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鹏:从社会层面深入解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系列讲座之六

摘要:自由、平等、公正、法治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主要内容和基本要求。本期报告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系列讲座第6讲,由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左鹏围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中的社会层面,从多个角度为我们分析讲解“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四个词语的深刻含义和其深远意义,整部报告观点逻辑清晰、语言精彩,感染力很强。后续我们还将陆续推出相关专题讲座,敬请关注。

QQ截图20140627124814

左鹏 北京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教授

(未经许可,不得复制、印刷、出版,违者负知识产权法律责任)

今天我们要从社会层面来解读一下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内核,党的十八大报告在加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这个总任务下,提出了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积极培育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三个倡导,既是对一定时期以来许多地区和部门凝聚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总结性表述,也为下一阶段进一步凝聚社会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指明了方向。2013年12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印发了《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在这个意见中把十八大三个倡导中的24个字,确定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并说这一基本内容为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提供了基本遵循。

2014年5月4日,习近平在北京大学师生座谈会上发表讲话,他说经过反复征求意见,综合各方认识,我们提出要倡导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倡导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倡导爱国、敬业、诚信、友善。这24个字分别从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概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基本内容。习近平说这个概括实际上回答了我们要建设什么样的国家,建设什么样的社会,培育什么样的公民这样的重大问题。我们可以看到从中央到有关文件,到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都把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视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在社会层面的价值要求。对于这种提法,大家各抒己见,解读不一。尤其是看到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几个词语时,有人就很自然的联想到西方宣扬的,自由、平等、博爱、宪政等所谓普世价值。甚至认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社会层面这8个字,本身就是普世价值。对此到底该如何看待,人们的分歧很大,有人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终于接纳了普世价值。但也有人说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竟然接受了普世价值,这不是对社会主义原则的背离吗?对于这样不同的说法,我们到底该怎么认识。我们说追求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不是西方的专利,也不是西方的优势,不同的社会形态可以赋予这些概念不同的内涵,我们不能听凭西方话语体系的单方面说教,我们是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的范畴内使用这些概念的。而且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无产阶级革命导师,早就分析了这些概念的历史变迁,揭示了在西方语境下这些概念的虚伪和欺骗。

还有我们是要按照马克思主义的理解来对待这些概念,我们谈论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为巩固和完善社会主义制度服务的,是为中国最大多数人民的根本利益服务的,不能与西方的所谓普世价值混为一谈。这也是判断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是否具备社会主义属性的根本标准。对于自由、平等、公正、法治这些社会层面价值理念来说,就更是如此了。一定要在社会主义意识形态范畴内解读这些概念。

我们将从以下4个方面谈。

先说自由,自由可以说是社会主义的价值理想。我们大家都非常熟悉匈牙利诗人裴多菲的那个名言,“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这种是表达了古往今来人们对自由这一价值的真实和渴望。其实自由是一个外来词,英语中的liberty和freedom两词的意义相近,分别来自于拉丁语系和日耳曼语系。19世纪末,严复把它引进入中国,用了自由这一概念。可以说这种译法既确切又巧妙,因为在汉语里,自由的意思就是由自己,正像自尊是尊重自己,自爱是爱护自己一样,自由就是要由自己而不是由别人或由什么别的力量来决定自己的行动,这不就是自由嘛。

简单的说,自由就是由自己而不是由别人,由别的什么力量来决定自己的行动,所以自由是一个内容十分丰富的概念,内涵十分丰富的概念。千百年来它始终是人们关注的重大问题,许多哲学家、思想家都把它作为一个重大课题来研究,提出了不同的认识和主张。所以哲学层面来说,斯宾诺莎率先提出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什么是必然?必然就是指自然规律、社会规律等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客观必然性,生活在自然和社会中的人,总是要受到这些客观必然性的制约,人只有认识了客观必然性,才能知道怎么行动,怎么达到预期的目的。也就是说才能获得行动的自由,由自己来决定自己的行动,这不就是自由嘛。

后来恩格斯给自由下过一个经典定义,说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进化的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恩格斯的这一说法突出了自由最终实现于实践之中,他不是对必然消极的服从,而是要主动的运用规律,改造世界。而毛泽东则用了更为精洁、更为精炼、更为简洁的语言概括出,自由是对必然的认识和客观世界的改造。这是从哲学层面讲自由。

从政治层面来讲,自由又是一个与权利相联系的范畴,意味着国家赋予公民的各种权利,告诉公民可以做什么能够做什么,自由表达的是一种授权性规范,而不是禁止性规范,义务性规范。禁止性规范告诉你不能做什么,义务性规范告诉你应该做什么,授权性告诉你可以做什么,当然也可以不做什么。这就是自由吧。

责任编辑:姜波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