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迎建

刘迎建

摘要:对于汉王的将来,刘迎建有很多的想法:做核心、做应用、做扩散,继续在手写、语音、OCR等核心技术领域加大研发力度,加快技术升级步伐,做好技术的产品化以及扩大技术应用领域,推进汉字识别产业的发展,为推进中国信息化产业的发展做贡献……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汉王自身的技术优势和特色来做,“专注电脑中国特色”的经营理念永远不会改变。

汉王科技公司总裁刘迎建,国内第一套“联机手写汉字识别在线装置”的发明者,1993年注册成立北京汉王科技有限公司,专注于手写、语音、OCR、指纹、虹膜等模式识别技术的研究和推广。2002年初,汉王科技的形变连笔手写识别系统获得了国家最高科技大奖--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汉王科技也因此成为名扬神州的当代“汉字之王”。

从“又白又专”到“军中爱迪生”

汉字是中华民族的象征,亦是华夏文明的摇篮。然而,计算机的出现,却向这古老的信息载体--汉字敲起了警钟。随着信息化日益成为社会发展的必然趋势,如何将方方正正的汉字输入计算机这一大难题令多少中国人竞折腰。五笔输入、拼音输入等方法层出不穷,但它们却有着一个共同的弱点--采用这些输入法就意味着彻底抛弃了中国人沿袭了数千年的一边思考、一边手写记录信息的传统。

这一问题早在上个世纪70年代末就引起了中国有关部门的重视,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也因此率先进行了“文字字符识别”技术的研究与开发。

然而,此时的刘迎建还仅仅只是绿色军营中一名普通的兵。那时莫说解决汉字输入法这个难题,就连计算机是何许东西,他还完全不清楚。但这个十几岁小兵身上此时已显露出来的那份不安分、思进取的性格特点却使人们看到了他日后在那场“万码奔腾”似的技术开发竞争中后来居上的原因所在。

刘迎建从小就是一个爱读书、好思考的孩子,那些中外古今英雄人物的传记更使他爱不释手,百读不厌。读完这些书,刘迎建就立志自己日后也一定要像书中的人物那样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但生不逢时的他刚刚步入少年就赶上了“文革”,读书无门只得投笔从戎。1968年,15岁的刘迎建参军进了部队。

在部队里不管训练多紧张,也不管是当猪倌、炊事员还是话务兵,刘迎建都没有丢掉他手不释卷的好习惯,以至于被部队里的战友说成是“不务正业、有野心”、“又白又专”的书呆子。对于这些风言风语,刘迎建不为所动,依旧我行我素。

在总参某部当通讯兵的时候,由于部队间的通讯均需以密码的方式进行,刘迎建与战友们必须熟记很多密码,而且密码本还要定期更新,工作十分辛苦。于是,他开始萌发了研制自动中文密码翻译机的想法,即在密码机中存放一套密码本,向密码机输入电报内容再由密码机自动翻译成密码,部队更换密码本时,只需将密码机中的密码本取出即可。虽然当时的条件还不允许刘迎建把自己的想法付诸于实践,但这个念头却像一粒种子埋在了他的心里,为他日后的科研工作打下了伏笔。

1978年,在部队里埋头苦读了整整10年的刘迎建终于有了用武之地。这一年中国高考制度改革,部队院校第一次向全军招生。带着自己未圆的读书梦,刘迎建以西北地区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南京通信工程学院计算机系。在那里他生平第一次见到了那个让他从此难分难舍的神秘匣子--计算机。

在学校,刘迎建设计出了自己的第一套计算机汉字编码输入方案,但他的这一方案并没有解决当时众多方案中所有的一个通病--需要复杂的学习记忆,一般人不易掌握。能否有一种让普通通讯兵都可使用的汉字输入方式呢?如果用中国人习惯的手写方式输入汉字,那么所有受过识字、写字教育的人都可使用。身为军人的刘迎建仍然把自己的理想定位在为战友们解决现实困难。他万万没有想到,他当时的这一思考最终会为推进中国的社会信息化进程、在现代信息社会继承和发扬汉字文明起到巨大的促进作用。

