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G时代分众化传播的形成及舆论引导

5G时代分众化传播的形成及舆论引导

【摘要】5G将给社会生活带来巨大改变,这种改变在传媒领域表现为分众化传播的趋向将更为明显。分众化传播是差异化传播的一种表现,即传播形式、传播过程更为多元,且技术依赖性较强,这也会给社会舆论引导带来新挑战。因此,应正确分析网民的诉求,采用恰当合理的引导方式;通过5G技术为舆论引导提供技术支撑,推动智能媒体技术不断发展;构建舆论态势研判预警机制以及网络舆论管理体制。

【关键词】分众化传播 5G时代 舆论引导 差异化 【中图分类号】G206 【文献标识码】A

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要“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战略性、网络型基础设施建设”“推进5G、物联网、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等新型基建投资”。作为新一代信息通信技术演进升级的重要方向,5G是实现万物互联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以及经济社会数字化转型的重要驱动力量。当前,5G时代正向我们走来。5G时代的到来对传统媒介和信息传播具有革命性的影响。凭借技术优势,5G赋予了新媒体更强大的传播力量,分众化传播成为现实。在这一背景下,系统了解分众化传播的形成机制,加强舆论引导,有助于更好地发挥信息技术对人们社会生活的服务功能。

5G时代分众化传播的形成

分众化传播是差异化传播的一种表现。传统的传播方式以单向、线性传播为主,而随着信息技术的不断发展,分众化传播逐渐出现,即信息获取渠道更为多样多元,信息交流方式更为自由平等。当前,以微博、微信等为代表的新媒体,逐渐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重要平台,打破了传统单一渠道信息传播的束缚和限制,引发了网络舆论传播的新变革。分众化传播能够满足公众个性化的信息需求。比如,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能够对目标人群进行精准定位,从而实现传播主体对于受众的精准化营销。

5G加速了分众化传播的发展,促使融媒体向智能化方向发展。在融媒体发展过程中,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不断融合,实现了从内容采集到信息发布各个环节的智能化,信息收集以及发布变得更为便捷。在5G技术尚未成熟之前,媒体内容还处于人工与机器协同制作的阶段,机器能够发挥的作用较为有限,特别是在数据承载以及数据处理等方面还需要人工力量。而随着5G技术的不断发展,其凭借着强大的信息处理能力,利用智能传感器对数据进行捕捉和处理,并通过数据分析,对信息源的可靠程度进行自主辨识,进而实现了从信息采集到发布的各个环节的高效运作。比如,在内容推荐方面,大数据、云计算等的应用,能够更为精准地向用户推送信息,进而提升信息传播的效果。

分众化传播境遇下舆论引导面临的新挑战

一方面,舆论引导面临技术挑战。分众化传播的核心在于不断满足人们对于信息个性化的追求。无论是出于商业利益还是社会价值,衡量分众化传播的标准都是受众导向的精准化(通过大数据、云计算等将目标人群分离出来,提升信息推送的精准度)。由此,对于舆论引导而言,也需要相应的技术升级。但从目前来看,我国的舆论引导尚未达到对隐性舆论场的全面监管和掌控。在分众化传播的影响下,网络舆论场的主阵地变得更为错综复杂。比如,2011年以前,网络舆论场以网络论坛为主;2011年到2013年,网络舆论场主要受微博影响;2013年之后,微博的影响力逐渐下降,微信的影响力却在急剧上升。当前,微信公众号对于网络舆论场的主导作用已经超过了微博、网络论坛。而随着网络舆论场主体的不断增多,政府的监管难度也在逐渐上升。

另一方面,舆论引导面临自主价值挑战。分众化传播强调适应性和主动性,其通过技术手段对受众的信息需求进行全面了解,进而改变、完善传播内容和传播方式。需要注意的是,当前的网络媒体以“内容为王”,内容生产更加注重质量和社交关系,因此对舆论引导产生了自主价值的挑战。分众化传播创造的传播路径与原有的传播路径截然不同,隐性舆论开始逐步发展,如以微信为代表的封闭性舆论场难以受到监测和监管。网民的关系逐渐向亲缘、业缘以及血缘靠拢,在小圈子内酝酿的负面舆论情绪极易在短时间内爆发,并且这种井喷式的舆情控制难度较大。

