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谈七七事变:中日决战是必然

解放军报谈七七事变:中日决战是必然

摘要:从这个意义上看,以“七七事变”为标志开始的全面抗战虽然让中华民族付出了巨大的牺牲,随后却也促成了伟大的社会进步,而那些想征服中国并进而征服世界的日本狂人则从此走向灭亡,历史的辩证法正是从正反两方面证明了这一点。 

1937年7月7日,是每个有历史知识的中国人都会牢记的一天,中华民族的全面抗日战争从这一天正式打响。本人多次去过卢沟桥边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也曾到过东京靖国神社旁边那个臭名昭著的为侵略者招魂的“游就馆”,亲眼看到中日两国对“七七事变”爆发的截然不同解释,不过双方都认为当天开始的战事改变了两国的命运。对中国人来说,正如革命音乐家麦新当时创作的《大刀进行曲》所唱的那样:“抗战的一天来到了!”从“九一八”开始的局部抗战,至此变成中华民族的全面抗战。日军铁蹄虽然踏上了平、津、沪、宁,蹂躏了中国腹地,却深陷泥潭并激化了同美英苏的矛盾,进而走向太平洋战争之路。中国对日抗战的胜利和日本侵略战争的惨败,正是在“七七”这一天所注定。

卢沟桥事变看似偶然,中日决战却是必然

★比“谁先打响第一枪”更为根本的问题是“卢沟桥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若论起中日战争的“第一枪”,又根本不是在卢沟桥打响

★日本明治天皇亲自制定了以侵略朝鲜、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之后,日本便产生了各种版本的侵华构想

★“七七”枪声的意义在于,此前日军开枪开炮的结果总是迫使腐朽的中国政府求和息事,这天之后中国方面却不论日军如何进攻都以抵抗的枪声回击

笔者曾多次访问过日本,同一些右翼史学家也打过交道,发现他们热衷于讨论所谓“卢沟桥事变谁先打响第一枪”。这一命题的险恶用心,就是声称黑夜中意外出现“奇怪响枪”纯属偶发事件,想以此论证是中方“刺激”行为导致日军发起战事,本国侵略的罪责自然可由此抹掉。

对此,本人的态度是,中国人根本不用同日本人“讨论”这一问题,只应该先问一下对方──“卢沟桥是在中国还是在日本?”日军在黑夜中抵近中国在卢沟桥边的军营搞“实弹演习”,接着以士兵失踪为由要求进城搜查,遭拒后又以“遭遇意外射击”(还无伤亡)为由发起进攻,谁挑起战争还用得着研究吗?

若论起中日战争的“第一枪”,又根本不是在卢沟桥打响,早在1894年甲午战争时便由日本首先开火。此后,日军又参加八国联军攻入北京,接着在日俄战争中蹂躏南满,1914年攻占胶东半岛,1928年攻入济南制造“五三”惨案,1931年侵占东北,接着在上海发动“一二八事变”,1933年又突破中国军队的长城防线直攻到北京、天津城下……几十年间,日本侵华的枪声可谓一直持续不断。自然,“七七”这一天的枪声确实有了新的意义,那就是此前日军开枪开炮的结果总是迫使腐朽的中国政府求和息事,这天之后中国方面却不论日军如何进攻都以抵抗的枪声回击,以持久抗战到八年后让日军缴枪投降。

当年日本要侵略并企图灭亡中国,是明治维新后确定的国策,至于选择某地进攻、寻找什么借口以及在什么时间挑起,则要视时机而定。自从明治天皇颁布诏书,鼓吹“开拓万里波涛,布国威于四方”,并亲自制定了以侵略朝鲜、中国为中心的“大陆政策”之后,日本便产生了各种版本的侵华构想。日本那些疯狂的少壮军人,还经常不待政府首肯便主动寻衅,因而表面看似偶发的卢沟桥事变,实属必然。

1937年上半年,平津一带的中日两军已处于剑拔弩张状态。原驻当地的国民党中央军于两年前已被日方逼迫撤退,只剩原西北军宋哲元所率的第29军驻扎。当时日军公然到北平长安街进行步坦协同的巷战演习,西北军针锋相对地进行了大刀队演练。

