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报告> 文稿> 综合> 正文

熊李力: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解读

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对外工作攻坚克难、砥砺前行、波澜壮阔,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积累了有益经验和深刻体会。新时代中国外交展现新气象新作为,开辟新局面新境界。为了全面系统理解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对外经济贸易大学熊李力教授结合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外交的发展演变和特点,从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取得的成就以及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基本原则、实现路径等方面展开深入讲解。

1542960822832

熊李力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

点此查看完整报告

点此查看视频专辑

要深刻理解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外交的新特点新动向,就要结合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外交呈现出的发展态势来看。了解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外交的发展规律,可以大致分为四个阶段。也就是说,我们观察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第一个阶段,从1949年到1971年,我们称为革命外交时代,我们与世界体系关系总体呈现负向认同;第二个阶段,相对来说时间很短,从1972年到1978年,这是一个过渡阶段;第三个阶段,从1979年到2012年,被称为现状外交;第四个阶段,从2012年党的十八大到现在,是我们提出新时代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时代。

第一个阶段(1949年—1971年),革命外交。

这一阶段的外交富有革命性色彩,我们与世界体系关系总体呈现负向认同。所谓革命,就是要打破一个旧世界,重新建立一个新世界。从1949年到1971年,中国外交在很大程度上凸显了一种革命性,就是要打破不合理的世界政治经济旧秩序,重新建立更加公平、更加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

1949年新中国成立,这是第一阶段的起点。那么,为什么将第一阶段的终点放在1971年?1971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了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换句话说,中华人民共和国获得了最具有权威性的外交承认。

为什么称1949年到1971年这一阶段是革命外交时代?首先,新生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由于受到西方列强的敌视、封锁、孤立,难以融入世界体系,其中最根本的一个表现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后,迟迟不能恢复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这是当时中国外交呈现革命外交的一个重大外部因素。其次,从大国外交来讲,虽然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至朝鲜战争爆发前,有十多个国家先后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因此中美两国当时并没有实现外交上的相互承认。1950年,由于朝鲜战争爆发,中美两国最终在朝鲜战场上兵戎相向,两国关系降到了最低点。因此,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阵营基本上是冲突性、对立性的。20世纪60年代后,中国又与苏联关系恶化。也就是说,到了20世纪60年代,中国与世界上两个超级大国之间的关系同时处于敌对状态,这也使中国难以获得融入世界体系有利的外部环境。换句话说,无论是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组织,还是以美国、苏联为代表的世界大国,当时都对中华人民共和国采取某种敌视、孤立的政策。与之相应地,中国外交对于美苏主导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对于以联合国为代表的国际体系,总体来说也呈现出一种革命的姿态,就是要改变不合理的现状,同时创造一个更加合理的新秩序新世界。当然,这一阶段我国国内政治意识形态的主导性对当时的中国外交也产生了一些影响。也就是说,无论是从中国当时面临的外部环境来讲,还是从中国自身的国内环境来讲,这一阶段的中国外交和今天的中国外交在某些表现方面上具有重大差别。

我们也可以从另外一个角度进行简要观察。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有10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53年,共有20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1969年,有49个国家与我国建立了外交关系。在20世纪60年代,中国外交取得了更大的突破,获得了更广泛的发展空间,不仅与法国这样的西方大国建立了外交关系,而且在新独立的第三世界国家中也获得了广泛的国际影响力。

第二个阶段(1972年—1978年),过渡阶段。

1972年作为第二阶段的起点,是与第一阶段一脉相承的。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在1971年恢复了联合国合法席位。从1971年到1972年,中国与世界大国的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主要是指中国与美国的关系发生了重大变化。众所周知,美国在20世纪60年代打了一场声势浩大的越南战争。1968年,时任美国总统的林登·约翰逊表示不竞选连任。真正的原因是,他自己也清醒地认识到不可能赢得选举。所以,1968年大选结果毫无悬念,共和党候选人尼克松击败了民主党候选人,赢得了大选。当然,尼克松之所以在中国非常著名,并不是因为他在美国宣布要提前结束越南战争,而是因为他被认为是打开中美关系二十多年外交坚冰、实现破冰之旅的第一人。1972年2月,尼克松访问中国,双方发表了《中美上海公报》,打开了中美二十多年的外交坚冰。因此,1972年既是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后的第一年,也是中美关系打破坚冰的开始。从这两个角度进行观察,可以将1972年视作一个新的阶段。但是,为什么将这一阶段定义为过渡阶段?是因为这一阶段是一个承上启下的阶段,它既有对第一阶段革命外交的延续,也预示着一个新阶段的开始。这一阶段,中国与世界体系的关系迅速向前发展。1970年,中华人民共和国与54个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1977年,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外交关系的国家已经达到了110个。这一阶段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在国际社会获得外交承认由少数转变为多数的一个关键阶段。同时,这一阶段国内外环境的变化与调整为下一阶段的到来打下了厚实的基础。

责任编辑:张一博校对:王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