大学毕业后,刘迎建被分配到总参通信部第三团程控站担任助理工程师。刚刚充电归来的他将学到的电脑知识应用到实践中,勤勉工作,业余时间则继续埋头于自己的技术革新。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他便研究成功了《手键信号分析系统》,并荣获全军科技成果三等奖。之后他的另一项研究成果《报务模拟训练系统》也获得了全军模拟器材三等奖,刘迎建因此而赢得了“军中爱迪生”的雅号。

十年磨一“笔”

1984年,刘迎建和一位战友闲聊,那位战友抱怨说:“五笔字型的字根太难背,敲打电脑键盘也别扭”。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刘迎建暗想自己不也是经历过这样的阶段吗?能不能把所有学电脑的人从记字根的烦恼中解脱出来,研制一支电脑写字笔?于是,刘迎建开始打起了电脑键盘的主意。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人们通过键盘来使用电脑,而键盘的布局和人的思维定式都是西方化和专业化的。对于东方人,尤其是非电脑专业的东方人要接受键盘输入总要迈一个很高的门槛。如果能按照中国人的习惯将键盘变成可以在上面写字的写字板,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无数次的思考、演算、操作……1985年,在既没有研究方法和程序的积累,又没有实验样本和实验数据可供参考的情况下,刘迎建率先解决了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的硬件--手写板,并编写出手迹识别软件。接着又实验了多种识别方法,提出了笔划--整字识别的两层识别模型。

在整个调试阶段,刘迎建取得了当时部队领导的鼎力支持,抽调了一个排的战士进行汉字写法收集、汉字写法分类和识别率测试工作。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终于获得了成功,由刘迎建研发的“联机手写汉字识别在线装置”成了国内首创,并在1986年获得了国家发明专利。

1987年,刘迎建被中科院自动化所破格录取为在职博士研究生。1988年他提出了笔段排序方法,在国际上第一次彻底解决了笔顺不限识别问题,同时开发出笔顺不限识别的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三版,获军队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随后又进一步提出了笔段--笔划--字根--整字4层模型,还提出了基于语义句法的模糊属性自动识别方法、识别字根与整字,这一研究成果获中科院首届院长奖学金特别奖。

此后,刘迎建又向更难的脱机手写汉字识别领域发起了冲击。他向国家“863”计划专家组提出了“样本收集--方法研究--系统实现”的三级研究开发线路,在业界第一个把样本收集整理提到了重要地位,对促进中国脱机手写汉字识别的研究开发起到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他随后提出的语义句法模式识别与神经网络相结合,数字驱动与概念驱动相结合的识别理论及识别系统,达到了当时的最高识别率,被专家认定具有国际先进水平,该成果获1992年度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从1991年起,刘迎建又开始了印刷体汉字识别的研究,涉足了汉字识别的所有领域。1992年,印刷体汉字识别系统第一版、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4版、脱机手写汉字识别第一版参加了同年6月举行的“863全国汉字识别、语音识别评测会”,均获得了第一名,从而奠定了刘迎建的研究成果在全国汉字识别研究领域的领先地位。

刘迎建现在回首当年那段历史,对培养了自己的部队充满了感激之情。因为在他的研究之初也正是国际上兴起手写识别技术研究热潮之时,包括APPLE、IBM、COMPAQ、AST等许多巨头都已涉足其中。“我的研究之所以能够如此顺利展开,离不开部队在科研经费和人员安排上对我的理解和支持。”

但是由于手写技术更大的应用市场不在军队,为了更快、更好地将手写识别技术推向更广阔的市场,1995年8月刘迎建被特批转业到中国科学院自动化研究所任研究员,从此结束了他整整27年的军旅生涯。

携“笔”从商 妙笔生“财”

从技术的角度来说,此时的刘迎建绝对是功成名就,但他并没有满足于作一名纯粹的科研人员。为什么不让技术变成产品走向市场呢?过了一段时间,刘迎建得知,基于他的手写技术生产的手写输入产品已经从台湾流传到了香港,销路非常火爆。刘迎建突然意识到,如果不占领内地市场,他花费多年心血研究的成果就将成为别人的产品!

“创新精神是企业的生命,不也是一个科研人员的立业之本吗?技术光靠研究是不成的,最后还是一个市场化的过程,否则,科研成果只能锁进保险柜。技术要转换成应用,这样才能造福于社会和人民。这个转变不只是对自己,对整个手写技术的发展来说都将是一个转折。技术创新与应用创新是企业的生存之本,因此科研与生产经营结合、技术与市场应用结合,是一个企业与一项技术发展的必由之路。”

刘迎建苦苦思索了两个昼夜,终于痛下了决心--走出平静的研究室,站到市场经济的风头浪尖上去闯闯!

