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周年时评征文】外婆的家春秋

【70周年时评征文】外婆的家春秋

外婆出生于上世纪三十年代,已经历过八十多个春秋,对家的涵义理解得十分深刻。她说,家是一个将祖辈和子女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地方,是无论走出多远都一定要回来的地方,是哪怕再穷苦都舍不得放弃的地方,尽管,家的表面只是反映在日常的衣食住行上,但是,这简单的一粥一饭,已然是人生的春秋大业啊!

回想那个特殊的年代,外婆童年时期还是锦衣玉食,因为太公游手好闲,转眼就将家底挥霍一空,后来遭遇天灾,一家人逃难来到异乡,开始新的艰难的生活。外婆成为童养媳之后,受尽了婆婆的刁难和小姑子的挤兑,很多时候,不懂事的小姑子做错了事情,婆婆都会将满腔的怒气发泄到她的身上。婆家家道中落,失去了大宅子,一家人又搬到渔船上,日日夜夜飘荡在水面上,居无定所,三餐不继,双眼看不见可希冀的未来。

在外婆的前半生里,她和外公在一起的日子并不多,因为外公开始是渔民,后来上岸成了货郎,逢年过节都难得回家一次,偌大一个家,都是靠外婆一个人操持着。每每我们晚辈央求她讲一讲年轻时候的事情,她总是不愿意回忆,太公的胡乱挥霍、日本的烧杀抢掠、婆家的刁难刻薄以及骨肉的离乱疏远等等,桩桩件件都苦如黄连。所以,她笑着说:“以前的日子有什么好说的?我们不是越来越好了吗?我年轻的时候,可不敢想现在餐餐鸡鸭鱼肉”。

日子丰衣足食了,外婆还是不忘艰苦奋斗。自打我记事起,印象最深刻的两件事情都和饮食有关。一件就是外婆家的餐桌上几乎没有鱼,那是因为渔船上呆的年岁太久了,他们有点不敢触碰那股鱼腥味;另一件就是,我吃饭的时候洒了饭粒或者留有剩饭,一向和蔼的外公就会严厉地批评我,非看着我吃干净不可。

后来,我和母亲说起这两件事情,母亲沉默了许久,才和我说起了往事。原来,外公当渔民的那些年,家里的饭桌上,每餐仅有一小碗小鱼干,几个孩子都是面黄肌瘦的。后来,外公存了一些钱,回到岸边居住,家里还能吃上一点青菜。上世纪五十年代的自然灾害,全家人靠着挖野菜度日,食不果腹,外婆失去了一个女儿,痛不欲生。时隔不到半个月,我的母亲因为野菜中毒,也差一点夭折了。当时,外婆抱着年幼的女儿,踉踉跄跄地跑了好几家药铺才救回了我的母亲。最为艰难的那几年过去之后,外婆在医院里生下了我的小舅,外公用存了好久的钱去买了一只小母鸡,熬好了浓香的鸡汤让几个大一点的孩子送去医院,虚弱的外婆看着眼前几个眼巴巴垂涎着的孩子,哪里还吃得下去?月子里唯一的一碗鸡汤,被年幼不懂事的孩子们抢着喝得一滴不剩。母亲还感叹和后悔,当时自己过于年幼嘴馋,全然没有顾及身边的产妇更需要滋补身子。

家和万事兴,到了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外婆的儿女们分别成家立业,兢兢业业地在工人岗位上劳作,家里的生活条件也越来越好。功夫不负有心人,外婆早年在天灾里失散的兄弟姐妹也找到了,外婆拿着电话泣不成声,似乎要将自己尝过的苦水全部倾倒出来一般。

外婆的晚年,过得十分滋润,儿女们经常带着她去旅游,平时她就养花种菜,和邻居们拉拉家常,帮忙带带孙子和曾孙。逢年过节,分散在各地的子女们都会拖家带口过来吃团圆饭,一大家子人热热闹闹地庆祝。外婆总是说:“歌曲里都唱着呢,一双筷子轻轻被折断,十双筷子牢牢抱成团。只要一家人紧紧团结在一起,天大的难关,我们都可以闯过去”。所以,外公患癌去世、大舅遭遇车祸、小舅下岗等一连串的事情发生后,这个乐观而倔强的老太太硬是不肯为命运屈服,体面地送走了外公、全心全意照顾大舅直到痊愈、鼓励小舅积极再就业,再一次微笑着站在大家面前。

外婆那一代人,正因为经历过饥饿、贫寒和死别,所以分外珍惜今天的幸福美好生活,他们将勤劳节俭的美德传承给自己的后辈人,就是希望晚辈珍惜当下,不念过去,不畏将来。

人们都说,家是最小国,国是最大家。我们的国家,有千千万万我外婆这样的劳动妇女,她们有着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有着坚韧勤劳的优良品质,骨子里流淌着炎黄子孙“欲与天公试比高”的豪迈血液,她们将自己的全部青春和激情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小家,培养出无愧于时代的接班人来建设祖国大家。春秋四季轮回,外婆的家不仅仅是一个家,更是祖国建设的一块砖瓦,经历着时光的斗转星移,见证着祖国的沧桑巨变,助力着未来的梦想成真!(责编:于川;校对:刘媛)

本文链接:http://www.71.cn/2019/0912/1058699.shtml(转载请保留)

【声明:本文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网立场,仅供参考。】

作者单位:湖北省武汉市江夏区政协

本文系宣讲家网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来源。

网友之家栏目投稿邮箱为:jst71ztz@126.com,欢迎大家踊跃投稿。

欢迎加入网友之家交流5群: 610739169。

责任编辑:于川校对:刘媛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