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党的全面领导 推进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坚持党的全面领导 推进党和国家机构改革

摘要:我国的经济基础经历了从社会主义计划经济向社会主义市场经济转变,再到当前向更加开放的发展转变,上层建筑也随着经济基础不断调整,反映了社会主要矛盾的不断演变,反映了经济社会发展的根本要求。

一、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一场深刻变革

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审议通过了《中共中央关于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决定》和《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方案》,这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总揽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适应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

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党中央部门先后于1982年、1988年、1993年、1999年进行了四次改革,国务院机构先后于1982年、1988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08年、2013年进行了七次改革。通过这几次改革,我国党和国家机构的职能体系完成了从适应计划经济条件向适应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的重大转变。那么为什么还要继续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发布的《关于深化党和国家领导机构改革的决定》给出了答案,那就是要在全面深化改革进程中抓住有利时机,下决心解决党和国家机构设置和职能配置中存在的突出矛盾和问题,包括九个具体方面的问题。通过对党和国家机构设置、职能配置、履职能力架构等进行系统性的调整,可以更好地适应新时代社会主要矛盾重大转化的需要,可以更好地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其根本目的,在于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这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党的十九大报告对深化机构和行政体制改革做出了重要决策部署。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进一步聚焦在“全面深化党和国家机构改革”,这包括深化党中央机构改革(20项)、深化全国人大机构改革(3项)、深化国务院机构改革(23项)、深化全国政协机构改革(3项)、深化行政执法体制改革(5项)、深化跨军地改革(6项)、深化群团组织改革、深化地方机构改革(8大类)等。共计八个方面、六十项重大改革任务。由于广泛涉及党和国务院、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这次党和国家机构改革是十分“全面”的改革;由于在改革中党中央将减少6个部级机构、国务院将减少15个部级机构、全国人大和全国政协将各增加1个专委会,[1]这次改革又是在过去机构改革基础上的进一步“深化”,是21世纪最大规模的一次改革方案及实施计划。

党和国家机构是我们党执政的重要载体,也是上层建筑的组成部分。党和国家机构的改革,按照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论述,就是“改变同生产力发展不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上层建筑,改变一切不适应的管理方式和活动方式和思想方式,因而是一场广泛、深刻的革命”。

二、党和国家机构改革的历程

党政关系一直是我党十分重视的重大实践问题,也是完善国家治理的核心理论课题。这里的“政”是指广义的政府,包括立法行政司法等行使国家权力的所有国家机构。所谓党政关系,就是执政党与国家政权之间的关系。

毛泽东作为中国政党制度和国家制度的缔造者,早就明确提出“党是领导一切的”。1954年9月,毛泽东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式讲话中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1962年1月,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领导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军队和政府。”1966年“文革”开始后不久,全国掀起了“踢开党委闹革命”的浪潮,除野战部队外各级党委陷于瘫痪,基层党组织停止活动,党的领导遭到严重破坏。1969年党的九大,又针对性地提出“整党建党”。1973年12月,毛泽东在主持召开政治局会议时说:“政治局是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这次政治局会议的背景是,毛泽东提出实行八大军区司令员对调,同时,由邓小平同志出任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委员,待到十届二中全会追认。这次政治局会议上毛泽东提出,政治局要议政。军委要议军,不仅要议军,还要议政。当时是“文革”期间,党的领导大大削弱,1973年8月召开党的十大就是为了恢复和保持党的领导。但是在实际中,党领导一切演变成了党包办一切、干预一切,党政不分、以党代政的现象十分普遍。

为消除党政不分的种种弊端,邓小平提出党政分开。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公报指出:“应该在党的一元化领导之下,认真解决党政企不分、以党代政、以政代企的现象”。1980年8月,邓小平在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的讲话,强调解决党政不分、以党代政问题。党的十二大报告指出,要消除权力过分集中、兼职副职过多、机构重叠、职责不明、人浮于事、党政不分等种种弊端,克服官僚主义、提高工作效率。党的十三大报告明确提出实行党政分开,即党政职能分开,党的领导是政治领导,即政治原则、政治方向、重大决策的领导和向国家政权机关推荐重要干部。从党政不分到党政分开,是我们党的领导制度的一项重大改革。然而,邓小平提出的党政分开不是西方国家的“党政分开”,党政分开的出发点和落脚点都是加强和改善党的领导,而不是削弱党的领导。党政分开也不是党与政的绝对分开,而仅是党组织和国家政权在职能上的分开,把行政权、审判权、检察权、自治权等从过去的“党政合一”中分离出来,使各部门各司其职,提高行政效率;党在内政、外交、经济、国防、人事等各个方面重大问题的决策上,仍拥有领导地位。

为进一步加强党政协调、政政协调,我党进一步从党政分开走向党政分工,提出党总揽全局、各方协调的原则。2000年1月,江泽民在中纪委第四次全体会议上指出:中国共产党是领导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事业的核心力量。工农兵学商,党是领导一切的。江泽民提出,要按照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原则,进一步加强和完善党的领导体制,改进党的领导方式和执政方式,既保证党委的领导核心作用,又充分发挥人大、政府、政协以及人民团体和其他方面的职能作用。胡锦涛提出,要坚持发挥党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提高党科学执政、民主执政、依法执政水平,保证党领导人民有效治理国家。

进入新时代,适应新矛盾,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党的全面领导。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最本质的特征是中国共产党领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的最大优势是中国共产党领导,要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必须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自觉维护党中央权威和集中统一领导。提高党把方向、谋大局、定政策、促改革的能力和定力,确保党始终总揽全局、协调各方。2018年2月,党的十九届三中全会明确提出完善坚持党的全面领导的制度,建立健全党对重大工作的领导体制机制。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