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事件中的舆论博弈机制研究

突发事件中的舆论博弈机制研究

核心提示:社会科学版,2010(4):6-14.[17]张一文,齐佳音,马君,等.网络舆情与非常规突发事件作用机制:基于系统动力学建模分析[J].情报杂志,2010,29(9):1-6.

关键词:突发事件,舆论走向,博弈机制,舆情监测,互联网治理,电子政务

一、研究背景

中国社会整体上已进入快速发展的黄金期和突发事件的高发期。经济社会发展越快,就越有可能产生更多的社会矛盾。在经济转轨和社会转型的背景下,缘于利益格局调整的很多潜在矛盾逐步显性化,进而爆发一些影响较大的突发事件。据不完全统计,进入21世纪以来,中国重大突发事件呈数量明显增多、规模不断扩大、危害日益严重之势。有研究指出,近年来中国爆发的重大群体性突发事件多达40余件[1];2008年召开的全国重点流域水污染防治工作会议透露,中国突发环境事件平均每2天就发生1起。[2]各种重大突发事件如突发民族恐怖事件(拉萨314事件和新疆75事件)、突发健康危机(SARS事件)、突发环境事件(广西龙江河镉污染)、突发自然灾害(如汶川地震)、突发安全事件(温州动车事故)、群体性突发事件(广东乌坎、贵州瓮安、湖北石首事件)、突发政治事件(王立军事件)等交织在一起,描绘出风险社会中不同主体利益纠葛的复杂图景。

同时,近年来中国每一起重大突发事件都伴随着高强度的舆论交锋,它不仅为突发事件本身添加了新的参与变量,而且对突发事件的进程和走向产生了重要影响。传统舆论阵地主要是以报纸、广播、电视为主的大众传媒,这三大传媒是“点对面”的传播,官方可以通过控制“把关人”实现对舆论走向的有效引导。而20世纪90年代以来,新媒体不断涌现,打破了电视和报纸为主的传统舆论格局,形成新旧媒体交融、多元化和多样化并存的舆论格局。尤其是进入“自媒体”时代,公民可自由搭建或使用论坛、博客、短信、微博等微型媒体平台,其传播的速度、广度与强度丝毫不亚于传统主流媒体,且具有随机性、草根性等特质,大大增加了舆论引导的难度。此外,当今国际传媒异常发达,国内舆论和国外舆论亦开始互动整合,国内舆论国际化的概率加大,国内局部突发事件及舆论走向通常也是国外媒体的焦点。国外媒体不仅关注中国官方舆论,而且开始关注国内新媒体舆论。这就在客观上导致舆论控制权的分散,官方媒体舆论和网络舆论、国内舆论和国外舆论多方博弈的局面业已形成,国家舆论及舆情安全面临更为复杂的挑战。

舆论是公众对特定公共事务发表的基本一致的看法,它是群众力量的化身,也是社会行为调节的精神力量。舆论导向有利,则凝聚人心,便于化解和平息突发事件;舆论导向混杂,则涣散人心,使突发事件更加复杂化。探讨新时期突发事件的舆论安全阀机制是十分紧迫的问题。

责任编辑:单梦竹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