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1】尹钧科:京津冀的山

【2017-01】尹钧科:京津冀的山

摘要:太行山、军都山、燕山山脉是京津冀地区的主要山脉。这三大山脉连为一体,如图一道天然围墙,阻挡着北方的寒流、风沙和游牧民族势力南下。京津冀地区山地环境优美,资源丰富,名胜遍布,具有重大的地理研究价值和历史意义。

在京津冀21.8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太行山、军都山、燕山三大山脉逶迤连绵,雄伟壮观。太行山在南在西,燕山在北在东,居中的军都山如同一位“主人”欢迎“客人”一样,左右手分别拉着燕山和太行山“两位客人”的手,显得关系十分紧密,感情特别深厚。当然,在这三大山脉中还有许多名载史籍的山,《大明一统志》记载顺天府的山名有110个,保定府的山名有48个,真定府的山名有59个,永平府的山名有39个,等等。这些或大或小、或高或低的山连为一体,如同一个巨大的“厂”字或“广”字,呈半环形耸立于京津冀的西部和北部。在太行、军都、燕山三大山脉中,最高峰应是小五台山,海拔2882米,在河北省蔚县东,属太行山山脉。其他海拔在一两千米之上的山峰还有很多,如北京市的东灵山,属太行山脉,海拔2303米;河北省的雾灵山,属燕山山脉,海拔2116米。京津冀的三大山脉,多由沉积岩构成,山中也不乏局部的火成岩山体。这三大山脉山山相连、峰峰相望,错落起伏、气势磅礴。群山之中林木片片,野草丛丛,颇似一位身着绿装的巨人躺卧在那里。峰峦之间涌泉处处、河流条条,狐戏鼠斗、鸦飞鹊叫,具有优美的环境和无限的生机。这三大山脉如同一道天造地设的又高又宽的围墙,阻挡着来自北方的寒流、风沙和游牧民族势力的南下,护卫着京津冀的安全。这三大山脉也阻挡着来自南方的暖湿气流,迫使其携带的水汽化为雨水,更多地降落在京津冀地区。这就是为什么北京山前降雨多于山后的原因。下面试从山前山后、山上山下、山里山外三个视角,说说京津冀的山。

山前山后两番天地共创中华文明

太行山、军都山、燕山的山前山后,是截然不同的两番天地。山前,即太行山以东、军都山和燕山以南,是黄河与海河水系共同冲积而成的华北大平原,坦坦荡荡,一望无际,土肥地沃,人口密集,道路条条,村落点点,是以汉民居多的重要农耕区;而山后则是黄土高原和内蒙古高原。高原上或黄土厚积,沟壑纵横,或草原茫茫,牛马群群,是少数民族居民相对较多的重要农牧区。

太行山、军都山、燕山的山前、山后,虽然地理环境不一样,但五六十万年以来,就不断有古人类在此生息繁衍。最著名的例证就是位处山前的北京市房山区周口店龙骨山山洞里距今约五六十万年前的“北京猿人”,距今约十万年前的“新洞人”和距今约两万年前“山顶洞人”。他们已石化的遗骨和使用的许多打制石器,以及其他动物的大量骨骼化石,有力地证明这里是中华民族最重要的发祥地。在山后,如在山西省的榆社、寿阳、平定、许家窑,在河北省阳原县的泥河湾,内蒙古自治区的赤峰,辽宁省的凌源等地,也都有旧石器时代的文化遗址发现。

