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限号”能逆转飙升的离婚率吗?

“限号”能逆转飙升的离婚率吗?

摘要:隔靴搔痒地拯救离婚率,是危险而低效的。婚姻的保质期,并不会因为没有了离婚办事处就当真“百年好合”,同样,哪怕一闪念就能方便快捷地离婚,也未必能拆散得了两情相悦的关系。公权操的心,还是恪守边界、勿要捞过界为好。

日前,陆续有市民报料,想在广州天河区办理离婚,至少要等一个月。想在海珠区办理离婚,也要等上半个月,最快到7月17日才能办理。莫非近期离婚率连年飙升,民政部门悄悄对离婚登记“限号”?事实上,因为办理量大,而又人手不足,要离婚也不太容易。(7月9日《广州日报》)

主动限号也好、被动延期也罢,离婚不易,确实给了当事人“多一段”的冷静期。这不免让人想起近日民政部发布的《2014年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2014年全国共依法办理离婚登记363.7万对。数据显示,2003年以来,我国离婚率已连续12年呈递增状态。甚至有专家称,社交类APP微信、陌陌的繁盛,成了婚姻新杀手。婚外情太容易、离婚程序太容易,看起来,好像是成了现代婚姻关系不太稳定的“大敌”。

稳固的婚姻关系,历来被国人看的特别重,是所谓“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婚”。事实上,传统的社会结构中,婚姻状况确实也是重要的变量。十来年,中国离婚率飙升,但结婚的也并不少。2014年,全国共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306.7万对。离婚率高了,未必就是婚姻与爱情的一曲挽歌。一方面,它是一个时代价值选择的大势所趋。比如“法国结婚率降至战后最低水平”、“韩结婚率创历史新低、女子初婚年龄29.8岁”等新闻也不少,晚婚晚育、离婚或不结婚的现象,在国际社会也一样是共性的现象。另一方面,别人的离婚,跟自己的婚姻与爱情,其实也没有多大关系。时下的离婚率是高了,但并不能反证三妻四妾或父母之命的年代,男女婚姻就是最纯最美的爱情。想明白了,不将就自己的人生,离婚证又不是道德污点证明,有什么可怕的呢?社交类APP增加的是婚姻的变数,这就像古代亡国与祸水红颜之间的牵强逻辑一样,其实,变幻的是人心,与工具有多大关系呢?

想明白这些,就无须在离婚程序上设坎纠结。此前,某城市流传着婚姻登记处“最美红娘”的故事:说9年间,当事人以“打印机坏了”、“网络故障”等善意谎言,挽救了500余对濒临破裂的婚姻。这样的传奇,契合目的正义。但,为了不让当事人离婚而虚与委蛇,究竟是怎样的善意呢?如果这样的行为是值得褒奖的,那么,法院也可以因“打印机坏了”、“网络故障”等拒绝立案,大家坐下来再谈谈,也许就省得法庭上见?

这份初心,弥足可贵。只不过,用错了地方。公共服务部门,就是为公民提供服务的,尽可能让想离婚的顺利离婚,这是法不容辞的义务。真要劝其不离婚,不妨把工作做在当事人走进婚姻登记处之前。离婚的程序正义,就应该凑齐人手、理性处置。不管是怎样的情由,“限号”离婚,不仅违规,而且涉嫌侵权。

隔靴搔痒地拯救离婚率,是危险而低效的。婚姻的保质期,并不会因为没有了离婚办事处就当真“百年好合”,同样,哪怕一闪念就能方便快捷地离婚,也未必能拆散得了两情相悦的关系。公权操的心,还是恪守边界、勿要捞过界为好。

责任编辑:郭浩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