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政治> 正文

李慎明:抗日战争胜利关键是中国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路线正确

——兼论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两条路线、两个战场的关系

摘要:在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第二个月,毛泽东同志在他的哲学名著《矛盾论》中指出:“一个政党要引导革命到胜利,必须依靠自己政治路线的正确和组织上的巩固。”真正认清上述结论,对于正确总结抗日战争伟大胜利的经验和坚持、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丝毫不否认蒋介石及其政府在抗日战争中的作用以及在特定条件下的重要贡献。在这场事关中华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中,国共两党有一些相同点;但也存在着根本性的差异。

李慎明_副本

李慎明  中国社会科学院原副院长、世界社会主义研究中心主任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印刷、出版,违者负知识产权法律责任)

完整报告:http://www.71.cn/2015/1016/843195.shtml

视频专辑:http://www.71.cn/2015/1016/843227.shtml

         精彩观点:究竟谁是抗战的中流砥柱?

 共产党与国民党在抗战期间的对立是世界观和价值观的对立

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阅兵,近平同志做了一个十分重要的讲话。这个阅兵对于提高我们的民族自信心,提高全民自觉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我今天给大家汇报的题目是《抗日战争胜利的关键是中国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9月15日,《人民日报》用一个整版,用同样的标题登出来了,因为篇幅所限,还有很多的东西以及我个人的一些想法没有刊登出来。今天我用两个小时时间,尽可能把我自己所掌握的确切的一些材料给大家汇报。

请大家注意,我的副题是“兼论抗日战争中国共两党两条路线、两个战场的关系”。为什么要这么说呢?研究抗日战争,主要是研究国共两党的合作,一个是正面战场,一个是敌后战场(或者有些学者主张:一个是国民党的战场,一个是共产党的战场)。这两个战场分别实行了两条不同的抗日路线。这两个战场究竟在抗日战争各自起什么作用?它们相互关系又是如何?这就需要进一步探讨。

2015年7月30日政治局第25次集体学习时,近平同志充分肯定了各界、各部门的对抗日战争的研究成果。同时,他也讲,“同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的历史地位和历史意义相比,同这场战争对中华民族和世界的影响相比,我们的抗战研究还远远不够,要继续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尽管抗战胜利已经70年了,我阅读了一些材料,发现真正站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和观点方法上,对抗战还需要进行深入研究。这70年来有大量的新的史料被披露,所以同样有深入研究的必要。

抗日战争是中华民族一百多年来取得的第一场反侵略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开辟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我个人认为,根据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任何重大结果总是有着多个原因,但根本原因只能有一个,谁要找到两个、三个,那就不行了。这就如同任何历史时期的主要矛盾只能有一个一样,否则就是“二元论”。

现在,大家基本形成了“中国共产党是抗日战争胜利的中流砥柱”这样一个共识,但追根溯源,这一结论是不是最高的、最深层次的、最终的根本性因素呢?讲到这个层次够不够呢?我个人认为不够,为什么这么说?大家看,中国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的第二个月,毛主席在《矛盾论》中指出,“一个政党要引导革命到胜利,必须依靠自己政治路线的正确和组织上的巩固。”光讲一个党还不够,还需要政治路线的正确和组织上的巩固,不能说你叫共产党就行了。1971年“林彪事件”发生以后,针对林彪的“有了政权就有了一切”的观点。毛泽东同志说,“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党的路线正确就有一切,没有人可以有人,没有枪可以有枪,没有政权可以有政权。路线不正确,有了也可以丢掉。”1927年大革命失败,反围剿的前4次失败,都是这个原因,不是没人没枪,结果最后失败了。所以,我个人认为,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正确与否是决定一切的,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科学结论。一个政党要引导一个国家和民族取得革命、建设和改革的胜利,最为关键、最为重要的是必须依靠自身思想上政治上的路线的正确。正确认清上述结论,不仅对于正确总结伟大抗日战争胜利的经验,而且对于我们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我今天跟大家汇报五个问题:第一,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的国际国内背景;第二,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共产党制定执行了正确的政治上的路线;第三,正确的思想上的路线是正确的政治上的路线的根基;第四,从国共两党在两个不同战场上的不同作用看中国共产党思想上政治上路线的正确;第五,“党的思想上的路线”与“党的政治上的路线”相互关系浅析及历史启示。

