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欧、俄罗斯转轨经验对中国新阶段改革的启示

东欧、俄罗斯转轨经验对中国新阶段改革的启示

原标题:如何克服既得利益:他国转轨经验借鉴

转轨过程实际上是在旧体制下形成的既得利益的约束性和信息不完全条件的约束下向着一个已知的制度变迁的过程(樊纲,2008)。在转轨国家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如何克服既得利益的阻力十分关键。在东欧、俄罗斯的转轨过程中,各国根据不同的国情,采取了不同的办法遏制既得利益深化改革,非常值得中国借鉴。尤其是30多年的渐进式改革走到今天,原有支持改革的利益集团,正逐步成为既得利益群体,如果不能有效地克服这些既得利益,改革将变得异常艰难。参考东欧、俄罗斯这些转轨国家的历史经验,对新阶段中国深化改革大有裨益。

2011061410085572686767

一、东欧国家:通过购买和均衡的利益博弈解决既得利益问题

在20世纪90年代的转轨过程中,东欧国家在私有化的改革方案上形成了共识。但其在“如何分家”这个问题上,尤其是能不能实现“公平分家”,面临着重要的考验。如果处理不好,在既得利益的阻碍下,改革就很难顺利实施下去。这些国家无不经历了一个各方利益集团反复讨价还价的过程,工会、农会、商会、左派、右派、国企、私企、外企、控股者、中小股东、经理人与雇员……都通过直接结社或通过政党代理人提出诉求。

1.民主德国:借助西德力量的赎买方式。在众多的东欧国家中,民主德国的转轨进程具有很大的特殊性。主要在于,有一个经济实力强大的西德愿意花钱支持国家统一,并支援民主德国进行改革。民主德国由富裕强大的联邦德国统一拿出巨资,用“赎买”的方式大包大揽东德的国有企业,照顾了旧体制下的各利益集团,从而化解了矛盾。比如,德国统一后的五年中,德国政府向原民主德国地区投入了8000亿马克的资金,原民主德国居民人均获得约3万美元,相当于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前15年累计人均获得外资的300倍。在这个过程中,原民主德国的既得利益在统一的过程中得到的好处比不改革更大,因此转向支持改革。于是东德仅用五年时间,就全面实现了指令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转型。

2.匈牙利:借助外国资本的赎买方式。匈牙利的转轨不仅面临着原有体制下既得利益的阻碍,同时也面临着“公平分家”中各种利益集团的博弈。与两德统一的模式不同,匈牙利依据自身国情,采取借助外国资本赎买的方式化解了利益集团博弈的历史困境。

剧变前,匈牙利政府留下了全欧最高的人均债务,国家财政破产,国际收支恶化,处在随时都会爆发金融危机的境地。匈牙利将国际融资和产权改革合二为一。在本国利益集团博弈的条件下,改革很难实现利益均衡,很难找到出路。因此,匈牙利对国有资本,采取了面向外资全部“卖光”的政策,使得匈牙利经济完全国际化,私有化企业一步到位地进入西方式公司治理结构(金雁、秦晖,2012)。在匈牙利的主流理论界看来,只要国有资产的出售能够实行公正的代理交易原则,做到公开、透明、公平竞价,那么,以变现国有资产所得来用于公共开支,与把国有资产分配给国民的性质是一样公正的。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