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品田:手工生产与生态文明建设(中)

——手工:人性的力量

摘要:手的生存本体的性质是“在我”。“在我”质疑,不只是“手长在我身上”,更要紧的是“手要我来使唤”。“在我”之手使手工劳动人性化,劳动活动一体化于人的生命展开,劳动时空也就是生命的时空。对于手工劳动而言,手在人在,人在手在;手停工停,人歇活歇,一切是同形同步的同在。在手工劳动中,工具和动力、设计和制作等各个劳动要素高度统一于劳动者的生命活动。

Img200818708

吕品田 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研究员、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委员会委员

点击阅读《手工生产与生态文明建设(上)》

点击观看报告

我们再谈手工,手工是一种人性的力量。“在我”之手使手工劳动人性化,劳动活动一体化于人的生命展开,劳动时空也就是生命的时空。因为手在“我”身上长着,手要“我”去运动,所以劳动一开始就是人性化的,人所从事的这种劳动活动和自己的生命过程的展开是一体化的。劳动的时间和空间,就是个人生命展开的时间和空间。对于手工劳动而言,手在哪里就意味着人在哪里,手和身体没有脱节,所以我们总说“人手到了没有”。人手到了,就说明劳动力到了,工人到了,艺术家到了。手在人在,人在手在。手停工就停,如果你的手不干活了,停下来了,说明这个工作停下来了。人歇下来了,活儿也就歇下来了。

如果我们把手工业与大工业生产和自动化、信息化生产进行比较,就会明白其中的含义。大工业生产是“手在人不在”,它是“机器手”。人和手劳动,人的劳动空间和生命空间,一切都是同形同步同在的。在手工劳动中,工具和动力、设计和制作等各个劳动要素和环节高度统一于劳动者的生命活动。工具就是我们的手所把握的工具,动力是人的力气。对于手工劳动来说,工具和动力没有分裂,全部在人一身,不可以被分解。而在大工业生产中,工具是机器,动力是电。

所谓的设计,是设计师、工程师干的活,工程师预先画好蓝图,交给工人去制作;工人在流水线上,按照工程师、设计师预先的规划来进行产品的生产,这是制作。在大工业生产的分工中,设计和制作是分裂的;而在手工制作里,人既是设计者,也是制作者。预先在脑子里规划一个产品,再用手制作出来,这是设计和制作完全一体化于劳动者的生命活动。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