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秘内皇城

探秘内皇城

上世纪二十年代,自景山向南拍摄,可以看到神武门及其正对面的北上门。西德尼·甘博摄

很多人都知道,北京城有四圈城墙:外城、内城、皇城、宫城(紫禁城)。鲜为人知的是,在皇城与紫禁城之间还曾经建有一圈“内皇城”。

单士元先生在著作《故宫史话》中写道:“皇城城墙在明清两代都是两重,所谓外皇城和内皇城。内皇城在筒子河外围,一方面在紫禁城和各离宫间起隔离作用,另一方面,又使紫禁城和皇城之间增加一道防线……在内外皇城的相对城门之间再增筑一个城门,如东上门和东安门之间有一个东中门,西安门和西上门之间有一个西中门,由于北安门和北上门之间相隔一个景山,所以北中门设在景山之后,在今地安门大街南端的丁字路口处。”这段文字提到的,便是文献史籍中很少提及的内皇城。

上世纪三四十年代,自景山向西南拍摄,可看到北上西门已被拆除,打通的景山前街上有汽车和自行车通行。赫达·莫里逊摄

内皇城环护城河而建,根据弘治《大明会典》一百一十八卷和清人撰写的《明会要》记载,明朝环绕紫禁城的内皇城共有十二座门,分别为紫禁城北面的北上门、北上东门、北上西门、北中门,东面的东上门、东上南门、东上北门、东中门,西面的西上门、西上北门、西上南门、西中门。每座城门均有禁军日夜值守、门禁森严。

明代北京城的这种“内皇城-上门”系统,与紫禁城一样,都与南京皇城一脉相承,其目的在于加强紫禁城的安全防卫。不过,到了清朝,由于顺治帝入主北京后实行“旗民分居”,将原内城中所有汉人强行迁至外城居住,整个北京内城逐渐只有旗人居住。如此,清代帝王眼中,被八旗环绕的皇城及紫禁城安全系数大大提升,内皇城的安保作用便逐步降低。

1876年,自东向西拍摄的紫禁城北护城河,左边是景山、大高玄殿和北上门。  托马斯·查尔德摄

与此同时,清初几任帝王还对明代遗留的内廷衙署机构进行了改革,将皇城之中原明朝的十二监、四司、八局等“二十四衙门”全都撤除,统一设内务府掌管。机构裁撤后所腾退出的大量房间屋舍,被进一步改建为坛庙寺观、民宅商铺。当然,有资格在皇城内居住的只能是满族八旗官兵及家属。

就这样,明朝森严禁闭、暮气沉沉的内城,逐步衍变为开放宜居、生机勃勃的市民生活区。正如《金鳌退食笔记》中所载:“紫禁城外已尽给居人,所存宫殿苑囿,更不及明之三四。凡在昔时严肃禁密之地,担夫贩客皆得徘徊,瞻眺于其下……”

1900年,景山西侧北上西门外鸳鸯桥上的洋车和摊贩。

法国画报刊登的彩色明信片,绘画并不是完全写实的,但可以看出左侧为景山和北上门,右侧为神武门。  选自《遗失在西方的中国史:法国彩色画报记录的中国1850-1937》

皇城的逐步开放,使内皇城的安保作用不再。屹立于当街之中的各道“上门”不但逐渐形同虚设,而且还对居民的日常生活及来往交通造成了妨碍。最终,东华门、西华门外的两组“上门”在清朝时悉被拆除,只保留了神武门北侧的北上门、北上东门、北上西门、北中门。清末民初,大量西方及日本摄影师进入北京,景山前街——这条紫禁城与景山之间的分界线,由于神武门、护城河、北上门及大高玄殿的存在,成为外国摄影师镜头中的一套经典的景观组合。

图为《明北京城复原全图》(局部)。图中数字所示分别为:①为北上门;②为北中门,与地安门(明北安门)遥对;③为北上东门;④为北上西门;⑤为东上门,位于东华门外对面;⑥为东中门,北池子与东安门大街之交,与东安门相对;⑦为东上北门;⑧为东上南门;⑨为西上门,位于西华门外对面;⑩为西中门,南北长街之西,西苑门正东;11为西上北门;12为西上南门。

民国时期,本着“还城于民”的思想,北京城开启了一系列拆垣通路的工程。其中首要工程就是“东西两横”(长安街、景山前街)与“南北三纵”(府右街、南北长街、南北池子)的开通。作为“东西两横”之一的景山前街,恰好从北上门与景山南门之间穿过,北上东门与北上西门就成了这条街上的障塞,最终于1932年被拆除。进入上世纪五十年代,为了进一步拓宽景山前街,北上门及两侧廊房也被拆除。

供图/夏凡、徐家宁、西洋镜编辑组、杜克大学图书馆等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