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

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

摘要: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既是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最新理论成果,也继承和吸收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蕴含着丰富的中华民族价值共识、精神追求、政治智慧、历史经验,是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精华相融合的最新理论结晶。它是中华民族的灿烂瑰宝,必将在中华民族历史上大放异彩。它还会在党进行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的新征程上不断丰富和发展,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向更高境界。

中国共产党勇于实践斗争、富于理论思维,是个不断创造历史、不断创新理论的马克思主义政党。近百年来,党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奋斗中,始终致力于将马克思主义基本理论与中国革命、建设和改革实践相结合,不断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创立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理论成果。但是,能称得上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性飞跃的并不多。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目前获得越来越多共识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又一次历史性飞跃的伟大理论成果。

一、党的指导思想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性飞跃的标志

为什么党的指导思想称得上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性飞跃的并不多呢?因为这样的理论成果不但要有重大理论创新,而且还要有为人们所公认的具有划时代意义的显著标志,有它的标志性内涵。作为党的指导思想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如果对以往的理论发展达到了新的高度,有鲜明的标志性内涵,那么这样的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成果才能称得上实现了历史性飞跃。

在党的十九大以前,只有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达到了新的高度,成功挑战了不可能,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性飞跃。

毛泽东思想是怎样成功挑战不可能的呢?毛泽东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伟大领袖不是天生的,而是在革命实践中坚持不唯书、不唯上,一切从实际出发的马克思主义思想路线,不断开创中国革命的新局面造就的。在20世纪20年代后期至30年代前期,共产国际对中国革命具有主导性的指导思想就是搞城市工人武装起义,认为在农村搞武装斗争,开辟革命根据地不可能使中国革命取得胜利。当时的党中央根据共产国际指示奉行城市中心论,不断在城市发动武装起义。这是中央犯“左”倾错误的一个重要历史背景。毛泽东没有对共产国际指示和苏联革命经验顶礼膜拜,也没有固执坚持中央和湖南省委决定,在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攻打长沙失利后,径直率领起义队伍上井冈山,开辟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第一个农村革命根据地;随后在创建中央苏区斗争中探索出了“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特色革命道路。这是对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的创造性发展。到了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进一步总结中国革命经验,系统地回答了什么是新民主主义革命,怎样进行新民主主义革命的领导权、动力、对象、性质和前途等一系列重大问题,构建了完整的新民主主义理论体系。它意味着我们党形成了第一个马克思主义中国化伟大理论成果—毛泽东思想。这个伟大成果成功地挑战了共产国际一度认为在农村搞武装斗争,建立革命根据地不可能领导中国革命取得胜利的观点。它的标志性内涵就是“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中国特色革命道路。党的十五大首次认定,毛泽东思想是我们党将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实现第一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

邓小平理论同样成功地实现了挑战不可能。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是党和国家历史发展的重要转折。邓小平作为党的第二代中央领导集体的核心,在总结我国建设社会主义正反两方面经验,借鉴世界社会主义历史经验,在我们党面临着走什么道路、向何处去的艰难抉择时庄严宣告:走自己的道路,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但是,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不少问题在此前并没有完全搞清楚。经过拨乱反正,我们党陆续实现了从以阶级斗争为纲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转变,从僵化半僵化、封闭半封闭到全面改革开放的转变。但这还不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还需要实现从计划经济到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转变。要实现这个转变比较困难,因为长期以来,社会主义被认为只能实行计划经济,这是不可动摇的铁律。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是资产阶级自由化,走资本主义道路。邓小平作为坚持改革开放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总设计师,没有被社会主义只能实行计划经济的紧箍咒束缚住,从1979年到1992年的10多年间他一直思考着这个问题。在1992年南方谈话中他明确指出,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这是对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创造性发展,也是邓小平理论的根本标志。正是在社会主义可以搞市场经济这个理论的指引下,我们国家走上经济社会发展快车道,越来越多的普通百姓开始富起来。也正是由于邓小平理论成功地挑战了社会主义搞市场经济的不可能,还有其他创新理论,形成了比较完整的理论体系。党的十五大将邓小平理论定位为马克思主义同中国实际相结合的第二次历史性飞跃的理论成果。

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怎样实现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又一次历史性飞跃的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了很多治党治国治军的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对党和国家的发展进步都起了重要作用。但是,最具有挑战不可能意义并达到了挑战不可能高度的,是全面从严治党的卓越理论和实践部署。全面从严治党尽管是党的建设问题,但它实质上是挑战了西方发达国家鼓吹的只有实行两党制才能反腐败的所谓“普世”价值论,以及全盘西化论者散播的“反腐党亡,不反腐国亡”的谬论。曾几何时,这种所谓“普世”价值的谬论甚嚣尘上,广为流传。

改革开放以来,不断进行的反腐败斗争尽管取得了许多阶段性成果,但难以遏制的严重腐败问题让全党和全国人民忧心忡忡。2014年10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党的十八大以后,我们面临的反腐败斗争形势复杂严峻,一些领域腐败现象易发多发,一些腐败分子一意孤行,仍然没有收手,甚至变本加厉。从已经查处的案件和掌握的问题线索来看,一些腐败分子胃口之大、贪腐数额之巨、时间之长、情节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有的地方甚至出现了“塌方式腐败”。面对这样严重的情况,两个月后,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提出“全面从严治党”。从此,形成了“四个全面”战略布局。在“四个全面”战略布局中,“全面从严治党”尽管是最后明确的,但却是起决定作用的。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党的建设是贯穿各个领域的,只有把党管好、治好,各项工作才能做好。

