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文化> 正文

陈华文:非遗视野下的中国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与实践(4)

摘要:保护、传承和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必然前提。在这一背景下,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就成为最重要的保护传承对象,文化生态保护区模式也被进一步开发和运用。浙江师范大学陈华文教授总结自己多年调研结果,从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依据和条件、建设现状、保护实践以及文化生态保护区模式的再思考四个方面,阐述了“非遗视野下的中华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与实践”这一主题。

四、文化生态保护区模式的再思考

关于文化生态保护模式的再思考,完全是我个人的一些想法,主要有以下七个方面:

(一)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需要强化管理与机制建设

目前,文化生态保护区规划编制滞后,工作推进相对迟缓,各种文化形态、自然环境与非遗之间协进式保护缺乏相互关联性,都是因为在生态区建设初始阶段,没有从制度方面建立起一个跨越文化行政职能部门的特别机构,而光靠文化行政部门,对于生态保护区中的文化遗产、自然生态与环境等与非物质文化遗产共生性互为前提和共同传承的保护,是无法做到协同一致的。因此,建立一个具有实体性质的领导机构以及一个具有独立建制的文化生态保护的工作机构就显得特别迫切。

(二)加强保护区不同行政区(县市)的协调工作

这项工作与领导机构的建立有直接关系。目前所建立的生态保护区范围都比较大,有的涉及两个省,而大部分虽然是在一个省区的范围之内,但涉及两个地市以上的行政区划,如何协调这些不同行政区划之间的保护工作,是一个非常棘手的问题。从已经建立的保护区情况来看,条例不一,执行力度不一,方式方法不同,甚至政策上也存在差异性的情况,还是有不同程度的存在。

(三)强化展示场馆、传承场所等建设并制定标准规范

根据《文化部关于加强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的指导意见》,每一个文化生态保护区必须建设一个国有综合性非物质文化遗产展示馆,目的是对文化生态保护区特色鲜明的文化形态和非遗进行综合展示,突出的是展示、宣传与传播的重要性。目前,部分文化生态保护区已经规划在建,部分是原有的展示馆改建,而有的部分则还没有。另外,至于展示场所的建设,没有强制性,也缺乏必要的标准规范。因此,这方面的工作需要进一步加强。

(四)强化非遗核心的项目与传承人保护

文化生态保护区的核心是非遗项目,而非遗项目得以传承的最重要主体是传承人,因此,保护非遗项目与保护非遗传承人,是文化生态保护区最重要的工作。那么接下来要重点推进,我认为主要是:第一,建立文化生态保护非遗项目与传承人保护的规章制度,保证非遗项目与传承人的权益;第二,加大支持与资助力度,保证项目的保护和传承人的有序传承;第三,增加荣誉性激励机制,鼓励传承人授徒传艺,开展传承活动。

(五)加强数字化建设与规范

随着现代技术的进步,数字化保护成为今后非遗保护、保存一种最便捷、最直观、最接近真实的保护方式。作为整体性保护的示范区域,文化生态保护区在数字化保护方面有许多工作可以做:第一,需要引进数字化保护的技术性人才,解决现在生态保护区数字化保护中的短板问题。第二,强制性规定必须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同名官方网站。第三,强制性建立生态保护区综合性数据库。第四,建立数字化保护中心,制订数字化保护条例等,以便规范数字化保护工作的有序开展和协同推进。

(六)加大宣传普及与研究的力度

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必须重视研究工作,同时,加大宣传与普及力度,在政府主导的基础上,让更多的人参与到非物质文化遗产为核心的文化生态区建设与保护中来。这方面就不展开说了。

(七)完善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国家监管机制

国家监管是对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最直接也是最有力的保证,通过国家监管可以达到落实规划实施、保证制度建设、保证资金到位和使用规范、保证非遗保护为核心同时又与物质文化、自然生态环境协同保护等的工作开展,另外,还能及时发现问题,总结经验,对保护工作优秀的保护区进行奖励等。应重点做好以下工作:第一,建立文化部文化生态保护区专家委员会;第二,建立文化生态保护区每年工作总结与汇报制度;第三,建立两年一次的抽检制度;第四,建立五年一轮的建设评估制度。

2018年12月10日公布、2019年3月1日起施行的《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管理办法》中最重要的是,要把国家级文化生态保护区建设成“遗产丰富,氛围深厚,特色鲜明,民众受益”的生态区,坚持“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理念,坚持整体性保护的原则,坚持文化与经济、社会的全面协调可持续发展。这些都是在原来实践基础上的一种总结和发展。特别是“见人见物见生活”的理念,我认为特别重要。也就是说文化生态保护区不仅要保护非遗项目、产品、传承人和受众,更要融入现代生活,符合现代人的审美需求。实际上,这就是把传统的东西融入现代生活中,或是现代生活接受传统技艺,使之成为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另外,从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学理角度,我认为我们还需要做到:第一,必须加强文化多样性、多类型性、多层次性的保护;第二,项目保护需要全面性,历时与共时,仪式和过程,场所与空间,技艺和物品,环境和社会等都需要保护;第三,传承人保护需要多样性,个人、团体、群体等,建立传承人退出机制,津贴机制、奖励激励机制等;第四,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和生态五位一体联动保护。

本质上说,以非遗保护与存续为核心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与实践探索是中国非遗保护的独特实验与工作,它的实践并取得成功,将极大地推动中国非遗保护的创新,形成中国非遗保护的特色,影响中国非遗保护向纵深和整体保护发展,同时,也影响世界其他国家的非遗保护与存续。

近10年来的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与实践探索充分证明,一种创新性的保护方式或途径的形成,必定会存在或多或少的问题及值得我们继续讨论继续实践的工作。尤其是对于存在问题的分析,是今后改进实践或继续推进实践的重要前提。但只要我们持续地进行,随着一些问题的解决,也随着大家对于整体性保护认识的进一步提高,文化生态保护区的建设一定会进入一个良性循环的通道,并使更多的非遗和特色文化,一句话,使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得到全面而鲜活的保存。

(根据宣讲家网报告整理编辑,

未经许可,不得印刷、出版,违者追究法律责任)

责任编辑:赵苇校对:王瑱最后修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