1993年,刘迎建带头组建了汉王公司。公司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推出了自己的一系列产品--电脑手写笔、汉王OCR、触摸屏等等。刘迎建暗下决心:既然自己是国内汉字识别行业的开创者,做企业也要做成行业的老大,为继承和发扬有着几千年历史的汉字文明作出自己的贡献。出于这一想法,刘迎建为公司取名“汉王”,意思是“汉字之王”,并将“专注电脑中国特色”定为企业的经营理念。刘迎建对此的解释是,希望汉王的汉字识别技术能为继承和发扬汉字文明做点贡献;在中国的IT企业大多不掌握核心技术,没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情况下,希望汉王能在这些方面有所突破,为中国信息产业的发展闯出一条新路子,为中国的社会信息化进程出把力。

从此,刘迎建就走上了一条一手抓科研一手抓生产的发展道路。1994至1995年,他带领公司的研究人员又完成了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6版的研究工作,其识别核心采用了大量新技术、新思想,在保持手写汉字识别技术一贯笔顺不限的基础上,工整楷书识别率得到大幅提高,同时使识别既不受笔顺限制又能以连笔书写方式识别一笔书写的汉字,这亦是联机手写识别技术的一个新突破。

1997年,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7版研发成功。这一版本的推出,开创了手写识别技术的多个第一:第一个采用了识别核心可选择技术;第一个设置了多用户使用概念,在连笔字的识别功能方面更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1997年9月,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8版问世,1998年3月又升级为8.1版,与此同时,汉王的OCR技术也已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能识别报刊、杂志、书籍、文件、手稿等各类文字信息,成为当时市场上唯一实用化的手写文稿扫描识别系统。

1997年12月8日,对于刘迎建来说是个毕生难忘的日子。那天在陕西电视台卫视频道演播大厅进行了一场键盘输入与手写输入的大比拼:十几台电脑摆放于荧屏前,一边是专门花钱在当地邀请的专业打字员,一边是现场抽取的准备进行手写输入的普通观众,台下端坐着公证人员和现场来宾、观众……这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电脑擂台大战,向传统的电脑键盘输入发起猛烈冲击的就是刘迎建的汉王笔。

随着裁判员的一声“开始”,键盘敲击声像美妙的音乐,声声撞击着观众的心扉。几位从未捣鼓过电脑的现场观众,正握着手中的“笔”,按照中国人传统的写字方式,在自己的写字板上书写着。7分钟后,一位观众率先完成了规定的书写任务,紧接着另外几名手写输入的参赛者也都在8分钟之内全部搞定,比专业打字员们都快。差错率前者1.2%,后者2.3%,

中国人发明的手写笔战胜了老外发明的输入键盘!正在现场的刘迎建脑门上,汗像雨点似地往下落。尽管他对自己发明的产品胸有成竹,但毕竟是面对无数的电视观众。“老刘,你成功了!”刘迎建听到朋友们的祝贺声,泪水夺眶而出。为了这“成功”二字,他付出了10多年的心血啊。

1998年12月,刘迎建在北京燕郊开发区建起了全球最大的电脑笔生产基地,注册资金3000万元,占地面积130多亩,是世界上第一大手写板生产厂家,在技术上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填补了我国不能生产手写板、数字板和绘画板的空白。

20001年7月,汉王科技又推出了手写识别系统第10版,其中“行草王”及“大字符集”两大技术核心,使得汉王手写识别产品能完全识别手写行草体汉字,并且能识别国家GBK汉字标准字库中的所有27000个汉字,使手写输入真正达到了轻松自如的境地,同时也进一步巩固了汉王在同业中的技术领先地位。

凭着这自己雄厚的技术研发实力,汉王的产品化工作也是硕果累累:汉王手写笔、汉王听写、汉王读写听、汉王OCR录入工厂、汉王触摸屏,几乎涉及了非键盘汉字输入的所有领域,甚至还开发出了日、韩文手写识别产品。

