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芳霞:走向“社会治理”的“枫桥经验”

卢芳霞:走向“社会治理”的“枫桥经验”

摘要:为了群众、依靠群众,是“枫桥经验”的核心要义,也是“枫桥经验”50多年来历久弥新的关键所在。新时代,要把握好“枫桥经验”的精髓,传承好“枫桥经验”。同时,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推动“枫桥经验”与时俱进,不断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核心阅读

1963年毛泽东亲笔批示向全国推广“枫桥经验”,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又号召全国学习“枫桥经验”。“枫桥经验”在不同历史时期都走出了一条既具有自身特色,又符合中国国情的道路,一直引领着基层社会的治理方向。总结和发扬历史积淀的“枫桥经验”,对于新时代我国社会治理创新特别是推进基层社会治理具有重要意义。

为了群众、依靠群众,是“枫桥经验”的核心要义,也是“枫桥经验”50多年来历久弥新的关键所在。新时代,要把握好“枫桥经验”的精髓,传承好“枫桥经验”。同时,适应社会主要矛盾变化,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推动“枫桥经验”与时俱进,不断焕发新的生机活力。

“枫桥经验”的核心内涵。“枫桥经验”的核心内涵是始终不变的。无论是最初的“枫桥经验”,还是新时期或新时代的“枫桥经验”,其核心内涵就是发动和依靠群众,实现“矛盾不上交”,将问题解决在基层。

1963年10月,毛泽东对“枫桥经验”的第一句肯定性的话是“这叫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1963年11月22日,经验材料报上去后,毛泽东批示“要各地仿效,经过试点,推广去做”。并跟公安部领导谈话“从诸暨的经验看,群众起来之后,做得并不比你们差,并不比你们弱,你们不要忘记动员群众……”

2013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对“枫桥经验”作出重要指示:“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充分认识‘枫桥经验’的重大意义,发扬优良作风,适应时代要求,创新群众工作方法,善于运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解决涉及群众切身利益的矛盾和问题,把‘枫桥经验’坚持好、发展好,把党的群众路线坚持好、贯彻好。”

可见,“枫桥经验”的核心内涵是尊重人民主体地位,发动群众,依靠群众,就地解决矛盾,实现“矛盾不上交”。这是“枫桥经验”的核心价值所在,也是中国转型过程中最需要解决的难题。

内涵是不变的,但方法不断在变。最初是通过“发动和依靠群众”(自治),后来增加了“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法治),现在又“重视发挥道德的教化作用”(德治)解决矛盾,即通过“自治、法治、德治”三治合一的方式解决矛盾,甚至还可以用智能化、专业化的方法解决矛盾。

“枫桥经验”的工作定位。“枫桥经验”历时54年,其工作定位不断在发生变化,从最初的“调和阶级矛盾”的经验——20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维护社会治安”的经验——新世纪“加强社会管理”的经验——新时代“创新社会治理”的经验,在不同历史时期都有着鲜明的工作定位和相应的工作方法。

第一个阶段:调和阶级矛盾(1963—1978)。主要工作定位是“依靠和发动群众,改造‘四类分子’,后来又拓展到就地改造流窜犯,坚持矛盾不上交,就地解决”。

第二个阶段:维护社会治安(1978-2002)。主要工作定位是“夯实基层组织建设,加强群防群治,形成镇村联动的社会治安综合治理经验,有效维护社会安定,就地解决矛盾”。

第三个阶段:加强社会管理(2002—2012)。主要工作定位是“通过平安建设、网格化管理、大调解、信访机制等加强社会管理,整合各类资源,维护社会稳定”。

第四个阶段:创新社会治理(2013—至今)。主要工作定位是“通过基层党建、法治建设、社会组织、村规民约、多元化矛盾纠纷解决机制、‘互联网+’等创新社会治理,从源头上预防矛盾”。

当前“枫桥经验”正处于第四个阶段,其工作定位是创新社会治理,而且重点是创新基层社会治理。“枫桥经验”是非常具有中国特色的基层社会治理经验,我们要给“枫桥经验”注入新时代元素,率先形成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基层社会治理理论体系与实践创新。

“枫桥经验”的工作体系。新时代“枫桥经验”已经超越了原来综治、调解、信访的内容,涵盖基层社会治理的方方面面。但也不宜包罗万象,过度泛化,还是要紧扣“枫桥经验”的核心内涵来部署,并且以项目化的形式来推进。

如今,“枫桥经验”有许多创新项目。如何把它们有逻辑性地串起来成为一个完整的工作体系?笔者认为可以按照“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的逻辑来串联。“四个化”既是治理现代化的基本要义,也是全国社会治安综合治理创新工作会议、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的。所以,我们可以按照这“四个化”率先构建一套成熟的基层社会治理体系,甚至制定成为一套标准体系来加大“枫桥经验”的可复制性、可推广性。

推进基层社会治理社会化。社会化是社会治理的本质属性,也是社会治理跟社会管理的最大区别。因此,社会治理现代化的第一要义是提高社会化程度。“枫桥经验”在社会化方面的创新项目,可以重点从基层党建引领、基层协商民主、社会组织参与、乡贤参事、村规民约、文化道德滋养等方面来推进。

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法治化是社会治理的基本规则,也是一个成熟的现代社会的标志。“枫桥经验”在法治化方面的创新项目,可以重点从法治乡镇(街道)创建、村级法治标准、公民信用体系打造、基层法律服务完善、调解法治化、信访法治化等方面来推进。

推进基层社会治理智能化。智能化是社会治理的技术创新,是有效提高社会治理效率性、精准度的需要。“枫桥经验”在智能化方面的创新项目,可以从“互联网+基层自治”“互联网+矛盾化解”“互联网+公共安全”“互联网+执法司法”“互联网+公共服务”等五大领域来推进“智慧党建、智慧法庭、智慧检务、网上调解、网上信访、网上乡贤、网络社会组织、最多跑一次”等一系列项目。

推进基层社会治理专业化。专业化是社会治理的必然方向。现代社会分工越来越精细化,社会治理也要朝着专业化迈进。“枫桥经验”在专业化方面的创新项目,可以从建设高素质专业社会工作人才队伍、建立专业性调委会、律师参与调解、加强社会心理服务、建立第三方中立评估机制来推进。

责任编辑:佘小莉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