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构建令人信服的“党性”理论

如何构建令人信服的“党性”理论

摘要:通过对有关“党性”文献的考察,作者分析指出:“党性”并不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独家创造”,也不是我们党对党员个人提出的一项“特殊要求”;它是马克思主义所具有的一种理论品格,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所具有的一种天然属性。

令人信服的党性理论,需面对我们真实的生活境况和现实存在的问题本身,不无端喊口号、空讲大道理、刻板谈理论,应做到以理服人、以情动人、以文化人。

今天,对于中国8800多万党员来说,“党性”几乎是一个人人能够脱口而出的词汇;然而当面对“什么是党性”的追问时,许多人难以从容地把这个问题说清楚、讲明白。造成这种尴尬状况的原因无疑是多方面的,但从根本上说还在于长期以来“党性”理论的薄弱。陈培永教授的新著《党性是什么》清晰界定了“党性”的本质内涵,深刻回答了与“党性”相关的热点问题,从而构建了令人信服的“党性”理论。

为何要讲清楚“党性”

思想理论上的模糊和缺失,必然带来现实社会中的混乱和问题。正是由于缺乏应有的“党性”理论,所以在我们身边出现了许多值得注意和警醒的“党性问题”。对此,作者在书中总结并分析了四种情况:第一种情况是对党性的泛用和滥用。即什么场合都讲党性,什么方面都讲党性,一件小事也讲党性,一个小会也讲党性,一个想法也讲党性。第二种情况是党性过时论、无用论。即承认党性确实在老一辈共产党人身上有,而且也确实起到过重要作用。但时过境迁,追求个性、追求自由已经是公认的价值观念,讲党性已经不合时宜了,只会带来对个性、自由的压制。第三种情况是对党性的过度拔高。即认为党性是高大上的代名词,讲党性,好像就是要满脸严肃,满纸大话官话,就是要无视现实生活,不顾物质利益。第四种情况是党性的两张皮现象。过度拔高党性,必然会出现一些人只是口头上讲党性、实际上自己都不相信更不会去做的现象;个别干部讲党性,其实坚持的是“我只对你说”,只是让别人听、让别人去行动,而听党性言论的人实际上也不相信。正是基于对这种严峻现实和问题的忧思,作者提出:“在今天讲清楚‘什么是党性’的问题,弄清党性的内涵,把握党性的实质,不仅仅是一个重大的理论问题,还是一个重大的现实问题。”

如何讲清楚“党性”

在历史层面上:详细考证了“党性”一词的由来。通过对有关“党性”文献的考察,作者分析指出:“党性”并不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独家创造”,也不是我们党对党员个人提出的一项“特殊要求”;它是马克思主义所具有的一种理论品格,也是马克思主义政党所具有的一种天然属性。党性在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那里最初涉及的是哲学、理论层面的问题,表现为“哲学的党性”“理论的党性”等形式;尽管没有直接说明何谓“党性”,我们还是能够相对清晰地读懂“党性”的意蕴。

在哲学层面上:把党性归为一种“精神属性”。作者首先把“党性”归为政党的“精神”属性,认为它是内在于政党组织实体中的精神层面的东西。作为政党精神层面的东西,党性当然很重要,政党没有党性,也就没有了使其维系下去的精气神,就只剩下了毫无力量、一击而溃的空架子;党性是精神属性,是抽象的,但也是有具体所指的,它包含的意思是丰富的,但也是可以清晰界定的。在不同的场合,面向不同的主体,党性有不同的内涵。

在实践层面上:围绕三个主体来界定“党性”的内涵。“党性”总是围绕哲学理论、政党组织、党员个体而言的。对此,作者在书中进行了专门阐述:第一章具体分析了“哲学的党性”,认为哲学(理论)的党性首先可以理解为“现实性”“实践性”,其对立面是“抽象性”“普遍性”;第二章分析了“政党的党性”,指出阶级性、组织性、先进性是政党“党性”的三个根本方面,每一种属性都缺一不可,而且党性并非“党的性质”;第三章分析了“党员的党性”,认为个体成员的党性包含有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以及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事业观的正确性,还有政治立场的坚定性、思想理论的科学性、理想信念的崇高性、工作态度的客观性、为政用权的廉洁性、道德情操的高尚性、自身修养的全面性等,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判断党员有无党性、党性强弱的六个标准。

如何消除关于党性的困惑

关于“党性与人性”的关系问题。作者从现实中把党性与人性截然对立或盲目拒斥的偏向和错误出发,具体界定了对“人性”的两种理解,即:一种是狭义的人性,是与动物性或兽性相对的,人性代表着理性、道德性、善和美等积极价值属性,这种意义上的人性与党性是一致的;一种是广义上的人性,即把人性理解为“人的本性”,它与动物性或兽性不是简单对立,而是包含着动物性或兽性。按照这种理解,人性与党性就不是简单的价值取向一致、同向而行了,而有了反向的可能。在此基础上,作者强调:党性与人性的关系,绝对不是非此即彼的关系,两者有统一的一面,都是对人的美好价值属性、精神境界属性的追求,讲党性不是要淡化或消解人性,要克服的是人的自然属性,升华人的社会属性。

关于“党性与人民性”的关系问题。这是一个历史问题,也是一个现实问题。作者分析认为:党性和人民性属于两个不同的范畴,并不是所有政党的党性与人民性都是一致的。如果一个政党只是代表少数精英人士、少数特权者的利益,那么它的党性就必然是与人民性相对立的;只有马克思主义政党的党性,才是与人民性一致的,这与其本质密切相关。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少华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