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军之路——党中央、中央军委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发展纪实

强军之路——党中央、中央军委推进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发展纪实

核心提示:军队要为党巩固执政地位提供重要的力量保证,为维护国家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提供坚强的安全保障,为维护国家利益提供有力的战略支撑,为维护世界和平与促进共同发展发挥重要作用。

如同我们的国家、我们的民族一样,改革开放以来的30年,也是人民军队建设在改革中阔步前进,取得辉煌成就的30年——

从人员素质的大幅度提高到武器装备的长足发展,从编制构成的精干高效到政策制度的调整完善,30年间,我军革命化、现代化、正规化建设水平稳步提高,应对危机、维护和平、遏制战争、打赢战争的能力不断增强。

这一切,源于党的军事指导理论的不断创新发展,源于党中央、中央军委的运筹帷幄和坚强领导,源于三军将士始终保持和发扬听党指挥、服务人民、英勇善战的优良传统。

回眸30年国防和军队建设改革的不平凡发展历程,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这样一条清晰脉络——改革创新、与时俱进、科学发展。

改革创新——在和平与发展的时代背景下开创精兵之路

是邓小平一个富有远见的战略判断,把人民军队导向了和平时期的建设航程。

20世纪80年代初,冷战的阴云还笼罩在人们头上,邓小平敏锐洞察到,世界大战一时打不起来。他鲜明提出:“和平和发展是当代世界的两大问题。”

“我们总的判断是:战争的危险还是存在的。但是和平力量的发展超过了战争力量,争取一个较长时期的和平是可能的。”他告诫全党全军,“没有这个判断,一天诚惶诚恐的,我们怎么还能够安心地搞建设?不可能安心地搞建设,更不可能搞全面改革,也不可能确定建军的正确原则和方向。”

正是因为这样一个判断,中华民族把握住了又一次发展契机——经济建设成为全党全国的工作重心;正是由于这样一个判断,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开始战略性转变——由准备早打大打的临战状态转到和平时期的建设轨道。

和平与发展——邓小平关于新时期军队建设的一系列思想,无不是基于对这一时代主题的正确判断而展开的。

服从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人民军队应该朝着什么样的方向发展?

1981年秋天,在同年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上当选为中央军委主席的邓小平,检阅华北大演习参演部队。面对征尘未洗的将士,邓小平对新时期军队建设总目标作出高度概括: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的革命军队。

革命化是首位、现代化是中心、正规化是保证,三个方面辩证统一,构成了具有中国特色军队建设的总目标。

1985年6月,人民大会堂东大厅。邓小平向世界宣布:中国裁减军队员额一百万。

这一年,全世界军费总开支达到创纪录的9440亿美元。超级大国的军备竞赛已从地球表面延伸到了太空。

在这样背景下裁军百万,不能不引来一些疑虑。

——如此大规模的裁军,会不会削弱军队的战斗力?

军队要“讲质量,讲真正的战斗力。搞少而精的、真正顶用的。”“减少一百万,实际上并没有削弱军队的战斗力,而是增强了军队的战斗力。”

——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国家安全应该置于什么位置?

“国家的主权、国家的安全要始终放在第一位。”在我国的四个现代化建设中,“国防现代化离不开农业现代化、工业现代化、科学技术现代化,离开这三化就谈不上国防现代化。”同样,这三化也离不开国防现代化,“如果不搞国防现代化,那岂不是三个现代化?”

——和平与发展上升为时代主题,我军应该确立什么样的战略方针?

“我们实行的是积极防御的战略方针。”

——面对可能发生的反侵略战争,我军长期赖以制胜的法宝是否依然有效?