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提出的“全面从严治党”战略,能够解决多少年来没有能解决的越来越严重的腐败问题吗?党内外、国内外都在密切关注。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开弓没有回头箭,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是一场输不起的斗争,必须决战决胜。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对这场输不起也绝不能输的“战争”作了周密部署,以猛药去疴、重典治乱的决心,以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勇气,进行自我革命。

首先,在思想理论上创造性地提出了“坚持思想建党和制度治党紧密结合”的新理念,作为自我革命的根本指针。这个新理念是将毛泽东的“思想建党”思想和邓小平的“制度治党、治国”思想结合为一体。在思想建设中,强调用坚定理想信念炼就共产党人的“金刚不坏之身”,做到对党绝对忠诚,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以身许党许国、报党报国。抓制度建设,强调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制定和健全系统完备的法规制度体系,让权力在阳光下运行。两者紧密结合,彻底纠正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的问题。

其次,狠抓思想作风建设,切实进行群众路线、反“四风”和“三严三实”等教育,将集中教育活动和思想教育的常抓、细抓和实抓工作相结合,作为纠正不正之风,密切党和人民群众关系的常态化平台。这里一个核心环节是加强和规范党内政治生活。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严肃党内政治生活、净化党内政治生态,是“保持先进性和纯洁性的重要法宝,是解决党内矛盾和问题的‘金钥匙’,是广大党员、干部锤炼党性的‘大熔炉’,是纯洁党风的‘净化器’”。过去管党治党失之于宽、失之于松、失之于软,一个重要原因就在于没有严肃的党内政治生活,没有严明的纪律规矩。经过几年努力,组织涣散、纪律松弛的宽松软局面有了很大转变,为管党治党走向严紧硬奠定了基础。

再次,以雷霆万钧之势开展反腐败斗争,标本兼治,坚持“打虎”“拍蝇”“猎狐”,全覆盖、零容忍,反腐败斗争压倒性态势已经形成并巩固发展。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人民把权力交给我们,该做的事就要做,该得罪的人就得得罪。不得罪腐败分子,就必然会辜负党、得罪人民。是怕得罪成百上千的腐败分子,还是怕得罪十三亿人民?这是一笔再明白不过的政治账、人心向背的账!“对腐败分子,我们决不能放过去,放过他们就是对人民犯罪、对党不负责任”。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坚持严厉惩治腐败的高压态势不放松,坚决让腐败分子付出代价。短短五年,党领导的反腐败斗争取得显著成效,成功地挑战了西方国家和全盘西化论者认为的中国共产党反对腐败的不可能。

为什么中国共产党能够成功地挑战西方国家和全盘西化论者认为的中国共产党反对腐败的不可能呢?这是因为执政的中国共产党不是西方国家搞政党政治那样有党派私利的政党,而是为实现共产主义的远大理想,践行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宗旨,没有自己特殊利益的政党。中国共产党既要接受党外监督和群众监督,同时还有自我净化、自我批评、自我纠错、自我革命的机制。它所具有的先进性和纯洁性是任何其他政党无法比拟的。腐败现象完全背离中国共产党的宗旨,是与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不相容的。全面从严治党,自我革命,切除毒瘤,是党的先进性和纯洁性使然。既然中国共产党是这样一个始终追求先进性和纯洁性的政党,那么全面从严治党就永远在路上。

从实践看,在宗旨和目标一致的前提下,若对中国共产党的方针政策有不同意见,是党内的,可通过民主集中制来解决;是党外的,则可通过协商民主来解决。因此,在中国只能是中国共产党长期执政。但是,这并非一党独裁,因为还有拥护宪法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其他多党参政,大家共同来把国家建设好、把社会治理好。这就是中国的具体国情,也是新型政党制度的特殊政情。离开这个具体国情和特殊政情来抽象地谈论政党制度,没有任何意义。那种鼓吹只有两党制才能够反腐败的观点,是将中国共产党完全混同于西方国家那种有一党一派私利的资产阶级政党了,这就搞错了对象。因此,我们决不能用西方的政党政治理论来看待中国政治,来认识中国共产党及其创造的新型政党制度。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进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伟大成就证明,中国共产党完全有能力反对腐败;经过反腐败,党焕发出新的强大生机活力。如果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纠正“左”的错误,是党的路线问题的拨乱反正;那么十八大以来反“四风”和反腐败斗争取得的伟大成就,则是党的作风建设的一次拨乱反正。全面从严治党的理论和实践,为中国共产党走出“历史周期率”初步找到了“秘笈”。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怎么创立的?在我国,中国共产党是社会主义各项事业的领导核心,党的建设对各方面建设具有根本指导意义。全面从严治党是场伟大的自我革命,校正了党和国家前进的航向,解决了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带有全局性、根本性、方向性的问题,这就使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能以全新的视野深化对共产党执政规律、社会主义建设规律、人类社会发展规律的认识,从理论和实践结合上系统回答新时代坚持和发展什么样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怎样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重大时代课题的一系列基本问题,从而创立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它将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提到了新的高度,实现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同当代中国实践和时代特征相结合的又一次历史性飞跃。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王梓辰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