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隆精神与中国大国外交的时代特色

万隆精神与中国大国外交的时代特色

核心提示: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先后同印度、印尼、缅甸、巴基斯坦、阿富汗等民族独立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携手印度、缅甸共同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过,中国真正走向更为广泛的亚非世界,还是始于1955年4月召开的亚非万隆会议。

在刚刚落幕的亚非领导人会议上,亚非国家共同发布《2015万隆公报》,承诺重振亚非新型战略伙伴关系,以加强南南合作、促进世界和平与繁荣。在中国和平发展的今天,继承和发扬“团结、友谊、合作”的万隆精神,对于我们继续推动南南合作及南北合作,共同维护地区和世界和平稳定,促进共同发展繁荣,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从万隆会议看中国外交战略布局

新中国成立后,中国在向苏联社会主义阵营“一边倒”的同时,也注重发展同广大新兴民族独立国家的关系。中国在20世纪50年代初期先后同印度、印尼、缅甸、巴基斯坦、阿富汗等民族独立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携手印度、缅甸共同倡导了和平共处五项原则。不过,中国真正走向更为广泛的亚非世界,还是始于1955年4月召开的亚非万隆会议。在万隆会议上,中国代表团力排众议,不仅成功阐释了中国支持亚非国家实现政治独立和政治团结的主张,也与埃及总统纳赛尔以及加纳、利比亚、利比里亚、苏丹和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代表进行了直接沟通对话。正是通过这次会议,亚非国家看到了中国支持反帝反殖斗争的坚定决心,看到了新中国平等待人、自尊自信的外交风格。这次会议的一个显著成效,是中国在此后几年内迅速地同埃及、叙利亚、伊拉克以及撒哈拉以南非洲的几内亚等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中国的外交舞台不再局限于社会主义阵营及周边邻国,而是扩展至广大的西亚北非地区了。

为践行反帝反殖为核心的万隆精神,中国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积极支持亚非人民的民族独立运动,与亚非国家一道在国际舞台上进行反帝、反殖和反霸斗争。中国也由此赢得了亚非国家的广泛信任与支持,借助它们的力量有力减缓了来自苏联和美国的外交和安全压力,并在1971年最终被亚非朋友“抬进”了联合国。在那特定的年代,南南合作使中国赢得了应有的国际尊重和尊严,中国借助第三世界的整体力量彰显了自己的国际地位与影响。而中国国际地位的提高反过来又加强了第三世界在国际斗争中的整体力量,让西方世界不得不重新思考它们与亚非世界的关系。这是南南合作之于中国和第三世界的重要历史贡献。

2013年初,习近平把俄罗斯和非洲作为他就任国家主席后的首访目的地,并在南非出席了金砖国家领导人峰会,彰显了中国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对周边国家、非洲和广大发展中国家的重视。中国与巴西、印度和南非一道,推动成立了金砖国家银行并建立了应急储备安排,大大提升了新兴国家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话语权和影响力。中国提出了“一带一路”的宏大战略构想,倡议筹建丝路基金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以增进亚洲国家的互联互通和互利共赢。中国还承办 了 亚 太 经 合 组 织(APEC)北京会议并力推亚太自贸区“北京路线图”,迈出了亚太自贸区建设的历史性一步,向世界展现了中国致力于推动区域经济合作与发展的信心和能力。如果连同“一带一路”,中国在西向和东向同时发力,正在构筑大国崛起的“一体两翼”。

长期以来,中国一直把发展中国家视为自身外交战略的基础,注重开展与它们的团结与合作并由此建立了深厚的历史友谊,这是六十余年中国外交的一个显著特色。在当前中国实现和平发展与大国复兴的关键时期,发展中国家在中国外交全局中仍占有重要而特殊的地位。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