“只要我们坚持人民战争,敌人就是现在来,我们以现有的武器也可以打,最后也可以打胜。”他同时提醒,装备的改进,使人民战争更有力量。

……

实事求是,因势而变,邓小平关于时代主题的科学判断,进一步指明了我军建设的方向,为中国特色的精兵之路开辟了广阔的前景。

早在1978年5月13日,邓小平同总参谋部领导谈话时,针对“文革”对军队建设的破坏,曾形象地指出:“我们军队的状况,还是一九七五年讲的,就是三种状况:软、懒、散;五个字:肿、散、骄、奢、惰。”他语重心长地说:“这么庞大的指挥机构,指挥战争是要打败仗的。”

以“消肿”为突破口,人民军队朝着精兵、合成、高效的方向大步迈进——

1980年至1981年,裁并了各级机关重叠机构,撤销了省军区独立师,部分野战军步兵师改为简编师。

1982年至1983年,将军委炮兵、装甲兵、工程兵机关改为总参下辖的炮兵部、装甲兵部、工程兵部;军区直属的炮兵、坦克和野战工兵部队,大部划归陆军军建制;将铁道兵并入铁道部;基建工程兵集体转业到国务院有关部门和所驻省、自治区、直辖市。

1985年的百万大裁军,中央军委所属总部机关人员精简近一半;11个大军区精简合并成7个;全军减少军级以上单位30多个。

经过三次精简整编,人民解放军兵员总员额从1975年前高峰时的611万,减到1985年的300万。

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大裁军的舞台上,上演的并非简单的大裁员,而是战略性结构大调整。

与裁军相同步,陆军航空兵部队、电子对抗部队等新兵种,以及预备役部队相继成立;随着陆军集团军的组建,陆军中技术兵种比例首次超过步兵,人民军队迈出由摩托化向机械化的关键一步……

一个判断,一个目标,一条道路,清晰地显示出了邓小平新时期军队建设思想的逻辑演进和时代内涵。正是在这一思想指引下,人民军队建设和发展由此步入一片崭新的天地。

从领导百色起义开始,经历了人民军队成长壮大漫长历程的邓小平,对军队的革命化建设、尤其是对党对军队绝对领导这一根本原则,有着非同寻常的感受。

1975年,重新回到领导岗位的邓小平第一次对军队讲话开篇就说:“我们这个军队有好传统。从井冈山起,毛泽东同志就为我军建立了非常好的制度,树立了非常好的作风。我们这个军队是党指挥枪,不是枪指挥党。”1989年11月,在他离开军委主席岗位之际,向全军指战员提出的殷切期望,依然是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国家、忠于社会主义。他说:“我确信,我们的军队能够始终不渝地坚持自己的性质。这个性质是,党的军队,人民的军队,社会主义国家的军队。”

作为一位放眼世界的战略家,邓小平始终把现代化建设放在我军全部工作的中心位置。他多次强调,谋划军队建设全局,指导思想要明确,就是要解决现代化问题。要把军队的教育训练提高到战略地位。

在邓小平的关心下,100多所军队院校得以恢复,我军人才队伍建设步入了从未有过的快车道。

1978年6月6日,国务院、中央军委作出决定,在原“哈军工”的基础上成立国防科学技术大学,使该校成为培养新型高级科学工程技术人才的摇篮。

1985年底,邓小平又亲自决策,将原军事、政治、后勤三大学院合并成为培养高级指挥人才、高级参谋人才和高级军事理论研究人才的最高军事学府——国防大学。也就在这一年,按照革命化、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的方针和德才兼备的标准,由邓小平主持的调整,使全军各大单位领导班子的平均年龄由64.9岁下降到56.7岁。

1987年,中央军委明确提出,部队训练要以合同战役战术训练为中心。根据邓小平的一贯思想,中央军委要求必须把提高战斗力作为军队改革和建设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作为检验各项工作的根本标准。

与革命化和现代化一样,正规化同样被邓小平置于军队建设的重要位置。他强调,军队的现代化水平越高,越需要加强正规化建设;军队建设的所有领域、所有方面,都要订出章程,建立和健全必要的规章。

1988年9月14日,中南海怀仁堂。邓小平在这里会见了重新实行军衔制度后首批被授予上将军衔的人民解放军17位高级将领。重新实行军衔制度,是全军官兵盼望已久的一件大事,是加快和深化军队改革的重要步骤。

“改革是中国发展生产力的必由之路。”邓小平领导人民军队推行的一系列重大改革,无一不是为了这样一个目标——提高战斗力。

改革,改变了国家的命运;改革,振兴了人民军队。

责任编辑:葛立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