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张春飞:借助互联网平台专业优势 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社会治理格局

摘要: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平台经济模式核心就是协同共享,平台经济治理需要借助互联网平台的技术、数据等专业优势,促进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提高。本报告明确了平台经济及平台治理的内涵和特征,归纳了互联网平台治理涉及的六大核心内容,梳理了我国互联网平台治理探索和实践,指出平台治理应形成政府统筹、平台自治、第三方协调、公众参与的多方共治格局,同时,这也是未来平台治理的发展方向。

张春飞 图片02

张春飞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主任

点此浏览完整报告

点此浏览视频专辑

点此浏览课件

大家好,今天我汇报的题目是互联网平台治理。我主要讲四部分内容:一是平台经济蓬勃发展及平台治理的重大意义;二是互联网平台治理六大内容日渐凸显;三是我国互联网平台治理取得积极成效;四是努力构建互联网平台治理新体系。

一、平台经济蓬勃发展及平台治理的重大意义

(一)互联网平台模式是互联网产业发展的核心模式

近年来,随着以淘宝为代表的交易类平台与以微信为代表的信息内容类平台的普及,平台带来了商业模式的创新与产业组织的变革,平台思维已经渗透到产品的商业逻辑与企业的组织逻辑之中,平台经济成为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平台经济的迅猛发展,与信息技术的驱动密切相关。随着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的运用,平台模式不断迭代,平台经济发展迅猛。总体来看,我国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经历了以下三个阶段:

第一,互联网平台经济1.0阶段。2000年前后,门户网站(以搜狐为典型代表)、电商网站(以淘宝网为典型代表)等互联网应用的诞生开启了我国互联网平台经济的发展。在此阶段,互联网平台的核心作用主要体现在连接双边市场、促进信息沟通、降低交易成本等方面。此时的互联网平台盈利模式较为单一,主要是广告,其市场影响尚未明显体现。

第二,互联网平台经济2.0阶段。2008年前后,互联网大型企业在搜索引擎、电子商务、社交网络、网络游戏等领域的领先格局基本形成,各企业纷纷开始通过开放平台资源形成商业生态的模式加强其核心优势。相应地,互联网平台的价值核心逐渐由搭建信息平台转向商业生态建设,孵化高价值商业生态业务成为平台发展目标之一,商业分成等盈利模式不断丰富。如苹果手机上的应用商店APP STORE,实际上就是典型的互联网开放平台。

第三,互联网平台经济3.0阶段。2015年以来,随着“互联网+”行动计划的出台,我国互联网平台与传统产业的融合加速,包括协同制造、高效物流、智慧能源、现代农业等众多工业、农业、生产性服务业领域。在这一阶段,BAT等传统互联网平台企业已发展成为超级互联网生态企业,通过资本运作、战略合作、流量开放等手段将其触角深入各个领域。同时,一些传统产业企业也逐渐采用互联网平台的协同共享模式,创新其生产和经营模式,数字经济日益兴起,互联网平台成为数字经济的重要载体。截至2016年12月,我国互联网企业市值排名TOP10基本上都是平台型企业。

从全球来看,2007年全球市值TOP10企业以能源、金融、电信领域主导,只有4家ICT企业;在2012年全球市值TOP10企业中,ICT企业率先复苏,如苹果公司;在2017年全球市值TOP10企业中,互联网企业快速崛起,在8家ICT企业中有5家互联网企业,如谷歌、亚马逊、FACEBOOK、腾讯控股、阿里巴巴。2018年8月,苹果公司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大关,正式成为全球首家市值突破1万亿美元的科技公司。

(二)互联网平台模式具有五大核心特征

第一,集聚性。互联网平台的集聚性是指平台企业能够汇聚不同地区、众多领域的海量产品和服务资源,从而在更大范围内实现产品交换与资源配置。这种特性源自于互联网平台的两个固有属性,一是辐射范围不断拓展,二是平台规模无限扩大。

互联网平台的连接属性不受地域限制,随着我国互联网接入人数、覆盖范围的不断扩大,互联网平台的辐射范围也随之拓展。如借助电商平台,卖家可以把商品卖给全国各地的消费者。

在互联网平台模式下,数字化运作方式使企业经营的边际成本趋近于零,网络效应的存在促使边际收益不断增加,边际成本曲线和边际效益曲线无限不交叉,从而使得平台规模具有无限扩大的可能。如京东以卖电器起家,依托互联网平台模式经营范围逐渐拓展到日用百货。

第二,开放性。互联网平台的开放性体现在服务开放、后台开放和流量开放三个方面。互联网平台最基本也是最核心的功能,是连接双边或多边市场上的各类主体,这就决定了其对用户几乎不设市场准入门槛,最大限度地将自身服务向社会开放。在此过程中,互联网平台与第三方服务商的合作不断深化,腾讯、阿里巴巴、盛大、360等公司相继建立开放平台,将自身的后台端口向第三方服务商开放,从而实现后台的对外开放。此外,互联网平台企业也一直在探索如何更好地使用入口流量,力图将某些入口的流量优势通过共享的方式转化为整个平台的流量优势。

第三,双边或多边市场。互联网平台具有双边或多边网络效应,具体来讲是指平台一边市场的规模或效用会影响另一边群体使用该平台所得到的效用。如简单的电子商务平台,存在卖家(也即商家)和消费者两边市场。平台上的消费者用户规模越大,对产品的需求也越大,商家在平台上得到的效用也越大。因此,平台企业往往会采取扩大一边市场的用户规模来提高平台的交易量。

