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迷思和中国的制度优势

核心提示:“民主是个好东西”这种说法似乎很时髦,但我们在说这句话的同时,首先掉进别人给我们设定的思维定式陷阱里了。泛泛地议论民主好还是专制好没有任何意义,因为民主与专制本来就不是一对矛盾。一些人之所以陷入“民主”迷思,主要在于羡慕西方发达国家,而这种心态已经成为西方国家利用民主运动颠覆其他国家的重要杠杆。对于中国的制度,我们既不能妄自菲薄,也不能妄自尊大。

当今中国,经济社会发展取得了巨大进步,经济规模世界瞩目,人均收入、社会福利等各个方面也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仍然不时有人对中国前进的方向、采取的方法提出各种各样的疑问。许多人认为,中国在政治改革方面没有取得什么进步,因为中国没有实行民主化,没有实行自由选举,没有多党轮流执政。我们在前进道路上遇到的一切问题,都被一些人归结为制度不如人。比如,我们面临的腐败、污染、雾霾等问题,总有人从制度上去找问题,把所有的事情都归结为我们的制度不如人。今天,我要从五个方面来给大家讲讲,这些有关民主的固定思维和说法都是怎么来的、有什么样的问题。

一、有关民主的几个固定思维

(一)关于“民主是个好东西”

这种说法似乎很时髦,但我们在说这句话的同时,什么都没做,就首先掉进别人给我们设定的思维定式陷阱里了。人们根据政治体制的差异把世界政体分为两种,一种叫民主,一种叫专制。在这种两分法的思维定式里,因为没有人认同专制,民主就自然而然成为了“好东西”。但是,如果民主与专制本来就不是一对矛盾,那我们讲“民主是个好东西”还有意义吗?

2016年,英国公投脱欧,没有任何政治经验的房地产大亨当选美国总统,这两个全球“黑天鹅”政治事件的出现,让人们开始怀疑,民主制度是否会失灵。其实,早在前几年的美国政治体制中,这种民主制度失灵的现象就已经显现。比如,美国政府与国会的博弈进入互不相让阶段,国会甚至不惜让政府关门。由于国会与政府在债务水平问题上发生严重争执,美国政府好几次陷于瘫痪。即使像福山这样提出历史终结论、认为人类历史会终结在民主加市场这种形式下的大政治学家,也开始怀疑自己的理论,认为美国式的民主可能最终会衰败于这种否决式的决策过程之中。

有关民主的辩论,实际上是一个说不清楚的问题。从古代政治学来讲,民主和专制并不是一个悖论。古希腊政治学并没有把政体分为民主与专制,而是按照执政人数的多少分成六类。第一类是一个人执政的政体,被称为君主制。如果执政的君主是一个遵守道德、体恤臣民、做事有规则的人,那么君主制可能是个不错的政体形式。第二类是少数人执政的政体,被称为贵族制。如果当权贵族以荣誉为底线、以重信守诺为行事榜样的话,那么,贵族制在历史上也曾是一个受人喜欢的政体形式。第三类是多数人执政的政体,在古希腊被称为共和制。共和制下多数人制定的规则和法律,如果被全体人民执行,就能达到政通人和。

但是,古希腊政治学认为,任何形式的政体都有变质、变坏的时候。如果以上三种政体变坏变质,就会出现另外三种政体形式:君主制变成暴君制,贵族制变成寡头制,共和制变成毫无秩序、规则、道德可言的“民主社会”。“民主社会”在古希腊不是一个褒义词。另外,无论是暴君制、寡头制,还是“民主社会”,都需要一定程度的专制来维持。所以,专制无关执政人数的多寡,它可以是一个人的、少数人的,也可以是多数人的。

实际上,民主只是一种决策形式,是一种通过投票进行决策的制度。然而,多数人的决策就一定正确吗?西方人谈到民主总会追溯到古希腊的雅典,当时雅典实行的政体制度被认为是典型的民主制度。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民主制被哲学家们认为是一种不理智的政体形式。比如苏格拉底,他曾经说过:至于国家的形式,没有什么制度比一个为盲众所操纵、为冲动所指挥的民主更滑稽的了,没有什么比让一群争论不休的人组成政府更可笑的了,没有什么比匆忙选举、让头脑简单的农民与商人掌握国家权力更可笑的了!苏格拉底不相信民主,但苏格拉底这个聪明的古希腊哲学家,恰恰是被民主的审判程序判处死刑。而这一审判也是非常荒唐,当权者给苏格拉底扣上了一顶莫名其妙的帽子,说他误导青年人。

一些人动不动就羡慕欧美国家为代表的西方文明,而西方文明又以古希腊为源头,但我们在研究中却发现,古希腊的哲学家们一开始就不认为民主是个好东西。相反,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民主一直是多“多数暴政”的代名词。

(二)关于“在民主国家一定是自由民主”

在民主制度下,人民享有一定自由。因此,有人给民主打上了一个标签,认为在民主国家就一定是自由民主的。

从哲学角度来看,自由和民主是一对矛盾。印度裔的美国政治评论家扎卡里亚撰文表示,他很担心美国的自由民主政治传统将要分裂,并最终把自由这个价值从自由民主中排斥出去,只剩下民主。其实,美国的建国者们非常担心民主制度里多数人暴政的那一方面,因此在民主制度中设置了一系列抗衡多数人暴政的机制。比如,最高法院法官实行终身制等。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不仅在国际上到处宣扬民主,还把自己也打扮成一个民主国家,在国内处处以民主、以多数民意行事。最后的结果是什么?美国国会通过了《爱国者法》,以《爱国者法》的名义对美国公民的私人活动进行无时无刻的监督,严重侵犯了公民个人隐私权和自由。以至于斯诺登发现这个秘密的时候,他作为个人根本无法反抗强大的压力,选择出逃国外,把事情公布于众,使人们进一步认识到美国社会也出现了借民主之名践踏自由的行为。

从根本上讲,民主要求平等,而自由要求无拘无束。按照这个逻辑,如果让无拘无束的自由任意发展,就一定会导致某种程度上的不平等,就会破坏民主的基础。“占领华尔街”等社会运动,都表明近些年来在西方发达国家出现了严重的社会分配不均的行为,这恰恰表现出了自由和民主之间的矛盾。这个时候,民众就开始以民主的原则质疑自由本身。因此,在社会上就出现了严重的分裂。

美国在阿拉伯国家进行的“阿拉伯之春”等民主运动,许多西方研究者认为,整个阿拉伯国家的民主运动就是美国在背后策划的一场“离岸革命”。但是,阿拉伯国家民主化的结果是极端主义大大扩展了它们的势力。在所谓民主革命获得成功的阿拉伯国家里,大多数上台执政的是伊斯兰党,他们号召以伊斯兰法来统治国家,使社会陷入了严重的不自由状态。所以,从伊斯兰革命、“阿拉伯之春”等民主运动开始,欧美国家的理论家们就开始怀疑,以民主的名义推行各种各样的社会革命能否达到自由民主的目的?现在,越来越多的西方人开始怀疑自由民主这个立论是否站得住脚。

责任编辑:李贤博校对:总编室最后修改:
0

精选专题

学习宣传贯彻党的十九大精神专题

精选文章

精选视频

精选图片

微信公众平台:搜索“宣讲家”或扫描下面的二维码:
宣讲家微信公众平台
您也可以通过点击图标来访问官方微博或下载手机客户端:
微博
微博
客户端
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