当中国历史进入距今约五千年左右的时候,中华民族公认的祖先即黄帝、炎帝与蚩尤等,在军都山山后留下了动人的故事。《史记·五帝本纪》记载:“黄帝者,少典之子,姓公孙,名曰轩辕。”“轩辕之时,神农氏世衰。诸侯相侵伐,暴虐百姓,而神农氏弗能征。……轩辕乃修德振兵,治五气,艺五种,抚万民,度四方,教熊罴貔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蚩尤作乱,不用帝命。于是黄帝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遂擒杀蚩尤。而诸侯咸尊轩辕为天子,代神农氏,是为黄帝。”在这里需要说明,《史记》中所说的“阪泉之野”“涿鹿之野”到底在哪里,古今有不同的说法。我个人认为,今延庆西北部有上、下阪泉村,村北有阪山,上文所说的“阪泉之野”应在这里。唐《括地志》所谓“阪泉今名黄帝泉,在妫州怀戎县(即修官厅水库前的怀来县城,在水库北岸)东五十六里”可证。至于“涿鹿之野”,应在今河北涿鹿县东南之矾山一带,因为这里有涿鹿故城,《水经注》谓“涿鹿东北至上谷城六十里”,上谷城即秦、汉上谷郡城,又名沮阳城,在今官厅水库南之大古城。《括地志》也说“涿鹿故城在妫州东南五十里,本黄帝所都也”。《大明一统志》卷5说:“涿鹿山,在(保安)州城西南九十里,一名独鹿山,涿水出焉。皇帝破蚩尤于涿鹿即此。”清《嘉庆重修一统志》卷40“宣化府三”记载:“今保安州(治所在今河北涿鹿县新保安)东南四十里有土城遗址,制甚宏阔,中有黄帝庙,《明志》谓之轩辕城,即涿鹿城也。”总之,黄帝战炎帝、擒杀蚩尤的历史事件就发生在军都山山后,这里有延庆、怀来、涿鹿盆地,是山后的风水宝地。

在太行山、军都山与燕山山前,自古即有南北向的太行山东麓大道和东西向的军都山南麓大道、燕山南麓大道。其中,连接中原与幽燕地区的太行山东麓大道,后来发展成为今京广铁路和京广高速公路的北段。军都山南麓大道也发展成为今京通铁路的南段,燕山南麓大道则发展成为今京哈铁路的山海关内路段。在这些南北或东西向的交通大道上,随着历史的演进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形成一系列的重要城市。例如,沿太行山东麓大道自南而北有:郑州市、新乡市、鹤壁市、安阳市、邯郸市、邢台市、石家庄市、保定市、涿州市至北京市,其中,除首都北京外,大都是省级和地级城市。沿军都山南麓大道也有昌平、怀柔、密云等区级城市。沿燕山南麓大道则有通州、三河、蓟县、遵化、玉田、丰润、迁西、迁安、滦县、卢龙等区县城市和唐山、秦皇岛等地级城市。这些大、中、小城市好比一颗颗宝贵的珍珠,而这几条山麓大道则好比一条条金线,将这众多的珍珠穿连成串,成为中国地理上很显眼的一大风景。

在太行山、军都山、燕山的山后,虽然没有山前骄人的风景,但是一系列长长的山间盆地也颇引人注目。例如,纵贯山西省中部的晋中盆地,包括大同盆地、代县盆地、太原盆地、运城盆地等。还有斜贯北京市与河北省西北部的延庆—怀来—涿鹿盆地及桑干河谷地等。可以说,这些狭长的小盆地与两侧的山地相比,因水土好、交通畅、人口密、聚落多,是山后的富庶之区,也好比是串串珍珠,星罗棋布,景象万千。

在这里应当特别说一说的是,在太行山、军都山、燕山山前,是汉民族的居住地,其首领先后建立了秦、两汉、魏、晋、隋、唐、两宋以及明等政权,这些朝代乃是中国历史的主体,是光辉灿烂的中华历史文化的主要创造者。而在山后,自古以来多是北方少数民族居住地,早期是匈奴人、鲜卑人,继而先后有契丹人、女真人、蒙古人,后来又有满族人。这些少数民族的首领分别建立了北魏、辽、金、元、清等封建政权,也是中国历史上的重要朝代。其中,北魏与辽、金三朝拥有中国北部广大土地,而元与清则成为中国一统天下的统治者。这些北方少数民族作为中华民族的成员,也为辉煌灿烂的中国历史的发展和文化积淀,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中华历史文化是太行、军都、燕山山前山后的民族共同创造的。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