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桂芳:论中国持久抗战战略的历史地位

史桂芳:论中国持久抗战战略的历史地位

摘要:尽管国共两党的持久战略在战争经历的阶段、抗战路线、战术原则等方面有许多不同,但是,对于中日战争的长期性、艰苦性有着共同的认识。可以说,中国抗日战争的胜利,就是持久战略的胜利,必须对其重要地位与作用给予高度重视。

[摘要] 1937年7月7日的卢沟桥事变,是日本全面侵华战争的开始,也是中国全民族抗战的起点。面对强敌, 国共两党都认识到只有坚持持久抗战,方能赢得最后的胜利,但是国民党并没有对持久抗战战略做深入的理论探讨,缺乏行之有效的办法,中国共产党人则不仅有深刻的理论探讨,而且形成了完整、科学、系统的持久抗战战略思想,对全民族抗战的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关键词] 持久战;战略;克敌制胜;速战速决

[中图分类号] K265.4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0529-1445(2017)07-0078-04

1937年7月7日,日军挑起全面侵华战争。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卢沟桥事变后,国共两党捐弃前嫌,实现了再度合作,建立起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开始了艰苦卓绝的民族解放战争。全面抗战爆发之初,中日两国的军力、经济力、政治组织力等相去甚远,国共两党认识到唯有坚持持久抗战,才能转弱为强、克敌制胜,取得最后的胜利。

当然关于持久战的战略问题,国共两党区别很大。中国共产党重视启发民众的抗战觉悟,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因素的作用,认为“在民族抗战的大时代,动员全国绝大多数人的人民参加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是争取抗战建国彻底胜利的主要关键”。动员人民、依靠人民,才能使日军陷于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取得民族解放战争的胜利。中国国民党主要依靠政府和军队抗战,对广大人民群众参加抗战有许多限制。关于战争的性质与前途,中国共产党更加重视从时代特点阐述持久抗战的意义,强调政治的性质,国民党强调敌小我大是持久战的主要依据,利用中国土地广大、人口众多的优势,从而达到“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的目的。在战争发展阶段上,中国共产党认为抗日战争分为三个阶段,国民党则将持久战分为第一期、第二期,缺乏对持久战敌我力量消长的深入分析。关于持久战的战略方针,国民党也没有做深入的理论探讨,对持久消耗战的具体原则、办法等,缺乏行之有效的办法。中国共产党人对持久战略不仅有深刻的理论探讨,而且提出了持久战的基本依据、战略思想、战术原则等,形成了完整、科学、系统的持久战略思想,对全民族抗战的胜利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以持久抗战战略破敌速战速决之计划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爆发。卢沟桥事变是日本近代以来推行大陆扩张政策的延伸,也是九一八事变后,向华北扩张的重要一步,是有预谋、有计划的行动。卢沟桥事变发生后,日本政府中的多数人主张增兵华北、迅速解决中国问题,也有少数人主张就地解决、维护在华北利益,形成了“扩大派”与“不扩大派”。最终日本政府决定“采取必要措施,立即派兵华北”,以为日本“对抗日运动高涨的中国给予一击,就能打开局面”。11日,日本政府发表《派兵华北的声明》,令国内的三个师团、朝鲜一个师团以及关东军的两个独立混成旅团,开赴华北,扩大战争。

之所以日本决意扩大战争,是因为卢沟桥事变时,中日两国的国力相去甚远。日本早在19世纪末就实现了工业化,成为亚洲唯一的资本主义国家,是世界上屈指可数的强国之一。中国仍然是落后的农业国,是包括日本在内的列强掠夺的对象。中日两国经济社会发展水平的差距,导致军事力量的悬殊。卢沟桥事变时,日军总兵力为“448万1千人,海军舰艇约190余万吨,空军飞机约2700架。而中国陆军兵力为170余万人,海军舰艇不足6万吨,飞机314架”,日本海陆军和海军航空兵,不仅数量上占优,而且装备精良、训练良好,士兵的文化水准、战术理解力、执行力都在中国军队之上。因此,日本自信能迅速解决事变,使中国屈服。

然而,卢沟桥事变后,中国的形势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国共两党都意识到中华民族到了生死存亡的关头,唯有团结一致共御强敌,方能争得自由与尊严。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努力下,国共两党捐弃前嫌,实现了再度合作,制定了持久战抗战战略。抗日持久战略是基于对中日两国国力客观认识、对战争性质和发展理性分析基础上制定的。国共两党都认为,唯有实行持久战,才能消耗敌人的优势,打破其速战速决的计划,扭转战局,驱除强敌于中国。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