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瑛:建立游击队打击日伪军 为掩护部队转移牺牲

胡瑛:建立游击队打击日伪军 为掩护部队转移牺牲

摘要:胡瑛到任以后,不仅带领县政府干部对那些为抗日战争作出巨大牺牲的干部群众给予慰问和救济,更以最快的时间,迅速组建县游击大队、自卫军民兵组织等抗日组织,有力地配合了中心部队开展抗日战争,为消灭中心区的汉奸土匪和日伪据点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胡瑛牺牲太早,没有留下照片资料,只有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保存了一幅油画像。

胡瑛牺牲太早,没有留下照片资料,只有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保存了一幅油画像。

1940年1月5日,胡瑛成为延庆地区第一任人民政权的县长。此时,距离他牺牲还有234天。

75年过去,这片北京最北边土地上的硝烟早已散尽。时代变迁中,胡瑛的埋骨之地也几易其址。甚至连那些依稀还记得他模样的老人们,也在逐渐消失。

但丰碑之上,那十个字却永远留存下来:“青史先烈写,红旗后人擎”。

胡瑛小传

胡瑛,湖北省人。早年投身于中国革命,曾担任红军排长、连长,后毕业于延安抗日大学。

1940年初,到平北开辟抗日根据地,任昌延联合县第一任县长。

胡瑛到任以后,不仅带领县政府干部对那些为抗日战争作出巨大牺牲的干部群众给予慰问和救济,更以最快的时间,迅速组建县游击大队、自卫军民兵组织等抗日组织,有力地配合了中心部队开展抗日战争,为消灭中心区的汉奸土匪和日伪据点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40年8月27日晚,他和徐智甫在窑湾黄土梁王金喜家研究主力部队走后如何开展抗日斗争,第二天早上还没来得及转移,就被伪满洲军包围。突围时腿被打断,坐在地上仍向敌人射击,后遭敌人残杀,英勇牺牲。

寻访

  缺少资料 靠回忆描画像

几乎是在延庆地界的最北面,在龙庆峡景区旁一条不引人注意的岔路口,就是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的所在。

馆内除了各种实物资料,也悬挂着当年根据地牺牲的多位烈士的肖像。这其中大部分都是黑白照片,唯独昌延联合县第一任县长胡瑛的是一幅油画像。

“他留下来的资料实在太少了。”馆长高德强解释,即使这样的表现形式,也是在当年他身边人的回忆下才得以描绘出来的。

距离平北抗日战争纪念馆20多公里的国道旁,窑湾村里仍有老人记得胡瑛当年的模样。

年过八旬的沈奶奶在十几岁时就已嫁到了村里,抗战时期,婆婆家正是根据地的一处落脚点。“他们都是晚上过来。”夜色降临时,一行人匆忙钻进沈奶奶的婆婆家。当时还是孩童的她不敢插话,却因胡瑛是“县长”,沈奶奶对胡瑛有深刻的印象。“感觉他每次都特别饿,但让弄饭的时候可客气了。”

追忆

  如同尖刀插入敌人心腹

所谓平北地区,即是当年北平以北的地区,涵盖了北平以北、承德以西长城内外的广大地区。而延庆,恰是这片区域的中心。

“可能平北没有经历过大的会战,但却无法抹去其发挥的重要作用。”高德强解释,平北地区处于伪满、伪蒙和伪华北自治政府,这三个伪政权的接合部,牵制了相当一部分的日伪军事力量。

同时,这一区域还威胁着平古、平绥两条铁路大动脉、威胁着华北日军最大的统治中心北平,犹如一把尖刀插入了敌人的心腹。

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1940年的1月5日,作为平北根据地重要组成部分的昌延联合县政府在延庆东南的霹破石村成立,29岁的胡瑛被任命为县长。

此后几个月时间里,胡瑛异常忙碌,组建游击队、建立五个分区,还发展了党员200余人。

村里的老人们还记得,当初胡瑛和队伍总出现在窑湾,也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彼时,胡瑛已组建起一支40多人的游击大队。在窑湾村西面和北面各三公里处均有一处敌人据点。游击队配合主力部队频繁从窑湾出发袭扰敌人,恰是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绝佳位置。

牺牲

  “我是一县之长 我不能走”

1940年5月沙塘战斗结束后,为甩开敌人纠缠,昌延地区的主力部队10团东进开辟丰滦密抗日根据地,平北游击大队跳过延庆川,开辟龙赤根据地。昌延县只留下10团9连继续掩护地方干部开展工作。

沙池沟反击战的胜利,引起了日伪军的极大恐慌和不安,集中5000多兵力,从5月底开始,对昌延地区进行了3个月的大规模扫荡。在此时,昌延地区的抗日斗争进入到了最困难的时期。

为了保存力量,9连也奉命转移。连长要率领10团9连回团部,转移到外线作战。临行前,连长劝胡瑛也一同撤离,但却遭到了他的拒绝。

“我是一县之长,县长不离县,离开不就失职了吗?我不能走。”

此后几个月的时间,胡瑛带领剩余的地方干部转入山中,开始了一段翻山越岭、忍饥挨饿的日子。即使在严重胃病的侵扰下,他仍然把仅有的一碗玉米粥留给了身边的人。

在窑湾村南面的黄土梁,半山腰一座老宅已荒废得只剩下断壁残垣。这是当年村民王金喜的家,也是胡瑛度过生前最后一晚的地方。

1940年8月27日傍晚,胡瑛和徐智甫以及通讯员程永忠在窑湾黄土梁的老乡王金喜家碰头研究抗日事宜,次日一早即被日伪军包围。

如今,黄土梁和西南坡之间的那条国道,正好穿越了胡瑛当年的逃亡路线。而那时山上远不及现在植被茂密,当他刚刚爬上西南坡,一梭子子弹即把他的腿打断了。

日伪军想要抓到活口,但胡瑛抬手击毙了两名伪军,彻底打消了他们这个念头。一阵乱枪射来,胡瑛结束了自己29年的生命。

因为县长的印章被搜了出来,胡瑛的身份暴露,他的头颅被割去示众。一天之后,王金喜和另一位村民才悄悄掩埋了那具没有首级的尸体。

纪念

  青史先烈写 红旗后人擎

胡瑛的最初埋骨之地就在牺牲的黄土梁边,此后又经历两次迁移,才到了如今窑湾北面的山坡上。

这里更像一座烈士的安息处,高大的石碑上刻着“青史先烈写,红旗后人擎。”十个字,每年还会有学生前来扫墓,前不久又加盖了遮风避雨的木质亭子。

但这些却都抵不过窑湾村老人们记忆里那个模糊的年轻人样子:圆脸、矮小个子、皮肤黝黑。

责任编辑:覃磊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