7月6日,驻丰台日军列队强行要通过卢沟桥,被守桥的中国第29军拦阻,双方士兵近距离持枪对峙达10小时,日军指挥官见打起来占不了便宜才率队撤回。这些狂妄的东洋武士不肯善罢甘休,7日晚间又到卢沟桥中国守军哨所面前几百米处搞“实弹演习”。明眼人都看得出这是故意寻衅,战事一触即发。

7月7日当晚在卢沟桥指挥发起进攻的日军联队长(相当于团长)是牟田口廉也,在1944年已升任在缅甸作战的第15军司令官。他面对日本败局已定,不止一次向同僚哀叹:“大东亚战争,要说起来的话,是我的责任,因为在卢沟桥射击第一颗子弹引起战争的就是我。”

仔细而论,牟田口廉也懊丧时的哀鸣说得并不完全准确。一个日军联队长在历史上起的作用只是点燃火星者,当时点火的狂妄日本武士又何止他一个。1936年已连续发生绥远事件、南京日人失踪事件、日人强行赴成都设领馆遭殴毙事件、北海商人事件,日本少壮军官都主张借机开战,能不能让火星燎原的关键是东京当局是否以政策浇油。卢沟桥战事发生次日,首相近卫文麿为首的日本内阁一度对发动大战时机是否成熟感到犹豫,曾提出“不扩大”方针,因此中日两军代表签订协议停止卢沟桥战事。事过三天,日本内阁和军方在11日召开会议,多数人又认定这是“一举解决支那问题”的机会,并得到天皇同意,于是决定派遣3个师团到华北,此前两军代表刚签订的停战协定马上被撕毁。7月28日,日军援兵到达后向北平发起总攻,29日古都沦陷,两国大战不可避免地全面展开。

当时的日本在经济、军事方面远比中国先进,战略思维却因过于狂妄而表现得十分低能。日军在华北开战后,军部头目和天皇保证“三个月解决支那事变”,即迫使中国屈膝,没想到已经觉醒的中国人以“持久战”的战略方针使其陷入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而不能自拔。

疯狂的日本侵略者无视中华民族思想上的觉醒和社会环境的进步,犯下了最重大的战略错误

★落后固然可能挨打,落后加腐败就注定要挨打并被打得很惨

★中华民族已经觉醒,日本军阀一厢情愿的估算只能落空,而且只能进一步惊醒过去沉睡的东方巨人

曾被中国人称为“蕞尔小邦”的日本竟想以蛇吞象实现亡华,固然是狭隘岛国上滋生的扩张欲所驱使,从清王朝到民国政府的腐朽无能又为侵略者横行提供了条件。落后固然可能挨打,落后加腐败就注定要挨打并被打得很惨。过去我国众多宣传品揭露了日军屠杀、掠夺的凶残暴行,不过也应该进一步反省一下,人口只有7000万、面积仅37万平方公里的岛国,为什么敢于向当时拥有4亿多人口的大国发动全面战争?偌大的中国为何会被几十万侵略者所蹂躏?国人在不忘日本侵略罪行时也应该从本国当权者的表现中吸取应有的教训。

19世纪60年代日本开始明治维新后,在经济、军事和科技的发展上便超越腐朽僵化的清王朝。进入民国年间后,北洋军阀和国民党当局忙于内战和搜刮民脂民膏,又以“不抵抗”政策弃守当时国内最富庶的东北,在经济和军事水平方面的差距同日本越拉越大。国民党当局曾宣传全面抗战前有所谓“十年黄金建设期”,其实从1927年南京政府建立后的十年间,蒋介石政权一直忙于同其他派系的军阀混战和进行“剿共”战争,国内民生凋敝,在东南沿海所搞的一点建设规模也小得可怜。至1936年间,国内钢产量不过4万吨,日本产钢却达580万吨。国民政府的年财政收入只有11亿元法币(折合3.7亿美元),仅相当于日本的八分之一和美国的八十分之一。当时日本和西方列强视中华大地为可以宰割可做交易的物品,就是认为古老的神州已衰落到毫无生机希望,熟读蒙元灭宋和清灭明历史的东洋军政要员都认为他们也能轻易地以小亡大。

责任编辑:黄艳校对:王妗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