第四,寡占性。互联网平台的网络效应和马太效应十分显著,细分业务领域的市场格局往往趋于集中,大型企业占据寡占地位。在发展较为成熟的互联网业务领域中,前两家大型平台企业几乎占据了90%的市场份额,如即时通讯领域的微信和QQ、视频领域的优酷和爱奇艺、点评领域的豆瓣和大众点评等。凭借先发优势和技术优势,这些企业能够保持“强者恒强”的发展状态,细分领域市场格局发生变动的可能性较小。受此影响,新进入的企业通常会选择从一个还未被开发或者开发程度不高的细分市场切入,从而避免与已有大型平台进行正面竞争。

第五,生态性。主要是指企业通过合纵连横的方式打破传统产业边界,以构建生态系统的方式创新商业组织模式,重构价值链生态圈。当前,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已基本完成生态化转型。如滴滴出行构建了涵盖网约车、出租车、公交、共享单车、代驾等多个领域的出行生态系统;腾讯通过QQ、微信、腾讯网、腾讯游戏、财付通等一系列业务平台构建了网络社区生态系统。

(三)互联网平台是促进互联网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重要载体

互联网平台经济发展的过程,也是互联网平台促进互联网与经济社会融合发展的过程。从互联网与经济社会融合所涉及的领域来看,互联网平台已涌现出电子商务平台(商务)、社交平台(社交)、即时通信平台(通信)、搜索引擎平台(广告)、直播平台(媒体)、出行平台(交通)、互联网金融平台(金融)、工业互联网平台(工业)等多个种类。从目前互联网平台的功能或属性来看,可以分为信息内容类平台、交易类平台、其他类平台三类。

信息内容类平台提供信息的交互、检索和传播,有门户网站平台、社交平台、搜索引擎平台、即时通信平台、网络视频平台、直播平台、游戏平台等。

交易类平台为供需双方提供匹配与交易的载体,包括电子商务平台、生活服务平台、P2P网贷平台、出行平台等。

其他类平台,如工业互联网平台提供物与物之间的信息交互,既不是交易类平台也不属于信息内容类平台。

从互联网平台所涉及主体的关系来看,可以分为第三方平台、自营平台和混合型平台。第三方平台是指独立于产品或服务的供给方和需求方,为买卖双方提供中间服务的互联网平台。自营平台是传统的只涉及单边市场主体的互联网企业,平台方自身是供给方,如B2C的电子商务平台、共享单车平台等都属于此类平台。需要指出的是,随着互联网平台经营范围的不断延伸拓展,部分自营平台逐步向第三方平台转变。混合型平台是指既不是纯粹的自营平台也不是纯粹的第三方平台。

(四)平台治理是推动平台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

当前,互联网平台成为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其规模和影响力呈现爆发式增长态势。数字经济的发展对于实现经济创新驱动发展、实现新旧动能接续转换、实现企业发展提质增效等方面具有显著作用,构建互联网平台治理体系是推动平台经济发展的重要保障。

第一,有利于优化平台生态环境,有效促进创新驱动发展。随着互联网平台生态化发展模式的不断演进,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之间的竞争愈发激烈。在“3Q大战”(360和腾讯之间基于业务垄断和不正当竞争的诉讼案)爆发之后,互联网平台治理受到高度关注,相关部门进一步创新平台治理手段,提升平台治理能力,从而有效净化了平台生态环境,激发出相关主体的创新活力,营造了协同创新的发展氛围。随着平台治理的推进,一些互联网平台开始转型,纷纷将自身生态系统向社会开放,从而实现创新驱动与共赢发展,如腾讯构建了Q+开放平台。

第二,有利于拓展平台发展空间,加快推进新旧动能转换。互联网平台与传统产业的融合是一个不断衍化逐渐发展的过程,其首先产生于那些具备天然条件的领域,如电子商务、信息传播等领域。借助互联网平台提供的技术手段,这些领域率先实现了由传统业态向互联网新业态的升级,有效推动了新旧动能的转换。以农村电商为例,其有效推动了我国偏远地区商品流通交易模式的优化升级。2017年上半年,我国农村实现网络零售额5376.2亿元,同比增长38.1%,高出城市4.9个百分点,占全国网络零售总额的17.3%。

第三,有利于提升平台运营能力,持续推动企业提质增效。互联网平台在推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企业提质增效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一是企业深度挖掘用户需求,增加信息匹配;二是企业重塑服务组织模式,推动线上线下一体化发展;三是企业平衡资源分配,提高供给效率。互联网平台能力的提升为共享经济创造了发展条件,企业借此实现了资源均衡化、普惠化的供给与高效分配。

(五)平台治理是提升社会治理能力的关键抓手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提高社会治理社会化、法治化、智能化、专业化水平”。这是新时代社会治理的新要求,也是新时代社会型企业参与社会治理的重要方面。

互联网平台特别是超大型互联网平台企业由于其海量用户和超强影响力而具有一定的准公共服务属性。平台治理内容不仅包括政府对平台的治理,同时也包括平台自身对其生态的治理。如发挥电子商务平台的力量来治理假货、发挥信息内容平台的力量来治理网络谣言等。完善平台治理,可以有效提升社会治理能力,促进智慧社会建设。

责任编辑:吴自强校对:张一博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