偿力度,通过搭建系统完备、科学高效的政府管理服务平台,强化法制保障、监管服务和基础设施配套,努力为“两山”理论转化提供良好的绿色发展环境和政策支撑。第三,号召社会参与。生态文明建设是一项浩大的系统工程,需要动员社会各方力量参与其中。要拓宽社会回馈渠道,搭建公众和企业参与生态共建平台,积极探索生态公益基金,引导社会公益捐赠,使更多的社会力量投身生态建设。实践中,门头沟区坚持发挥政府、市场和社会三个积极性,以政策集成激发改革创新源动力,以“门头沟小院+”精品民宿为突破口推进“两山”转化,创新推出精品民宿政策集成和田园综合体实施方案,引导银行、企业等社会机构参与项目支持,并通过市属国企和民主党派“8+1”等机制实现低收入村精准对接全覆盖,构筑起绿色发展的政策支撑体系。

三是汇聚绿色发展新动能。第一,优化空间和产业布局。空间是经济活动、城市单元和生态环境的呈现载体。在空间布局上,要明确减量提质增效,通过“生态+规划”,理顺规划层面的生产关系,实现土地和山、水、林、田、湖、草等规划一张图,解放绿色发展生产力;在产业布局上,通过“生态+产业”,以打造高端、精密、低污染、低能耗的引擎产业为带动,推进绿色高质量发展;在微观循环层面,通过“生态+企业”,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提供更多、更优质的生态产品。第二,集聚绿色发展要素。重点是激发“绿水青山”内生动力和造血机制,实现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生态资源富集地区往往发展相对滞后,面临人才和资金匮乏的两难境地,需要积极主动作为,内挖潜力、外树形象、依托市场、华丽转身,消除体制机制障碍,依托相对发达地区的优势,优化产业和人才政策,营造优美的自然环境和良好的发展环境,吸引人才、资本等流动要素向这些地区聚集,与土地和生态环境等本地优势实现有效整合,真正发生“化学反应”。第三,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加大宣传教育和知识普及,积极引导绿色实践,通过压力传导、意识提升、制度建设、技术创新等途径促进绿色消费,进而反向拉动绿色供给。实践中,门头沟区坚持生态立区,紧扣打造“精品经济、精品旅游、精品小镇”,大力推进绿色、低碳、高精尖产业布局,以点状供地规划为基础,着力调整规划层面生产关系,探索集体建设用地审批改革,强化基层治理和人才建设,与西城区共同设立8亿元绿色产业发展专项资金,吸引人才和资金加速向山区集聚,形成良好的生态效益和经济效益。

作者:朱凯,门头沟区人民政府党组成员,办公室党组书记、主任

编辑:梁齐勇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