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是解决老龄问题的基础

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是解决老龄问题的基础

摘要:围绕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老年人力资源开发,过去更多关注的是老年产业的发展问题,但老年人力资源开发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更内含了伦理、法律、社会等诸多问题。

中国不仅是世界上老年人口最多的国家,也是全球人口老龄化速度最快的国家,未来半个世纪,老年人口数量和人口老龄化水平将同步快速推进。根据联合国人口预测方案推算,中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在2034年超过4亿。欧洲国家用100年时间、发展中国家用60年时间达到的老龄化程度,中国只需20年。

在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的同时,高龄老年人口增加将使中国面临的老年人口问题更加突出。根据全国老龄工作委员会办公室预测,到2050年中国高龄老年人口数量将超过1亿。由于中国人口老龄化发生在实行计划生育、独生子女等背景下,因此又具有特殊的复杂性。目前中国家庭趋于核心化和小型化,家庭规模平均只有3.1人,来自民政部的数据显示,目前中国城乡空巢家庭超过50%,部分大中城市达到70%,其中农村留守老年人口约4000万,占农村老年人口的37%。此外,与西方发达国家不同,中国人口老龄化进程与城市化、工业化以及经济发展程度不同步,社会物质财富积累和精神文明程度、养老服务体系、社会保障水平还远没有准备好,即“未富先老”。

可以说,中国人口老龄化呈现出速度快、空巢化、“未富先老”等特点,将使中国遭遇人口结构失衡、劳动力供给减少、赡养老年人口增多、中青年人口负担加重的危机,并引发多种社会问题。

关于人口老龄化和老年人口的问题,我们要注意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思考:一是面对人口老龄化速度加快是否可以通过生育政策调整来降低老年人口比重。在中国生育文化发生较大变化的背景下,即便实施“单独两孩”乃至未来“全面放开两孩”的生育政策,但这一政策在稀释老年人口比重方面到底能发挥多大作用仍然存在较大变数。二是现在的“四二一”家庭结构会不会影响老年人口的供养问题,由于中国社会保障制度的滞后和公共政策的不足,老年人口的养老、医疗、长期照料等一系列问题均考验着中国家庭的代际关系和代际稳定。三是对于老年人口绝对数量的增加在处于发展阶段的经济水平上所产生的压力认识不足。面对快速的人口老龄化,中国在养老、医疗、长期照料服务和公共资源分配等社会管理和社会政策体系还处在“未备先老”状态,这一定程度上将对中国未来经济发展、社会进步和政治稳定形成巨大压力。四是老年人力资源的开发利用、老年人口的再就业与现实已经存在的就业压力之间的矛盾如何妥善处理和协调。五是如何建立和形成一套符合中国国情的多层次的社会保障体系,解决养老保障的滞后问题。

2013年《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快建立社会养老服务体系和发展老年服务产业。”这反映出人口老龄化问题已经受到高度关注。老龄社会将遭遇养老、医疗、长期照料等多种困境,但如果用一种更加积极和具有建设性的态度来认识老龄社会,老年人力资源开发则是其中的核心问题,并成为解决其他人口老龄化问题的基础和条件。

围绕人口老龄化背景下的老年人力资源开发,过去更多关注的是老年产业的发展问题,但老年人力资源开发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问题,更内含了伦理、法律、社会等诸多问题。因此,当前针对老年人力资源开发尚须关注以下问题:

一是文化困境:“歧视—尊重”的文化悖论。由于儒家文化“尊老”传统的影响,老年人口作为一个社会群体在人类学和社会学意义上出现“歧视—尊重”的悖论。其体现在:一方面,儒家文化提倡的“敬老尊老”传统渗透在中国日常代际回馈模式中,要求为老年人口提供安享晚年的保障条件;另一方面,工业文明对农业文明的碾压导致传统文化对老年人口的崇拜与敬仰弱化甚至消失,随着人类文明的进步,社会反而固定了“老化”的边界,老年群体被视为静态的、需要帮助的、不具生产力的依赖人口。这是传统文化与社会大众以年龄作为划界并以此对老年群体进行的一种负面形塑,老年歧视使老年人口在社会上处于一个劣势地位。

二是政策困境:老年政策的限制性和滞后性。社会政策是国家为解决社会问题以实现公正、福利等特定社会目标而制定的,中国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政策从一开始就具有强烈的限制性和滞后性。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政策的“限制性”主要表现在政策法规的制定和执行过程中,采用限定性的语言按照年龄、性别等指标对老年人口进行识别,老年人口积累的阅历与价值被赋予落后、撤退的标签。老年人力资源开发政策的滞后性则是指老年政策的统一性和延续性,缺乏老年人力资源开发的战略性长远发展规划以及相配套的政策、措施和支持系统。

三是市场困境:现代化劳动市场的排斥。工业化和现代化进程中的信息化、网络化提供的信息和咨询手段对老年人口而言相对陌生,家庭核心化、微型化导致可以直接提供“文化反哺”的孩子也不在身边,“数字鸿沟”在老年群体体现得非常明显,老年人口在传统社会通过时间周期的延长而积累的经验、技能价值大幅下降甚至毫无用处,这成为实现老年人力资源进入全球劳动市场的主要阻碍之一。

四是代际困境:代际之间就业机会“挤压”。在教育得到普及和人力资本收益较高的情况下,延长受教育年限已成为普遍选择,劳动年龄人口进入劳动力市场的时间不断延迟,加之人口预期寿命大幅增加,如果退休年龄保持不变,这无异“挤压”劳动年龄人口的工作时间长度。然而,中国目前并没有出现大规模、大范围的劳动力短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者唐钧认为,中国每年新增劳动力在2000万人左右,每年新增岗位只有1000万个左右,在新增岗位中,有30%是老年人口退休让出来的位置,在中国当前就业形势严峻和劳动力市场规范性有待加强的背景下,延迟退休年龄或许会给劳动适龄人口就业带来某些不利的影响。因此,目前及未来一段时期内中国还不具备全面延长退休年龄的条件,可考虑逐步调整延长退休年龄的时间长度和就业领域范围。

(作者:全国政协常委、副秘书长)

责任编辑:郑瑜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