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民主集中制

论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是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与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的制度,是马列主义中国化的重要结晶,是中国共产党最根本的组织制度、领导制度和政治纪律,是当代中国创造力、凝聚力、战斗力的基础,是一条有别于西方的符合中国国情的治国理政之道。

民主集中制是领导干部的基本素养。古人讲,国无贤臣,圣主难治;山有猛虎,兽不敢窥。贤臣之所以贤,首先贤在素养。领导者都在某种既定的体制中履职。与西方政治家比较,中国的各级领导干部职责更多、任务更重、素质要求更高。但是,一个人本事再大,也不可能精通所有学科,穷尽一切知识。这就要求领导者博采众长、集思广益,养成研究的习惯、倾听的习惯、辩论的习惯、服从多数的习惯,切忌浅尝辄止、不懂装懂,弄懂了再表态;切忌自以为是、主观武断,听清了再鉴别;切忌官大表准、压制异见,说明了再表决;切忌个人专制、一意孤行,成熟了再拍板。民主集中制是当领导的常识和基本功,必须纳入应知应会范畴。

民主集中制是正确决策的必要途径。决策是领导者的核心业务,决策正确是领导正确的前提。不论是谁,只要违背民主集中制,都会因决策失误而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陈独秀如此,王明、博古如此,“文化大革命”也如此。贯彻民主集中制,决不能流于一般号召,摆摆民主集中制的架势,假而不真;决不能忽视操作系统,走走民主集中制的过场,虚而不实;决不能缺乏约束机制,唱唱民主集中制的高调,飘而不定。决策失误多由独断专行或者软弱涣散造成,预防之道,即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民主集中制要在决策过程中落地生根,必须有一套非做不可的程序规定、违者必纠的具体罚则和铁的责任追究制度作保障。

民主集中制是中国民主的核心内容。民主形形色色,千姿百态,从来就没有标准答案。近代中国是在模仿西方模式失败以后找到民主集中制的。民主集中制的奥妙,在于用民主抑制专制,用集中克服涣散。凡事皆有度,自由过度等于放任,民主过度等于涣散,集中过度等于独裁。从晚清到民国,中华民族因顶层专制独裁、中层袖手旁观和底层一盘散沙而走到毁灭的边缘。新中国之所以站起来、富起来、强起来,民主基础上的集中和集中指导下的民主,功不可没。中国共产党的成功,就是民主集中制的成功。在中国的土壤之上,适合中国人特质的民主,最恰当的形式就是民主集中制。

民主集中制是国家治理的根本原则。治国理政,无外乎法治和德治。法治靠的是法律的硬约束和国家强力对违法行为无情惩罚所产生的外在威慑力。德治靠的是道德的软约束和社会舆论对失德行为进行道义谴责所形成的内在自律力。法治和德治的前提,是人们对规则的普遍认同和普遍遵守。东方不是西方,中国不同于美国,西式民主曾经让苦难的旧中国四分五裂、民不聊生。只有民主基础上的集中与集中指导下的民主相结合,才能代表中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充分体现民意、集中民智、凝聚民心,形成上下同欲、举国协力的生动局面。实现中国的有效治理,最根本的制度就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主集中制。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