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1895年11—12月)

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1895年11—12月)

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1895年11—12月)  

列宁/中共中央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斯大林著作编译局编译

 

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26](1895年11—12月)  

内务大臣杜尔诺沃给圣正教院总监波别多诺斯采夫写了一封信。写信日期是1895年3月18日,编号2603,信上注有“绝密”字样。就是说,大臣希望,该信要严加保密。可是有人不同意大臣先生认为俄国公民不应该知道政府意图的看法,因此这封信的手抄本现在就到处流传开来。  

杜尔诺沃先生给波别多诺斯采夫先生究竟写了些什么呢?  

他写的是关于星期日学校的事情。信上说:“最近几年所获得的情报证明,政治上不可靠的分子和一部分有某种倾向的青年学生,仿效60年代的先例,力图打入星期日学校担任教员、讲课人、图书馆员等职务。这种一贯的意图,甚至不是用谋求生计所能辩解的,因为在这种学校任职没有报酬。这就证明,上述现象是反政府分子利用公开的(合法的)机会反对俄国现存国家秩序及社会制度的一种斗争手段。”  

大臣先生原来是这样判断的!在受过教育的人们中间,有人愿意把自己的知识传授给工人,希望学问不仅对他们自己有益,而且也对人民有益。于是大臣就立刻断定,这里一定有“反政府分子”,也就是说,这一定是些阴谋分子在煽动人们打入星期日学校。假如没有人煽动,难道某些受过教育的人就不会产生教育别人的愿望了吗?其实使大臣感到惶惑不安的,还是星期日学校的教员不拿薪俸这一点。他已经看惯了他手下的暗探和官吏只是为了钱才为他效劳。谁给的钱多,就给谁效劳。这里竟然有人工作、服务、教课,所有这一切……都不取分文。行迹可疑!大臣这样一想,就秘密派暗探去刺探情况。信上接着说道:“根据下列情报〈得自暗探,他们干活要拿薪俸,这证明他们的存在是正当的〉可以断定,不仅倾向不良分子混入了教员队伍,而且学校本身往往就处在某个不可靠分子集团的秘密控制之下。根本不是正式教职人员的该集团成员,常应其所安插的男女教员的邀请,夜晚去学校讲课、教课……这种准许外人讲课的制度,为真正革命分子渗入讲课人的行列提供了充分的自由。”  

总之,假如未经神父和特务批准与审查的“外人”要给工人教课,这就是革命!大臣把工人看成火药,把知识和教育看成火星;大臣确信,火星一旦落到火药上,被炸的首先就是政府。  

我们不能不高兴地指出,这一次我们难得完全和绝对同意大臣阁下的高见。  

接着大臣在信中提出了一些“证据”,证明自己的“情报”是正确的。这些证据真是妙极了!  

第一,是“某个星期日学校教员的一封信,该教员的姓名迄今尚未查明”。这封信是在搜查时抄获的。信上谈到了历史讲授大纲、等级奴役和等级解放的思想,提到了拉辛起义和普加乔夫起义。  

想必是后面这两个名字把善良的大臣吓坏了,他也许立刻联想到干草叉。  

第二个证据:  

“内务部通过秘密办法获得了莫斯科某星期日学校公开讲课大纲,其内容如下:‘社会起源。原始社会。社会组织的发展。国家和为什么需要国家。秩序。自由。正义。国家制度形式。专制君主制和立宪君主制。劳动——公共福利的基础。效用和财富。生产、交换和资本。财富是怎样分配的。个人利益的追求。私有财产及其必然性。农民连同土地一起解放。地租、利润、工资。工资及其形式是由什么决定的。节约。  

根据这个绝对不适用于国民学校的大纲讲课,讲课人完全可能把马克思和恩格斯等人的理论逐步介绍给听众;教区主管当局委派出席的人员,也未必能够觉察出讲课中的社会民主主义宣传成分。”  

大臣先生大概非常害怕“马克思和恩格斯的理论”,所以他在一个连这种理论的影子都没有的大纲中竟发现了这种理论的“成分”。大臣在这个大纲中发现什么“不适用”的东西呢?可能是关于国家制度形式和宪制问题吧。  

大臣先生,请您翻一下任何一本地理教科书,您都会在里面发现这些问题!难道教给儿童的东西,成年工人就不该知道吗?  

但是,大臣先生对教区主管机关的人并不抱什么希望:“他们未必能听懂别人在讲些什么。”  

最后,该信列举了普罗霍罗夫纺织公司莫斯科纺织厂附设的教区星期日学校、叶列茨城的星期日学校和梯弗利斯城正在筹办的星期日学校中“不可靠”教员的姓名。杜尔诺沃先生建议波别多诺斯采夫先生“对准许去学校教课的人详加审查”。现在,当你看到这批教员的名单时,你就会大吃一惊:所有的人都是以前的大学生,还有女大学生。也许大臣先生希望这些教员都是以前的士官吧。  

大臣先生惊恐万分地说,叶列茨城的学校竟“设于索斯纳河南岸,该地居民多是平民〈啊,真可怕!〉和工匠,并且铁路工厂也设在该处”。  

应该让学校远远地离开“平民和工匠”。  

工人们!你们看,我们的大臣们对知识和工人的结合真是怕得要死!你们应当向所有的人表明:任何力量都不能阻止工人的觉醒!没有知识,工人就无法自卫;有了知识,他们就有了力量!  

载于1924年1月27日《彼得格勒真理报》第22号  

译自《列宁全集》俄文第5版第2卷第75—80页

【注释】

[26]《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是1895年11月至12月期间为《工人事业报》创刊号写的一篇文章。《工人事业报》是彼得堡工人阶级解放斗争协会根据同民意社的协议筹办的报纸。列宁编辑了该报的创刊号。他为创刊号写的文章除这一篇外,还有《告俄国工人》(社论)、《弗里德里希·恩格斯》(可能是根据本卷卷首的同名文章缩写成的)和《1895年雅罗斯拉夫尔的罢工》。创刊号还选用了彼得堡斗争协会其他会员格·马·克尔日扎诺夫斯基、阿·亚·瓦涅耶夫、彼·库·扎波罗热茨、尔·马尔托夫、米·亚·西尔文等人的文章。创刊号的全部稿件在报纸将要付排时被宪兵抄走,后来下落不明。1924年1月,在警察司关于斗争协会的案卷里只找到了《我们的大臣们在想些什么?》一文的抄件。——65。

责任编辑:岳丽丽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