5G时代分众化传播的舆论引导策略

首先,正确分析网民的诉求,采用恰当合理的引导方式。当前,大多数网民已经将网络平台作为自身利益诉求的表达场所,就此而言,网络舆情引导的过程实际上就是对网络信息甄别的过程。因此,对于网络舆情监管部门而言,必须要对网民的信息传达进行深度研判,将研判出来的民众诉求交由有关部门解决,进而将传统的网络舆情监控转变为了解民情民意的渠道。事实上,只有充分掌握民意,才能更好地对网络舆情进行引导。为此,网络舆情监管部门必须不断提升监管引导能力,正确处理政府与媒体之间的关系。可以将网络平台作为信息采纳的重要渠道,让民众的合理诉求通过有效渠道进行正确表达,减少民众参与政治生活的难度。在网络舆情引导过程中,政府如果没有关注网民的利益诉求,则很容易激化矛盾,进而影响其公信力,不利于社会和谐稳定。因此,相关部门必须承担起“守门人”的责任,采取更为科学合理的网络舆情干预措施。

其次,通过5G技术为舆论引导提供技术支撑,推动智能媒体技术不断发展。一是通过智能特征的运用解决技术问题。应用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技术,不仅能够更好地了解民众的信息需求,也能够对网络舆情信息进行精准定位、精准掌握。二是通过智慧特征的运用解决内容问题。大数据、云计算等能够实现对虚假信息的有效甄别,进而从源头掌握负面舆情情况。并且,其能够通过对用户的了解,为用户提供更有针对性的信息内容。三是通过智力特征的运用解决自主挑战问题。在分众化传播背景下,受众的需求会不断发生变化,而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不断完善,媒体信息收集效率、信息整合效率会不断提升。四是通过智库特征的运用解决社会关系挑战。分众化传播使信息传播范围更小,社交关系圈子成为信息传播的重要载体,而智库特征的运用能够进一步提升媒体与公众沟通交流的效率,从而为舆论引导提供信息支持。

需要注意的是,5G技术的出现为网络舆情引导提供了新的手段和方法,但技术属于理性范畴,因此还需要人的积极参与。可以说,在舆情引导过程中,必须要实现技术理性与人的感性的有效融合。5G技术的价值在于既能够实现媒介融合的智能化发展,也有利于信息传播的多元化发展;既能满足经济社会发展的需求,也能满足相关部门进行舆情引导的需要。总之,未来的技术发展应以人性化、社会化为主要方向,力争更好地服务经济社会发展。

最后,构建舆论态势研判预警机制以及网络舆论管理体制。一方面,完善舆情研判预警机制。5G时代对网络舆情研判提出了更高要求,即要构建网络舆论“大监测”格局,不仅要实现全天候监测、线上线下融合监测,还要实现全方位重点监测。在网络舆情监测的过程中,必然会出现负面舆论,这就需要第一时间对舆论内容、舆论对象、舆论线索、舆论反应等进行研判,并迅速做好风险评估工作,提出初步解决方案。可以说,网络舆情研判的关键就在于在短时间内对网络舆情信息进行精准判断,这也是网络舆论引导的基础。另一方面,完善网络舆论管理体制。习近平总书记曾明确指出,“从实践看,面对互联网技术和应用飞速发展,现行管理体制存在明显弊端,主要是多头管理、职能交叉、权责不一、效率不高。同时,随着互联网媒体属性越来越强,网上媒体管理和产业管理远远跟不上形势发展变化”。因此,一要完善地方政府网络舆情应对联动机制。应努力实现舆情资源联动,成立跨区域、跨部门的网络舆情信息共享平台,进一步提升网络舆情资源的利用效率。二要打造一支既熟悉网络舆情监测工作又了解政府部门具体工作的综合性舆论引导队伍,进一步提升政府的网络舆论引导能力。

(作者为南京大学哲学与宗教学院博士研究生)

【参考文献】

①马丽萍:《“互联网+”背景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传播路径构建——基于传播学受众理论的视阈》,《广西教育》,2019年第7期。

②张铤:《讲好中国故事的时代价值与传播策略》,《中国出版》,2019年第13期。

③《习近平纵论互联网》,人民网,2015年12月16日。

责任编辑:吴成玲校对:刘宇同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