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时期我国应急管理工作的重点

“十三五”时期我国应急管理工作的重点

核心提示:在总体国家安全框架之下,进一步理顺各方参与防恐反恐的统一领导、协同应对和力量调度机制。构建“大反恐”部门格局,解决部门之间的交流障碍,必要时可考虑整合现有机构,使各方参与者形成整体合力。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关键转型期。按照近年来的公共安全趋势,未来五至十年,我国面临的国内外安全环境将更加严峻,突发事件应急管理将进入事态多样多发、影响更大更广、处置更难更复杂的阶段。在总结我国十余年来应急管理取得巨大成就的同时,有必要结合当前公共安全的形势变化,对“十三五”时期甚至更长一段时间内应急管理工作的重点进行梳理。

未来面临的公共安全形势

突发事件复合型、极端化、小概率特点凸显。随着我国工业化发展进程的加快,各类自然、技术、经济及社会风险交织交错,突发事件处置关联性增强,各类极端小概率事件时有发生。近年来国内外重特大突发事件频发,凸显出现代工业社会的脆弱性。这些极端事件的发生预示着未来我们面临的突发事件形态可能会愈发复杂化和极端化。一起事件的发生往往成为另一起事件的诱因,各种灾难类型叠加,事件处置超出常规应急预案所能应对的范畴,不同部门需要通力合作,人力物力投入需要统筹协调,事件恢复难度显著增加。

城镇化进程加快对城市公共基础设施的安全要求显著提升。根据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到2020年要实现常住人口城镇化率60%左右,实现1亿左右农业转移人口和其他常住人口在城镇落户的目标。城镇人口分布和产业活动将更加集中,对公共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依存度将明显增强。暴雨、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和各类事故灾难对生产生活的威胁度也将明显增加。各种立体交通、地下管网、高层建筑、油气运输管线等重大基础设施的风险防范将成为新型城镇化进程中的重要先导性、基础性工作。2008年的南方低温雨雪灾害,暴露出输电网络、公共交通、城市管网等基础设施承灾能力不足,城市运行系统从灾害中快速恢复的抗逆力欠缺;2013年的“11·22”中石化东黄输油管道泄漏爆炸事故,暴露出前期城市规划和公共基础设施建设中存在缺乏统一规划、施工建设混乱的突出问题。这些问题预示着未来新型城镇化推进进程中的防灾减灾工作任重而道远。

暴力恐怖活动影响范围更广,防恐反恐压力更大。近年来,国内反恐形势日趋严峻,尤其是以“东突”为代表的暴力恐怖势力在新疆和内地制造了多起暴恐案件,对公共安全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从“10·28”金水桥事件、昆明“3·01”暴恐事件开始,暴力恐怖案件呈现出从边疆向内地蔓延的趋势。近期在沈阳、石家庄、温州等城市连续破获几起暴恐分子的破坏活动,说明今后内地城市面临的恐怖袭击风险正在增大。同时,从全球范围看,国际恐怖活动呈现频率反弹、地域扩大的总体趋势。“伊斯兰国”去年以来异军突起,参与其中的“东突”恐怖分子回流给国内安全带来严峻挑战。随着未来“一带一路”战略构想的逐步落实,应高度警惕和防范沿途处于“不稳定之弧”国家的“输入型”恐怖活动对国内安全带来的威胁。

突发事件的国际溢出效应凸显。随着全球一体化进程的加剧,各国间的政治经济活动和民间往来更加密切、人员流动更加频繁,特别是一些非常规重大突发事件的影响早已跨越国界,需要各国通力合作协同应对。一方面,国际输入型、波及型突发事件对我公共安全的影响不容小觑。例如,抗击甲型H1N1流感病毒、埃博拉病毒、韩国MERS疫情等,国家层面均提前做好防控,避免了疫情传入和扩大化。再如,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给我国和周边地区都带来了一定程度的威胁,东亚各国纷纷进行海洋环境污染监测,严阵以待,我国还全面加强了对在运行核电设施的安全监管,并暂停了核电项目的审批。另一方面,随着我国走出去战略的进一步落实,很多中资企业和国内公众在国外的各类活动越来越受到各类突发事件的影响。如何确保国有资产安全和国民人身安全,成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涉外型突发事件应对处置中的首要考虑因素。近年来的利比亚撤侨、也门撤侨、马航客机MH370失联等事件的处置,都凸显出“国外出事,国内应急”的重要性。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