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文豪:工程教育要破除僵化机制(2)

高文豪:工程教育要破除僵化机制(2)

对工程师价值观和伦理道德教育重视不够

与会专家学者认为,我们对工程师价值观和伦理道德教育还不够重视。

目前,欧美工程伦理教育不仅制定了完备的伦理课程内容和课程体系,而且在教学方法、教学模式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在教育认证、工程认证等方面提供制度上的支持和保障。ABET工程教育认证标准关于毕业学生要求的12条通用标准中,工程与社会、环境和可持续发展、个人和团队、沟通等标准都直接或间接对毕业生的伦理道德做出相关要求,其中职业规范更是直接明确规定高等工程专业毕业生要“具有人文社会科学素养、社会责任感,能够在工程实践中理解并遵守工程职业道德和规范,履行责任”。

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工程伦理教育最近几年才出现,传统的高等工程教育的主要内容是传授专业技术理论、劳动技能和实践经验,注重大学生的技术实效性和科学逻辑性的培养,而与工程原理相关的社会学、法律、美学、伦理学等非工程知识领域的课程几乎是一片空白。爱因斯坦曾尖锐指出:“用专业知识教育人是不够的。通过专业教育,他可以成为一种有用的机器,但是不能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要使学生对价值有所理解并且产生热烈的感情,那是最基本的。他必须对美和道德上的善有鲜明的辨别力。否则,他——连同他的专业知识——就更像一只受过很好训练的狗,而不像一个和谐发展的人。”

针对此问题,与会专家学者强调,要进一步深挖卓越工程师的内涵建设。不但要重点培养学生的工程思维能力、工程专业知识及技能,更要加强学生相关价值观和伦理道德教育,增强学生的人文素养和情怀。具体而言,工程伦理的培养要求符合社会主义社会核心价值观的根本要求,在工科大学开设工程伦理学课程,培养工科大学生的工程伦理素质,使其具有工程伦理意识、掌握工程伦理规范,并提高他们的工程伦理决策能力。

数据统计显示,我国已经成为高等工程教育大国,工科专业在校生总量占总体在校生总量的比例已经超过1/3,毕业生占总体毕业生总量的比例已经接近1/3;与美国、英国以及欧盟相比,每年培养的工科专业毕业生总量较为庞大,占世界工科毕业生总数的比例已超过1/3。但与会专家学者认为,我们还不是工程教育强国。

当前,如何利用好我国新一轮宏观战略布局调整为工程教育发展提供的充足空间,迎头赶上信息技术、生物技术、新能源技术、新材料技术等交叉融合正在引发的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对于中国工程教育来说,是实现工程教育大国向工程教育强国迈进的关键,而让工程教育回归工程,是中国成为工程教育强国要迈好的第一步。

责任编辑:蔡畅校对:杨雪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