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医院”生存发展之困

摘要:外资独资医院试点政策的出台,只是打开了“洋医院”来华发展的第一道门。“洋医院”如何生存,取得长远发展,仍面临许多“水土不服”的难言之隐。

“政策虽好配套实施须到位”

深圳希玛林顺潮眼科医院是我国首家港资独资医院,属于眼科二级全科医院,从申请到正式运营耗时超过两年。“由于内地没有眼科医院的验收标准,广东省卫计委不得不联合相关人员临时制定一套眼科医院评定标准。”该院院长林顺潮说,“香港审批非常简单,只要去工商部门登记就可以开业了。”

“和睦家医院当时办证,需要通过很多部门,盖了近百个公章才办成。”广东省医师协会终身名誉会长、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王智琼说,虽然现在部分审批权下放到省、市,但程序仍然繁琐,再加上外籍人员到国内办理,不了解中国的行政部门,就更不容易,建议成立相应的中介组织,也可以委托医院协会协助支持外资独资来华办医。

进口医疗设备和药品的审批手续也有待进一步简化。香港大学深圳医院院长邓惠琼表示,该院部分高精尖设备仍需要采用进口产品,但在审批方面需要耗费较长时间。特别是大型医疗设备使用需要相关牌照,而设备和牌照不能同时到位也影响医院业务开展。“如医院临床肿瘤中心,已经购买的直线加速器将于2014年12月份到位,但相关牌照涉及多个政府部门办理,最快于2015年4月份才能够下达,影响服务开展。”

%29GL{PHZTE{]ZMJLMD1PJ6

(图片:甘肃省第三方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工作人员讲解患者权益维护的相关政策。)

邓惠琼诉苦道,因临床需要,医院常常需要使用一些香港药品,以改善治疗效果,但其中部分药品尚未在国内注册,没有获得《进口药品注册证》,只能望“药”兴叹。林顺潮介绍说,在香港,只要某一类药品被两个国家使用,香港医生就可以直接开进处方,而内地药品进口后还必须经过实验室实验、临床实验两个环节,耗时短则两三年,长则六七年,新药也就变成旧药。

厦门长庚医院总执行长刘智纲说:“正是由于审批环节过多,关税较高,同样的设备,在台湾20万元,在大陆买就要六七十万元,贵两三倍,药也是贵两三倍,但看病收费却比台湾便宜。”林顺潮说:“内地收费是香港收费的50%到70%,但成本却更高,譬如白内障人工晶体,印度是500元,香港要1000元,而内地却要2000元。”

记者调查还了解到,根据我国相关规定,手术范围与医院等级挂钩,只有二级甲等医院才有资格开展甲、乙、丙、丁四级手术,这意味着一些外资医院即使具备开展各类手术的医生团队,但由于医院规模等硬件达不到相应级别,也无法开展相关诊疗科目。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