由于科研成果居于国际领先水平,汉王受到了国内外同行的极大关注,同时也受到了国家领导人及有关政府部门的高度评价。

敢与巨人扳手腕

虽然说在刘迎建的努力下,汉王的手写识别技术一直处于飞快的发展期,为汉王以后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但在1998年之前,汉王的日子过得并不是那么滋润。因为整个计算机汉字手写识别市场长期处于“潜伏期”,虽然在市场教育方面付出了巨大的努力,但汉王在市场开拓上并没有取得预想的成绩,公司规模也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为此,当时还有媒体称汉王为“中关村里长不大的孩子”。

一个个春天的离去几乎带走了所有人的期望,但刘迎建从来就没有泄过气,对于“长不大的孩子”他始终有着自己独到的见解:“是孩子,总会长大!关键是要看孩子是否长成一个健康强壮的人!早期成长的规律性与严谨性对孩子的成长是至关重要的!”了解市场的广阔前景,了解汉王在技术、产品上的优势的刘迎建在大家都心存疑虑的时刻仍然信心十足。

如何将技术优势转化为市场胜势,成了那时的刘迎建及汉王公司上下思考的最重要的问题。刘迎建是个务实的人,他义无反顾地选择了利用汉王的技术优势开展技术授权这一出路。

汉王的这个做法既为自己解决了原始资金积累问题,又扩大了手写识别的影响力。1995年,汉王的第5、6代产品与INTEL上海公司合作时,INTEL就曾一次性向汉王提供了25万美元的研究经费。意想不到的是,汉王的手写识别技术及其技术授权,甚至为掌上电脑业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由于PDA的体积太小、存储空间有限,采用键盘输入的方式显然不现实,手写识别系统占用的存储空间很小,而且识别字数多,识别率高,完全符合PDA的需求。同时PDA的升级换代也往往取决于手写技术的发展,比如“连笔王”、“行草王”等等。如今,商务通、快易通、名人、联想、台湾神宝、好易通等主流PDA产品都是采用汉王的手写输入识别技术,汉王也因此被誉为PDA市场的“幕后英雄”。除了掌上电脑之外,联想、金长城、金恒生等国内许多知名品牌的电脑产品也都在使用汉王的手写识别技术。

1998年12月及2001年6月,汉王科技前后两次将自己最新的手写识别技术授权给微软公司Windows CE中文版、Pocket PC中文版使用,这是手持计算机环境中人机交互核心部件首次采用中国软件技术成就,同时也充分体现了软件巨头对汉王的肯定和认可。刘迎建说,接下来汉王的技术授权还将向手机等领域延伸,技术授权也就成为汉王最稳定的资金来源之一。

但是汉王的技术授权并不与自己做大手写识别市场的努力相冲突,因为在刘迎建的坚持下,汉王在授权时始终坚持以下原则:一是必须有比较适当的价格;二是不能用于做单纯的手写产品,即便要做,也不能在中国做,不许蚕食汉王目前的市场。

事实上,汉王制定这一规定,并不是害怕竞争。刘迎建不止一次地在公共场合说过,汉王欢迎竞争,但必须是理性的合法的竞争。他还说过“三个必须”,即市场要做大,必须要有投入,必须要有竞争,必须要有取舍。

在汉王的成长史上,1997年与摩托罗拉间展开的一场“殊死之战”至今被刘迎建所津津乐道。

那年春天,摩托罗拉挟“慧笔”早已铺天盖地的广告开路大举进军中国市场。当时“慧笔”的技术并不比汉王差,而摩托罗拉在市场组织明显要好于汉王。“当时真有点窒息的感觉。”刘迎建说,“挑战并非来自外部,关键是自己的取舍,临时去提高产品的技术水平显然不可能,那样汉王将永远步别人后尘。”

后来,刘迎建听说IBM开发有语音识别技术,于是连续跑了三趟IBM研究所,最后花40万美元买下了当时的IBM Viavoice语音识别技术,与汉王的手写识别产品捆绑与“慧笔”展开竞争,同时在全国30多个大中城市进行演示发布活动,同时举行汉字输入比赛,让键盘输入与非键盘输入用户比赛。这一招顿时造成了相当规模的轰动效应,不利局面也迅速得到了扭转。一个月以后,汉王最新的手写输入版本问世,技术上也超越了“慧笔”,市场主动权已是牢牢在握。当时的一家媒体评价说,摩托罗拉在上面大做广告,得名;汉王在下面拼命卖产品,得利,“汉王笔”与“慧笔”一仗,让汉王名扬天下。

