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种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特种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摘要:凭借勇敢和劣质武器,学兵们与日军拼死抗衡,但这种英勇并不能扭转战争的结局。

特种兵吴江平见证南苑之战 战斗变日军单向屠杀 

1937年7月28日清晨, 第一锅馒头已经下了屉,食堂里弥漫着白色的蒸汽,一名新兵正用木戳蘸着红墨水向馒头印上“不忘国耻”。端着机枪的日本兵冲了进来,那个新兵应声倒下。

日军空投的伞兵准确无误地占领了29军的这一制高点,南苑之战从一开始就倾斜了天平,史料称:日军这一“腹中开花”之计来源于汉奸潘毓桂的提议,潘是29军军长宋哲元的至亲。

日军大炮、飞机的火力精确地集中到南苑军营东南角的阵地上,守卫这里的是战斗力最薄弱的29军军训团学兵,几个月前,他们还是来自各地手无寸铁的学生。

学兵阵地很快残破,堑壕之内,血流成渠。军训团第三大队特种兵、今年92岁的吴江平见证了这段历史:“许多战友的尸体躺在路上,像小说里写的那样,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日军优势兵力围攻

如今南苑机场的一个角落里,推开锈迹斑斑的大红铁门,一排青砖房子横在面前,房子门口写着“师司令部”四个白色的大字,这里曾是南苑总指挥官132师师长赵登禹的司令部。68年前,29军军部———南苑兵营成为日军最重要的攻击目标。

1937年7月27日晚,和以往一样,吴江平和战友准备休息。几个小时以前,学兵刚刚发了新的步枪,出于新奇,不少学兵抱着步枪而眠。

此时,南苑之南3公里的团河附近火光冲天,大炮的隆隆声震得南苑兵营的地面都颤抖起来:受命从任丘援助南苑的132师先头团和日军“不期而遇”了。这种“不期而遇”也是潘毓桂的“杰作”。南苑的学兵抱着枪等待增援团河的命令。但,命令迟迟没有等来,此前为了实现和谈结束战争的设想,29军发布了“只应战,不求战”的命令,主动出击仍为军令所不允。

伤亡大半后,132师先头团才赶到南苑,南面的团河已被日军控制,吴江平他们不知道的另一个情况是:另一路日军正从东北方向通县悄悄逼近。

南苑守军包括军官教导团,132师、38师、骑9师各一部,军训团1500名学兵,总共7000余人。除军官教导团、骑9师外,其他均无战斗力,单位混杂,编制混乱,临危受命的赵登禹尚未完全熟悉情况,开战后,队伍马上陷入混乱。

军阀起家的29军,依然沿袭“谁的兵服谁管”的江湖规矩。68年后,南苑最高长官、29军副军长、军训团团长佟麟阁之子佟兵回忆说:因为不是自己的兵,佟麟阁、赵登禹根本指挥不动,“要不佟、赵怎么会死呢?”

28日晨6时,日军的总攻开始了。川岸文三郎第20师团2万余人,在飞机、坦克、大炮的配合下,从团河方向重点进攻南苑兵营。吴江平回忆:不少战友睡梦中就被击中,再也没有醒来。这一进攻出乎29军高层的判断:依照以往军阀混战的丰富经验,日军在团河作战后至少应休整四到五天。

责任编辑:覃磊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