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英雄的红色人生——记“七一勋章”获得者、原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副司令员王占山

老英雄的红色人生——记“七一勋章”获得者、原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副司令员王占山

王占山,原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副司令员,1929年12月出生,1947年8月入伍,1948年8月入党。先后参加辽沈战役、平津战役、抗美援朝等,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如果把王占山的英雄之旅喻为“红色剧本”,那么可分为上下两集,上集是“为党战斗”,下集是“为党代言”。40年军旅生涯,如雄壮激昂的“交响乐”,高潮迭起;34年离休岁月,是沉潜缓慢的“轻音乐”,波澜不惊。前者像山峰,后者是幽谷;山峰有多高,幽谷就有多深。熟悉他的人无不感佩:“老爷子前半生是英雄,后半生也是英雄!”

英雄风骨——“闹革命不能怕砍头!”

今年6月2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习近平总书记将我党的最高荣誉——“七一勋章”的奖章佩戴在92岁的老英雄王占山胸前。

抚摸着金光璀璨的“七一勋章”,现场聆听着习近平总书记发表的重要讲话,王占山感慨万千:“没想到,这么多年了,党和国家还没有忘记我这个老兵!”那晚,他夜不能寐,思绪回到73年前的那个难忘时刻。

“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1948年8月的一天上午,吉林松原吴家窝堡村,东北野战军二十四师七十一团七连驻地连部,一名大个子战士正在进行庄严的入党宣誓。

宣誓后,领誓的连指导员马占海对这名战士说:“王占山,你刚入伍一年,马上要打恶仗了,成为党的人后,命就交给党了,怕不怕?”

“不怕!党指到哪里,我就打向哪里!”

天天行军打仗的战争年代,没有太多的仪式感,王占山入党时,墙上连一面党旗都没有挂。但从那时起,党的旗帜就深深插在了他的心头。其实,早在10年前,他就认定了这是一支为穷苦百姓撑腰的队伍。

1938年,一队日军扫荡王占山老家河北丰南县,9岁的他看到了魔鬼的狰狞獠牙,5岁的小妹也因遭日寇殴打而死。这一深仇大恨深深锲进王占山全家的骨髓中。为报仇雪恨,父亲王凯担任八路军领导的农会会长,叔叔王彬参加区小队,10岁的王占山加入八路军儿童团站岗放哨。

1946年夏,已是民兵队队长的王占山遭国民党保安队逮捕,在羁押他的牢房中,还有4名八路军战士。第二天,敌人在村里开大会,当着王占山和全村百姓的面,砍下了八路军战士的头颅。

“你这个娃子,还跟八路干不干?”敌人高举的大刀寒气逼人。

王占山将脖子一挺:“干!”

断头台下,母亲冯秀英哭得撕心裂肺,冲上去抱住王占山的脖子,苦苦哀求:“你们杀我吧!别杀我的孩子!”

命悬一线之时,突然传来一阵枪响。八路军游击队来了!保安队见状慌忙应战,现场顿时炸了锅,王占山也趁机摆脱了敌人的控制。

多年后,曾有人问王占山:“刀已架到脖子上,您真就不怕?”老英雄淡然一笑:“锯响就有末儿,闹革命不能怕砍头!”

一个月后,我军部队计划除掉盘踞在丰南县的这支无恶不作的敌军。为了摸清敌军内部情况,需要先抓一个敌人的“舌头”进行盘问。此时,王占山自告奋勇:“请将抓‘舌头’的任务交给我。”随后,他与队友前往镇上商店,伺机行动。很快,一个摇头晃脑的敌人出来了,王占山迅速用自制的木头手枪顶在敌人后腰,敌人吓得魂飞魄散,战战兢兢地走向店后面。这时,王占山的队友用真手枪抵住了敌人的脑门,王占山则趁机将敌人的手枪迅速转移到自己手中。很快,这个“舌头”便乖乖地被押送到团部接受审查,为八路军最终获胜提供了重要情报。

在此役结束后的庆功会上,部队团长说:“此战大胜,王占山不简单。我们不仅给他记大功,还要批准他入伍!”

英雄壮志——“38个窟窿还能活下来!”

旗飘飘、马萧萧,枪在肩、刀在腰。正式披上戎装的王占山,开始追随部队南征北战。

1949年1月15日,在平津战役中,王占山所在连奉命攻打天津海河大桥,此桥因国民党守军重兵把守,固若金汤,故被敌军自诩为“金汤桥”。

战斗开始,冲在最前面的指导员马占海和几名突击队员先后中弹牺牲,近在咫尺的王占山抱着把他“领进党的门”的指导员,心如刀绞。

强忍悲痛,咬牙前行。王占山和突击队员们蛇形迂回,钻到敌人眼皮子底下,接连炸开障碍、轰掉碉堡,最终将红旗插在了“金汤桥”上。经此一役,王占山所在七连的100多名战士只剩24人,落日余晖中,桥下的海河水一片殷红。