时至今日,虽然摩托罗拉的“慧笔”早以销声匿迹,但刘迎建仍然十分怀念那段日子,他说,虽然“慧笔”最终失败了,但他的出现,促进了手写识别技术的进步,而“慧笔”铺天盖地的广告宣传再加上汉王与“慧笔”的战争吸引了更多人的关注,扩大了手写市场的影响力。

刘迎建欢迎竞争,但坚决反对不正当竞争,这一点从汉王与“邻居”微软的恩怨中就能看清楚。

几年前,当外界传闻微软将在WINDOWS CE中文版中捆绑手写识别技术时,汉王就是最坚决的反对者之一,甚至表示为此不惜“到法庭上见”。后来,微软放弃了捆绑计划,以购买技术授权的方式使用了汉王的技术,此事才不了了之。2000年初,微软公司还专门针对汉王发表了一个解释性的声明,表示自己新的软件平台中将不捆绑手写识别软件。

刘迎建认为微软的捆绑是个大问题,他说:“汉王对于真正的公平竞争,可以说是打遍天下无敌手,外星人来了也不怕!但微软与别的企业不同,它的视窗及办公平台软件具有全球性的垄断力,汉王在技术上可与任何人竞争,但面对捆绑,我们不能坐视不管。”“我们最反对的就是垄断行为,这不仅在中国,就是在经济自由化的美国,微软的这种垄断行为也要受到方方面面的抵制和制裁。当然企业要发展,最关键的还要靠自己,汉王的识别技术一直处于绝对的领先地位,这是我最欣慰的。我们要战胜垄断行为,一是靠法制,再就是自己在技术上的实力。”

汉王的努力没有白费,原微软中国区总裁高群耀在一次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中国软件企业很多,但真正敢和微软“闹”的也只有汉王、金山、红旗3家。

刘迎建虽然反对垄断,但他同样不十分赞成民族产业的说法,他说:“你打进来,我走出去这都很正常,只要有实力,只要你不搞非市场行为,不搞垄断,我们就举双手欢迎国外高科技。”

其实,汉王面对的并不仅仅是摩托罗拉、微软等国际IT巨头,随着手写识别市场的不断发展,手写笔市场上的其他品牌也不断冒出,台湾的蒙恬、清华紫光、大恒等企业都能算是经验丰富的老将。刘迎建为此很是高兴,他认为,一来这说明手写市场前景广阔,要不别人进来干嘛?二来也只有参与的人多了,市场才能迅速做大,只有整个市场的蛋糕做大了,作为市场老大的汉王才能分到更多的蛋糕。三来参加游戏的人多了,才能促进技术的进步。

永远也解不开的创新情结

作为一个技术出身的企业经营者,刘迎建对于技术研发工作有着超乎想象的热情,而与摩托罗拉、微软的竞争更让他坚定了走技术创新、自己掌握核心技术之路的决心。刘迎建不爱热闹,也一直远离镁光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有两句话,一是高科技,一是核心技术。事实上这也正是汉王科技的立身之本。虽然现在的刘迎建已经是公司总裁,更多地承担着经营管理的任务,并且从汉王手写技术的第9版起就不再从事一线的技术研究工作,但他依然自豪于自己的技术人员身份。一说起“我是以技术起家的,从联机手写汉字识别系统第1版到第8版,所有的核心源程序都是我参与编写的,虽然有别人的意见,但我是‘掌刀人’!”他就容光焕发。

纵观汉王的历代科技成果不难发现,从最早的手写汉字识别系统,到后来的汉王OCR,再到如今的汉王名片通、汉王e风电脑电话,核心技术都是汉王自己开发的。“做别人做过的东西没劲。”刘迎建对产品开发有个基本的原则,“凡是别人碗里的东西汉王决不去分一杯羹,我们历来的经验就是各做各的,彼此分工,INTEL做芯片,微软做操作系统,而汉王就做模式识别,大家都搞创新,虽然难度很大,但对企业发展有利。”

