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最美书屋”现盗版书是爱不是害

曝“最美书屋”现盗版书是爱不是害

摘要:“最美书屋”不可能完美无缺,但也真的不必去文过饰非。所谓“满是盗版书”的惊人之语,不妨视作是爆料者的“爱之愈深,批之愈狠”。毕竟,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有人看到瑕疵并直言不讳地及时提醒,这就是一种爱书、爱书屋的实诚表现。

曾入选“世界最美18座书屋”的篱苑书屋,近日因微信公号“做書”一篇题为《满是盗版书也能当最美图书馆,篱苑书屋打了所有读书人的脸》的文章,再次成为舆论的焦点。该文称,“中国最美图书馆,接受读者捐赠几年后,竟然满屋都是盗版书!”书屋负责人回应,此前从没意识到书屋会出现盗版书。

博尔赫斯曾经说过:我心里一直在暗暗设想,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位于北京郊区怀柔小镇的篱苑书屋,背山面水,景色清幽,让书屋本身与自然环境浑然一体。书屋自2011年底建成后,便成了游客及村民的免费阅览空间,同时亦是人们相互交流的一处清舍雅苑。而现在,突闻“最美书屋”被指现大量盗版书,不少网友“爱屋及乌”,更多是持宽容体谅之意。

微信公号所指的“最美书屋”现盗版书并非妄言,例如封面与内页印有不同出版社的《白鹿原》,一个并不存在的“世界文学出版社”出版的《余秋雨精品集》《郭敬明精品集》等系列丛书。然而,网友们的主动为书屋“开脱”,要说也不是纯属狡辩:一则,篱苑书屋是个公益性的场所,只给看书,并不售书;再则,对于外界捐赠来的图书,管理书屋的志愿者们,不太可能细致到一本本地去鉴证是不是正版。但即便如此,我认为书虫们还是应该想到,有人揭“最美书屋”存在盗版书,其本意未必是害。

我们知道,篱苑书屋虽然存在于山谷之中,但随着知名度不断提升,如今书屋的服务范围完全不受到地域局限,除了服务于当地社区,也服务着周边城市及越来越多的外地游客。可以说,正是因为“最美书屋”美名远扬,才顺带让爆料者“蹭了些热度”。只是,对于“蹭关注”,不必动辄“以最大恶意”来揣测其背后的用心。

曝“最美书屋”现盗版书是爱不是害。从珍惜羽毛的角度来说,盛名之下的篱苑书屋,自然需要从内到位,不断做到品牌和形象的精雕细琢;而就具体的图书管理,虽然我们可以相信,每个捐书的人都是带着公益心而来,公益书屋也须坚决支持正版,但有人捐了盗版书,终究是种美中不足,而闻过则喜地迅速作出弥补,方能折射书屋的“最美”品质。

值得一提的是,尽管公号文章只凭私下打探,就直接称“篱苑书屋满是盗版书”的言论或显轻率,但书屋方面并未讳疾忌医,认为此事能让大家更加关注“盗版书”的问题。

“最美书屋”不可能完美无缺,但也真的不必去文过饰非。所谓“满是盗版书”的惊人之语,不妨视作是爆料者的“爱之愈深,批之愈狠”。毕竟,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有人看到瑕疵并直言不讳地及时提醒,这就是一种爱书、爱书屋的实诚表现。

责任编辑:刘宇同校对:郭浩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