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握历史性机遇 建设新时代的现代化经济体系

摘要:《政府工作报告》把“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作为坚持工作总基调的重点之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深刻把握当前的国际国内环境、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握新时代、新机遇,大力推进科技、文化、制度多方面创新,努力建设创新强国。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是党的十九大提出的重大战略任务。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在“2018年经济社会发展总体要求和政策取向”中,把“围绕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促进经济结构优化升级”作为坚持工作总基调的重点之一。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深刻把握当前的国际国内环境、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把握新时代、新机遇,大力推进科技、文化、制度多方面创新,努力建设创新强国。

一、当前的国际和国内环境

当前,经济全球化在艰难中前行。主要存在三个突出问题:

一是,缺少增长动力。全球增长动能不足,难以支撑世界经济持续稳定增长。这次经济复苏是世界历史上最缓慢的一次。2009年以来,全球人均GDP年均增速仅有1.1%,为1990年以来最低。与此同时,新工业革命向前发展,但却出现全球劳动生产率减速的趋势。根据国际清算银行的数据,2015年全球劳动生产率增速只有10年前的7成,主要发达国家只有10年前的3成,2017年,全球经济出现全面复苏态势,并且复苏基础遍及各种经济体,但仍然存在较长期的风险。美国是市场经济最成熟、宏观监控能力最强的国家,它的创新能力、法治能力以及人才的能力都是最强的,但是在1990年以来的开放期内,它的高技术制造业比率持续下降,大搞金融、房地产、建筑。从2000年以来美国专利商标局发布的数据看,美国所有技术领域的发明专利申请增长率大幅下降。美国最好的加州理工博士、麻省理工博士不愿意去高新技术制造业,不愿意去搞创新,而愿意去华尔街,因为华尔街带来的收益远高于高科技、远高于搞技术创新,以至于美国经济一步一步地走向了空心化、泡沫化、虚拟化。

二是,全球治理供给不足。存在着三大难题。第一,如何消除全球治理存在的赤字,有效提高全球治理水平的难题;第二,推动全球治理民主化,改变全球治理长期由少数发达国家主导,不能体现广大发展中国家的诉求与全球经济格局变化的难题;第三,如何解决全球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发展缺位”、有效推进落后国家发展的难题。目前,这“三大难题”不但没有得到缓解,反而越来越严重。美国综合实力最强,却不愿意担当大国对全球的责任,大搞贸易保护主义、民粹主义、孤立主义,欧盟则深陷英国“脱欧”、民粹政治、保护主义泥潭。

三是,世界发展失衡。1990年以来,发达国家普遍陷入“有增长、无发展”的困境。1%的金融寡头获得了最大的增长红利,99%的民众承担了科技泡沫、金融、楼市泡沫破灭的代价。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深受1990年以来全球化伴随的两场大的泡沫经济之苦,还不得不承受金融危机后美、日、欧先后采取的各种类型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外溢性负面影响,以及近年来发达国家退出量化宽松、加息、减税、缩表等宏观政策调整的代价。在缺少良治的世界里,最容易被忽视的是弱势人群、弱势地区、弱势国家。2016年的“G20”杭州峰会,中国为世界贡献了三个重要议题。第一个是发展的主题,将那些被边缘化的人群、地区和国家的发展放到全球治理舞台来讨论、来关注、来解决。第二个是把联合国2030年议程——全球脱贫的执行和实施,摆在全球治理的重要的议题上。第三个把撒哈拉以南沙漠世界最贫困国家、最不发达国家的工业化问题摆上全球治理的重要议题。

历史上,人类社会曾经历过三种类型的全球化。第一种是基于自然的全球化,如地理大发现、古代丝绸之路等标志性跨境交往活动,推动人类社会跨境活动的普遍开展。这一类型的全球化充满了曲折、反复和冲突。第二种是工业化、现代化以来的全球化,也就是基于西方规则的全球化。第三种是基于开放包容的全球化,这种新型全球化正在逐步替代传统标准意义上的全球化,建立基于规则多极、开放包容、创新驱动、绿色低碳的全球治理新体系。

第二种类型的全球化一共有三次:1870—1913年,创立了国际金本位制度和自由贸易制度;1950—1973年,建立布雷顿森林体系和贸易自由化便利化体系,关税及贸易总协定(GATT)后来发展为世界贸易组织(WTO);1990年以来,建立了全球综合物流革命和供应链管理体系。但是,它的每一个开放期都很难持续较长的时间,在第一个开放期的后期发生了两次世界大战和美国经济大萧条,第二个开放期内发生了两次石油危机和全球经济滞涨,第三个开放期内,2008年发生了国际金融危机。2009年以来是全球化的间歇期。其中,人们不难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那些推动开放期的国家,最后都成了贸易保护主义的主力,这次英国脱欧,有52%的人投票,认为开放损害英国的利益。1870—1913年,英国推动全球开放,但是这一时期的后期,英国却从推动自由贸易转向保护贸易。一个重要原因是发生了第二次产业革命,出现了内燃机、电动机、电灯、电话等资本密集型产业和技术。英国曾凭借第一次工业革命技术和产业,打遍天下无敌手,但它完全无视新工业革命的到来,仅想凭借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技术和实力醉心于构建“日不落”的大英帝国,因而在第二次工业革命面前很难与美国和德国竞争。现在美国特朗普总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买美国货”、“用美国人”、“美国优先”。如果全世界都学习美国,买本国货,用本国人,这个全球开放期就终结了,全球就很可能出现冲突加剧和风险失控的局面。

责任编辑:李贤博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