“唉呀,大陆高科技呀!”汉王的产品在香港展出时,一位港商赞叹说。刘迎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常会模仿着说一遍,此时的他脸上有掩饰不住的骄傲。

“我感觉国内的一些公司,从来不做创新,他们的理念似乎是人多的地方安全,一个新产品别人做得差不多了才去跟风,我们不,别人做过的事情我们不做,人少的地方风景好。”刘迎建不喜欢没有创新性的企业,他的这一性格在目前中国的IT业显得格外地突兀。

曾经有人问刘迎建为什么对“创新”二字情有独钟,他会告诉你,他从小就想当发明家,满脑子的幻想,儿子小的时候他晚上给儿子讲故事,全是自己编的,他甚至开玩笑说,只要有合适的接班人,55岁时一定退休,退休后去写科幻小说。

其实听多了刘迎建的谦虚之言,你才会发现,正是因为自信,所以才不用咄咄逼人;正是因为立志创新,所以才不轻易走别人的老路,刘迎建的自信恰恰是来自于他的实力。

立志于技术创新甚至使刘迎建丧失了众多的“发财”机会,当他的手写识别技术刚成熟时,就有一家PDA公司希望以300万美元的高价买断,当即被他否决。几年后,又有一家PDA公司向他提出合作生产PDA产品,结果同样被否决,原因只有一个,买断会妨碍手写识别技术的进步,如今,当初的两家PDA企业都已经成了本行业的巨无霸,刘迎建一点也不后悔。

自1998年以来,中国的软件企业日子过得并不好,出现了全行业整体滑坡的现象,但1998年却偏偏成了汉王的幸运年。从那年开始,汉王进入了一个高速的发展期,当年汉王的营业额增长数倍。1999年取得的成就更为显耀,以至于刘迎建在2000初的代理商大会上说出了“扩大了销售,培养了队伍,提升了品牌,稳定了渠道,战胜了对手,加强了开发,拓展了制造。”的总结词,作为一个企业来说,还有什么比这更好的结局呢?

汉王的这一结局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他重视了渠道的建设工作。1997年与摩托罗拉“慧笔”的一仗,让汉王人认清了渠道的重要性,也是从那一年开始,汉王在全国除西藏外的30个省市自治区建立了自己的分公司,发展了数以千计的代理商。这一庞大的销售网络,为汉王此后连续几年取得销售佳绩立下了汗马功劳。据了解,在中国的软件业中,具有如此完善销售网络的只有汉王、用友等极少数企业。

汉王日子过得滋润的另一个表现就是新产品层出不穷,手写笔类的大将军、大司马、中书令、小画童、挑战者;汉王OCR新世纪版、OCR录入工厂、汉王名片通、汉王票据识别系统、用于交通管理的汉王眼、世界上第一台数字化电话机--汉王e风电脑电话等。从中我们可以看到,如今的汉王已经不再把目光只盯在手写笔这一有限市场,而更加注重围绕手写识别这一技术核心,开发各类行业应用产品,走多元化发展之路。

乘着这阵东风,刘迎建又开始了企业内部的改制工作,经过一年多的努力,汉王终于完成了产权明晰工作,“这是汉王二次腾飞的基础。”刘迎建事后表示。随后,刘迎建又将汉王原有的8大事业部组合成智能业务、数码业务、应用集成、生物特征识别4大业务群组,使公司内部结构更加科学化、合理化,更符合现代企业制度的要求,同时也为汉王不久后的上市做准备。

对于汉王的将来,刘迎建有很多的想法:做核心、做应用、做扩散,继续在手写、语音、OCR等核心技术领域加大研发力度,加快技术升级步伐,做好技术的产品化以及扩大技术应用领域,推进汉字识别产业的发展,为推进中国信息化产业的发展做贡献……但所有的这一切都是围绕着汉王自身的技术优势和特色来做,“专注电脑中国特色”的经营理念永远不会改变。

刘迎建对把汉王发展成为国际型大公司充满了信心:“我们一直在做高科技,至于能否走向世界主要看两点,一是看自己的核心技术能否达到世界水平,二是看公司在财力等方面获得多少支持。台湾的IT产品为什么畅销欧美,因为别人认可他的技术,如果有一天汉王的产品也做到了这一点,那么汉王离走向世界也就不远了。这一天快了,用不了多长时间。”

责任编辑:董洁校对:张弛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