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心讲堂| 心中有标尺 退休献余热

初心讲堂| 心中有标尺 退休献余热

6年前,我光荣退休了,心想,“退休了,总不能在家里等着养老啊,只要我身体还好,就要为社会做点事儿。”几天后,我就加入了大兴区关工委“五老”志愿者团。这个组织完全是自愿参加的,需要有无私奉献的精神。

大兴黄村镇的格林雅苑是个新建的社区,有1100多户人家。社区公共服务设施比较齐全,可是我发现啊,就缺少个儿童书屋。要建书屋,资金可是个大问题,为这事儿,我找到了区关工委周主任。他说,“老弟,你的工作作风我是清楚的,你为这事跑前跑后,这么好的事,咱们一定得办。这么着,我们拿出5万给孩子们买书,不过,场地的事儿你还得找社区商量协调。”

在社区筹建书屋,可不像我去区里“化缘”这么简单。有人说啊,“现在都上网了,你弄个书屋,谁看啊,会不会劳民伤财呀?”还有人说:“你看,现在都在玩手机,谁还看书啊?”看来这思想工作还得做啊,我说:“社会进步了,使用电脑手机方便了,可是许多家长反对孩子们过多地玩手机和电脑,可还没发现那位家长反对孩子读书,这说明书屋有市场。我们从小培养孩子们有个阅读的好习惯,是有利于青少年成长的,读书那可是我们中华民族的美德啊。”经过讨论,社区决定把一个200平方米地方腾出来,建立关爱书屋。

前年夏季,“关爱书屋”在社区落成了。书屋揭牌那天,我把著名作家倪勤、民间收藏家杨景波都请到现场,他们把自己编写的《弯弯的永定河》绘本和青少年读物都带来了,小小关爱书屋的藏书,一下子就超过了3000册。

如今,我们的“关爱书屋”有专人管理了,还与黄村第三小学合办了贯穿全年的阅读汇活动,在暑期还推出了“国学小课堂”,使孩子们的读书和实践活动紧密地结合起来。每当我看到那么多孩子都走进书屋读书,每当我听书屋传出郎朗的读书声,我心里就像那青白皮粉红瓤的大萝卜,那叫一个心里美。

也许您会问我:“老杨,这么大岁数了,您不累呀?”说实话,我乐在其中,因为我心里有个座右铭,这就是“人的生命是有限的,可是为人民服务是无限的,我要把有限的生命投入到无限的为人民服务之中去”。雷锋的这句话就是我心中最高的标尺。

今年是我们国家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可是年初就爆发了新冠疫情,看到那么多人为国出力,我想自己也要为脱贫攻坚决做点儿事。就在防控疫情取得阶段性成果的4月下旬,经与市扶贫支援办公室魏处长联系,我成为市扶贫支援办的志愿者,专门从事文字工作,一干就是三个月。新发地爆发疫情后,我所在的社区成为防控重点,领导劝我,“您就休息吧,别来上班了。”就是这样,我也没有停歇,而是利用网络在家办公。也许有人会问:“你这是为了拿钱吧?”可以告诉您,我是是分文未取。我家住大兴,坐公交地铁,每天往返副中心要四个小时,就是自己开车,也要一个多小时,所有交通费用也都是自己掏腰包。很幸运,作为老党员,我成为了国家脱贫攻坚决战决胜之年的参与者。

我做记者30多年,接触面还算比较宽的,人脉也比较广,我就充分利用这个优势,组织开展了“名人进校园”系列活动,邀请著名法官和律师走进狼垡中学,图文并茂地给师生讲法制课。大家都知道,今天请名人出场,那费用可不是一星半点,然而,当我邀请央广著名主持人高莉来大兴时,人家二话没说,没几天就走进校园,而且一分钱都没要。

2018年,我组织开展了“革命故事进校园”系列活动,邀请黄村镇退休老干部高连发、北京朗诵艺术家张海昌、大兴乡贤孙英才和曲艺表演家刘博如走进校园,给孩子们讲述了毛泽东、红军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英雄的故事。张海昌老师家住亦庄,我说开车接他,他坚持坐公交,当他背着音响设备,满头大汗地走进校园时,师生们被感动了。这些德高望重的老同志声情并茂地讲故事,赢得了师生们的阵阵掌声。

大兴北臧村镇是我的家乡,是生我养我的地方。这些年来,由于拆迁,农民已经陆续搬迁上了楼,不少村庄已经消失。为了挖掘和抢救当地乡土文化,我这个“五老”志愿者,和发小孙英才一起,找到镇党委书记说:“趁着一些老革命还健在,我俩想做点儿采访和文字工作,出本书留给后人。”书记高兴地一拍大腿说:“太好了,这可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啊!我们支持。”两年来,我们先后跑了30多个村,走访了200多位老人,收录了上100个故事,汇编成15万字的故事书,书名叫《那段岁月》。这本书成为当地学校对学生进行爱家乡教育的生动教材。我真的吃了不少苦,受了不少累,但我们为家乡留下珍贵的资料,受苦受累也值得!

去年初春,大兴区关工委2018年度总结表彰大会召开,伴随着阵阵掌声,我获得了“最美五老”奖牌,心里特别激动,因为这个奖项评选在大兴还是第一次,不仅标准要求高,而且还要经过层层筛选和群众投票,最终,我成为全区十位“最美五老”之一。

转眼,我退休已经6年了,这6年来我一天都没有闲着,我不图别的,就是要为社会,为孩子们做点实事。因为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是党员,就不能忘了初心;是党员,就要尽义务;是党员,就要永远为人民服务。

(作者系北京日报社原高级记者 退休干部)

责任编辑:叶其英校对:李天翼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