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是善身之道

“穷”是善身之道

摘要:曾国藩看重“穷”字原因是不论是不是在官场,“穷”都是“善身”之道。

在官场上,曾国藩深谙明哲保身之道,“穷”字就是一个关键。

因为你肯穷,因为你不贪,就说明你没有太大的野心和欲望,也不会有落人口实的把柄。曾国藩经常自我标榜的一句话就是:“不怕死,不爱钱。”

当年岳飞说过文官不爱钱、武将不怕死,国家就有希望。曾国藩把这话浓缩了一下,既是说给世人听的,同时也是说给咸丰皇帝听的。表明自己只知忠君报国,并没有什么二心。曾国藩在钱上一向非常自律,从来没有什么贪污的把柄给人抓住。

有一次他的四弟曾国潢,因为急用,临时在省城长沙的商号里兑用了二百两银子。借钱要还,没钱还,就想让曾国藩从军饷里挪用二百两银子给他。曾国藩非常生气,回信斩钉截铁地说:“盖凡带勇之人,皆不免稍肥私囊。余不能禁人之不苟取,但求我身不苟取。”(《曾国藩全集·家书》)对于挪用军饷,他明确地说:“余何敢妄取丝毫!”这种挪用公款的事,我曾国藩死也不会做的。

曾国潢因为身体不好,没有出来带兵打仗,就在湖南老家主持家务。这老四跟那个老九曾国荃一样也是个特别贪的家伙。曾国藩的几个弟弟都特别贪,唯独曾国藩一个不贪,这说明曾国藩的优良品质不是遗传基因决定的,纯粹就是他后天对自己修身养性才达到的境界。

曾国藩看重“穷”字原因是不论是不是在官场,“穷”都是“善身”之道。

俗话说,男人有钱就变坏。对男人来说,最危险的两样东西,就是金钱与权力。所谓名利场,只要涉及钱与权的交易,场场都是惊心动魄的危局。“君子喻于义,小人喻于利”,但凡把钱看得重于一切的人,他个人的品质一定有问题。

对于这一点,曾国藩在对孩子的教育中尤其重视。

咸丰六年,曾国藩专门给年仅九岁的小儿子曾纪鸿写了封信,这封信非常有名,向来被人传颂。他开始先夸奖九岁的孩子懂事了,然后就说:“凡人多望子孙为大官,余不愿为大官,但愿为读书明理之君子。勤俭自持,习劳习苦,可以处乐,可以处约,此君子一也。”这就是提出了做君子的理想,而且他对君子的定义就是要会勤俭节约。他最后叮嘱这个才九岁的儿子说:“尔年尚幼,切不可贪爱奢华,不可惯习懒惰。无论大家小家、士农工商,勤苦俭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曾国藩全集·家书》)

“勤苦俭约,未有不兴,骄奢倦怠,未有不败。”这真是一句治世之名言。

可见,作为一代大儒的曾国藩是极为推崇孟子的那句名言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只不过曾国藩的意思的是:穷,能独善其身。

守得住穷,就能保持自身的品质优良。这个标准虽然简单,却很实用。

他在给大儿子曾纪泽的家书中苦口婆心地说:“凡世家子弟,衣食起居无一不与寒士相同,庶几可以成大器。”(《曾国藩全集·家书》)越是富家子弟,越是官宦子弟,越能勤俭自律,越能在物质生活上主动跟贫寒之士一样,这样的孩子将来才有可能成大器。

现在有所谓的“富二代”的问题,其实怎么教育那些“富二代”,答案很简单,“富一代”们,不论你怎么富,也得让你的二代们穷着过。  

(选摘)

(《郦波评说〈曾国藩家训〉》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出版 郦波著)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