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区主战 锻造面向未来的胜战之师

战区主战 锻造面向未来的胜战之师

摘要:“战区主战,就要一切工作聚焦打仗,一切资源倾向打仗,一门心思琢磨打仗。”北部战区领导态度坚决地提出,启动战略作战研究、组织联合训练等重点工作,从根本上去行政化、去建设职能、去和平思维,把提高作战指挥能力作为根本目的。

这是一个载入军史的春天,这是一个开新图强的起点。

2016年2月1日,习主席向五大战区授予军旗并发布训令。走过31年历史的原七大军区撤销,人民军队阔步迈进战区时代。

从军区到战区,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带来的却是我军领导指挥体制的历史性嬗变、结构性重塑、革命性新生。

在北部战区,一场弥漫着“硝烟味”的会议正在召开。

身穿陆军、海军、空军各色迷彩服的某局机关干部,正对着大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工作,反复修改计划,仔细推敲预案。经过与实战对表,果断砍掉了6项偏离打仗的工作计划。

“成立一个新的部门容易,但改变原有的惯性思维和工作方式不容易。”该局领导告诉记者,一些人在筹划工作时,不自觉又陷入惯性思维,总想组织观摩活动、大抓管理工作等。

立起主战导向,首先要理清职能使命。针对一些同志存在的“干什么”“怎么干”“从何干起”等模糊认识,战区组织机关干部深刻查摆自己思维理念、工作模式、能力素质与新体制新岗位不相适应的具体问题,激发大家干事创业、履职尽责的热情和动力。

“战区主战,就要一切工作聚焦打仗,一切资源倾向打仗,一门心思琢磨打仗。”北部战区领导态度坚决地提出,启动战略作战研究、组织联合训练等重点工作,从根本上去行政化、去建设职能、去和平思维,把提高作战指挥能力作为根本目的。

如果单纯从战区架构成立上讲,只能说实现“形”上的合编,当战区真正成为各军种的指挥机构时,才能说从“神”上真正实现融合。

“战区作为主战机构、指挥机构,核心在指挥、关键在联合。”战区成立以来,他们探索实践联合指挥运行模式、信息流程,实际编组联合任务部队、联合保障要素,组织战役集训暨指挥所演习和联合战役实兵演习,在联合指挥、联合行动、联合保障上积累了初步经验,较好防止和克服了“形联神不联”“表联里不联”“力联心不联”等问题,推动战区部队联合作战能力生成提高。

翻阅战区联合作战指挥培训教案,记者惊喜地看到,培训一改以往模块积木式、拼盘式的作业编组方式,采取军种混编、专业互补等方法,将战区军种融入战区指挥体系,跨军地、跨领域一体联动联合组织演练。有的时候,一个编组10多人分别来自战区机关和4个军种,切实做到以体系深度联合促进指挥一体融合。

在此基础上,该战区还建立起“值班轮换、交接班、重大情况研判、应急处突研练”等5大类10多项制度机制,探索规范日交班、周交班实施流程,有效强化了联合意识,促进了深度融合。

前不久,记者在战区联合作战指挥中心观摩了一场不明空情处置指挥演练。

偌大的电子屏上,实时边海空情不断变化,各个席位上的值班员按职责分工处理情况,就像企业的流水作业线,各司其职,环环相扣;指挥员综合态势,定下作战决心,先后下达数道指令,整个流程指挥高效,处置得当,干净利落。

战区成立后,联战联训实现了“版本”升级,呼唤更多新型联合指挥人才。无论来自于哪个军种、哪级部门,无论将官还是校尉,记者采访中,听到的频率最高的关键词就是“本领恐慌”。

“战区作为指挥打仗的核心机构,人员素质决定未来作战行动成败,每项任务、每个岗位都至关重要。”北部战区把提高联合作战综合素质作为培养人才的重中之重来抓,明确提出考核不过关不发“上岗证”,能力不过线不拿“指挥棒”。截至目前,367名军以上领导和机关干部拿到联合指挥上岗“资格证”。

他们还着眼“把战区建设成为培养联合指挥人才的大学校”的目标,制定了长远人才发展规划,运用路线图方法、工程化思路,对照联合作战指挥人才素质标准逐个衡量,制定《联合作战指挥人才建设3年规划》。抓专业骨干培训,“到上级机关找一点、到军种单位借一点、到机关院校专业单位挖一点”;抓指挥人才培养,“值班人员人人练、机关分队周周学、指挥编组月月演”……

“战区成立一年多的时间,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是指挥流程优化、联合思维建立、指挥能力提升等方面仍任重道远。”采访临近结束,一名战区领导告诉记者,下一步,他们将一如既往牢记使命重托,聚焦主业主责,狠抓练兵备战。

责任编辑:王梓辰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