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小平关于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思考

邓小平关于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思考

核心提示:邓小平同志在思考和解决农村改革和发展问题的过程中,经常闪耀出辩证思维的光辉。他既把能否调动农民积极性、增加农民收入作为衡量农业改革政策成功与否的重要标准,又强调农业改革和发展的长期目标即实现农业现代化;既为包产到户保驾护航,又强调集体经济的方向性;既强调农业改革和发展“第一个飞跃”即家庭联产承包责任的必要性和长期性,又思考“第二个飞跃”即发展集体经济的必然性和艰巨性。

农村改革和发展问题是改革开放以来邓小平同志始终关注和思考的一个事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全局的重大问题。他关于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方向、步骤、依靠力量、实现途径等问题的思考和阐述,指导和推动着农村改革和发展的实践。

关于农村改革、发展的主要观点

改革之初,他强调农业要工业化。1975年,邓小平同志复出,主持中央工作,开始全面整顿。当时,全党面临的任务是,到二十世纪末要把我国建设成具有现代农业、现代工业、现代国防和现代科学技术的社会主义强国。邓小平同志清醒地认识到“四个现代化,比较起来,更加费劲的是农业现代化”。对于如何实现现代农业,邓小平同志有着深入的思考。他说:“中国农村的发展道路不仅是农、林、牧、副、渔,还要搞工业。只有这样,才能增加收入,才能适应农业机械化的需要。真正的社会主义道路就是要逐步缩小城乡差别,只知道种粮食、搞副业是不够的。”

1978年4月30日,邓小平同志在同胡乔木同志、邓力群同志、于光远同志谈论《贯彻执行按劳分配的社会主义原则》的修改意见时再次强调了农业工业化问题。他指出:“要把农业发展起来,需要很多方面配合。现在我们一些同志的脑子里,总以为只要有了农业机械化就行了。其实,搞现代化农业,需要各方面的配合,交通运输、化学工业、电力水利事业等等都要配合上去,畜牧业也要发展。农产品增加了,就跟着发展各种农产品的现代化加工工业。从科学方面来说,要发展农业,需要有生物学的发展,气象学的发展,土壤学的发展,遗传学的发展。总之,农业要工业化才行。”此后,在同地方负责人的多次谈话中,他都强调“农业最终是要工业化的”,并指出:“所谓农业走工业化道路,就是本身要搞很多新的行业。”

改革伊始,邓小平同志支持包产到户。长期以来,人们习惯于把“包产到户”与“分田单干”、与走资本主义道路之间画上等号。20世纪70年代末,一些农民在饥饿的逼迫下,再次搞起了包产到户。在当时《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明确规定“不许包产到户,不许分田单干”的情况下,此举无疑是石破天惊的创举,引发全国上上下下的思考和争论。邓小平同志作为党和国家领导人,一直密切地关注着农村的改革和发展。他从发展农业生产、增加农民收入出发肯定了当时兴起的包产到户、包干到户。1980年4月2日,邓小平同志在同中央负责人谈到农业问题时,明确表示要放宽政策,允许包产到组、包产到人。他说:“这个不用怕,这不会影响我们制度的社会主义性质。在这个问题上要解放思想,不要怕。”

根据邓小平同志的谈话精神,1980年9月,中共中央召开了各省市区第一书记座谈会,专门讨论农业生产责任制问题。接着,从1982年至1986年,中共中央连续颁布了5个中央1号文件,继续放宽政策,搞活农村经济,推进农村改革,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地位不断得到巩固。

80年代中期,他开始强调农村改革的方向是集体经济。早在1980年5月,邓小平同志同胡乔木同志、邓力群同志谈话时,针对有人认为实行包产到户会影响集体经济的顾虑,邓小平同志指出:“我看这种担心是不必要的。我们总的方向是发展集体经济。”

随着包产到户的推行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地位的逐步确立,农户经济不断兴盛,集体经济逐渐淡出;一些农村个人主义抬头,存在违法经营等现象。邓小平同志敏锐地认识到集体经济的优越性和必要性,多次强调农村改革的方向性,试图纠正农村改革中出现的偏离集体经济轨道的行为。比如,1984年3月14日,在与胡乔木同志、邓力群同志谈话时,邓小平同志再次强调,集体经济是我国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总方向,他说:“在农村,我们终归还是要让农民搞集体经济。”1985年11月24日,同薄一波同志谈话时,他再次指出:“将来还是要引导到集体经济,最终要引导到集体经济。”

90年代初期,他提出并重申农业改革和发展的“两个飞跃”。1990年3月3日,邓小平同志在同江泽民同志、杨尚昆同志、李鹏同志等谈话时正式提出了我国农村改革和发展的“两个飞跃”思想。他说:“中国社会主义农业的改革和发展,从长远的观点看,要有两个飞跃。第一个飞跃,是废除人民公社,实行家庭联产承包为主的责任制。这是一个很大的前进,要长期坚持不变。第二个飞跃,是适应科学种田和生产社会化的需要,发展适度规模经营,发展集体经济。这是又一个很大的前进,当然这是很长的过程。”两年之后,在审阅中共十四大报告稿时,他又强调和重申了“两个飞跃”思想。“两个飞跃”思想是邓小平同志根据我国国情和广大农村的实际情况,对我国农村改革和发展的方向、步骤、路径、必要条件等基本问题进行深入思考而得出的重要结论。这一思想不仅坚持了历史唯物主义基本原理,而且深刻揭示了我国农村改革和发展的规律,对我国农村改革和发展具有深远的指导意义。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