一、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的国际国内背景

十八大之后,近平同志多次强调,我们党面临着难得的发展机遇。

(一)在国际方面的机遇

第一,和平发展合作仍然是当今时代潮流。为什么这么说?我认为有三个理由:一是美国已踏上衰落之路,尽管这一进程需要几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二是世界多极化正在迅速发展;三,哪个大国都懂得“不战而屈人之兵之道”这个道理,所以近几年,较大规模战争打不起来。美国不想打,想用和平的办法肢解中国;中国不想打,我们最好的办法是和平崛起;日本不想打,想用和平的办法把我们的钓鱼岛拿走;我们不想打,想用和平的办法,把钓鱼岛给拿回来;美国和韩国不愿意打,想用和平的办法把朝鲜的核武器给掐死;朝鲜不想打,想用和平的办法使自己拥有核武器。都不想打,这几年较大规模战争打不起来,打不起来就是我们的机遇。所以说我们要紧紧抓住这个机遇。

第二,国际金融危机仍在深化。2008年到现在已经7年多过去了,我个人认为,这场危机是推迟多年、推迟多次而不得不爆发的,绝不是三五年能轻易走得出去的,更大的金融危机可能在后面。

前些年,大家都在学美国,觉得美国才是地球的唯一出路,结果天上突然掉下来了林妹妹,危机爆发了。人们都在解读这场危机的原因,所有原因我认为都不如马克思讲得最根本。他说,“一切真正的危机的最根本的原因,总不外乎群众的贫困和他们的有限消费,资本主义生产却不顾这种情况而力图发展生产力,好像只有社会的绝对消费力才是生产力发展的界限。”财富都到极少数人手里了,生产很发达,物美价廉的产品比比皆是,广大老百姓穷买不起东西,这就是在全球范围内造成了生产相对过剩,广大人民群众相对需求不足,这个根本原因导致了金融危机——本质上是经济危机的爆发。所以,国际金融危机的深化必然带来世界政治格局的多极化的深入,资本主义经济危机正是彰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大好时机。

第三,苏联亡党亡国反面教研走到了我们前面。没有反面教研,人们往往不可能认识那么深刻,光是正面的说教,没有比较,不行。没有湘江一战,8万多红军变成3万多,从一定意义上讲就没有遵义会议。

第四,世界范围内左翼和马克思主义思潮开始有所复兴。我举一个例子是普京。普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他不是马克思主义者,属于左翼。你看,他问自己身边的工作人员:谁才是俄罗斯史上最大的叛国者?工作人员没有回答,他自己回答说,最大的罪犯,是那些把权力扔在地上让一些歇斯底里的疯子捡起来的懦怯者,比如尼古拉二世和戈尔巴乔夫。他讲的把权力扔到地上的人就是指戈尔巴乔夫,让疯子拣起来的疯子就是叶利钦。叶利钦应该说是他个人的“恩人”,你看反思多到位。这个反思说明了左翼思潮的复兴。

另外,英国一个经济评论员在美国的一个非常有权威的《外交》杂志上最近发文说,从理论上讲,它们(真正的智能机器)能够使人类过上比现在好得多的生活。它们最终能否做到这一点,取决于这一成果如何产生和分配。首当其冲的就是经济增长疲软与不平等显著加剧的并存。最终结果也可能是产生极少数大赢家和大量失败者。毕竟,决定结果的不是技术本身,而是经济和政治制度。如果我们现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不能给我们想要的结果,我们就必须修改它们。在资本主义心脏地区,在美国的权威杂志上出现了这样必须修改资本主义的经济和政治制度的言论,这是不是左翼思潮在复兴?

责任编辑:张凌洁校对:王 莹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