随后,军领导在阵地上命名七连为“金汤桥连”,并与24名官兵合影,掌旗者就是王占山。

平津战役后,王占山跟随部队继续南下,相继参加了湘赣、衡宝、两广等战役,他作战勇敢、屡立战功,先后被提拔为班长和排长。

1950年6月,朝鲜战争爆发。1952年10月,王占山跟随中国人民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赴朝作战。

1953年7月,以美军为首的联合国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发起金城战役,向“408.1”“408.2”和“418.1”左侧无名高地进行连续猛烈攻击,王占山所在连很快锐减至76人,连队干部仅剩三排长王占山一人。

“人在阵地在,有进无退、寸土不让!”仅剩的76名战士,在王占山的带领下怒吼着,没有子弹就拿石头砸,一次又一次打退敌人的进攻。

敌人见久攻不下,便封锁交通,我军阵地几乎弹尽粮绝,官兵只能靠喝尿、吃野菜维持生命。

王占山打仗胆子大点子多,他发现敌人晚上不进攻,便带着几名战士爬过战壕,从敌人的尸体上寻找食物和弹药,没想到竟也搜集到不少枪支弹药和压缩干粮,还摸进敌人炊事班背回半袋子大萝卜。有了战利品救急,王占山终于舒了口气。

然而,接下来的4天4夜,王占山所在部队遭遇“硬战”,他与战友共打退敌人38次进攻,歼敌400余人,待兄弟连队前来换防时,全连仅剩不到10人,且都身负重伤。王占山全身布满38个弹孔,其中4处重伤,在野战医院昏迷了几天几夜,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才从鬼门关被拉了回来。

治疗中,军医钦佩地对王占山说:“你命真大,38个窟窿还能活下来!”

战后,王占山被中国人民志愿军总部记一等功,授予“二级战斗英雄”荣誉称号,并荣获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一级国旗勋章”。

英雄本色——“党员要当好党的代言人!”

经历过残酷的战争年代,王占山对共产党员的含义有了更加深刻的体悟。从朝鲜战场归来,他先后担任一三五师司令部参谋,师警卫连连长,一六二师副参谋长、副师长等职,并于1979年9月被任命为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副司令员。职务升迁变动,但共产党员的初心和使命却一直未变。几十年来,王占山在自己的工作岗位上兢兢业业、无私奉献,为当地民兵和预备役后备力量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

1987年,王占山光荣离休,虽然离开了熟悉的战场与军营,但他仍牢牢站立在党员和军人的价值高地,在思想上始终没有离开过他守卫的那片“战场”。

离休后的王占山,开始奔波在“教育战场”。前些年,社会上刮起一股对邱少云、黄继光等革命英雄的恶意抹黑之风。“这是挖我们的‘祖坟’,刨我们的长城啊!”王占山痛心疾首:青少年的精神家园和价值高地,需要有人站出来播火传薪。

为此,王占山致力于传播红色历史,先后担任10多所学校的校外辅导员,并深入学校、部队、少管所、企事业单位等做英模事迹和革命传统教育报告400余场,捐款资助学生20多名,帮助挽救了10多名失足青少年。今年9月1日,他还为当地学校录制了一段“开学第一课”视频,勉励学生好好学习,报效祖国。

离休后,王占山依然严格约束自己与家人,弘扬优良家风,不贪公家一分一毫。

王占山一辈子最看不惯三种人:一是战场上贪生怕死的人;二是工作中投机钻营的人;三是生活里吃党的饭砸党的锅的人。他的儿子王克林说:“父亲是家里的主心骨,他经常给我们提醒、拉袖子,让我们不越雷池半步。”

有一年,王占山所在干休所的一栋楼房要实行老旧小区改造。当时,近20家建筑单位前来报名参加招标。军分区成立了项目考察组,王占山是成员之一。翻阅完建筑单位送来的资料后,考察组认为郑州一家建筑公司优势比较突出,决定前往郑州进行考察。当考察组赶到郑州时,已近中午时分,建筑公司本来打算安排一顿午饭,但王占山却坚决不吃:“咱吃了人家的饭,嘴就短了!”于是,在他的带领下,考察组只是在路边饭馆里按出差标准吃了顿便饭。

除此之外,王占山还将严的作风融入家风,时常告诫子女一切靠自己,公家的光一定不能沾。一次,王克林有急事出门却打不上车,干休所驾驶员见状主动提出送他到汽车站。在此境况下,他想起父亲平日“不能贪公家一分一毫”的话语,思虑片刻后,拒绝了驾驶员的好意:“坐公车是违反规定的,不能坐。”

光阴流逝容颜改,最是风雨见初心。王占山曾在河南省安阳军分区党史学习教育课堂上深情地说:“入党仪式一生一次,思想入党一生一世。党员就要在党言党、在党忧党、在党为党,咱们要共同为党当好‘守门员’!”

从硝烟弥漫的战场到离休后的发挥余热,王占山用自己的无畏与坚守,镌刻出百战英雄的高大身姿,也践行了一名共产党员的铮铮誓言与拳拳初心。

(作者单位:河南省军区政治工作局)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刘佳星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