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争——资产者与无产者

斗争——资产者与无产者

——节选自《共产党人的使命》

摘要:资产阶级,改变了时代,创建了新的世界。但是,资产阶级也创造了一个他自己都无法控制的魔鬼,而这个魔鬼终究会扼杀他自己的生机二这个魔鬼是什么?马克思、恩格斯说,就是生产过剩所造成的经济危机。

“至今一切社会的历史都是阶级斗争的历史”(后来恩格斯在 1888 年英文版序言中,注明这是指“有文补记载的历史” ) ,马克思、恩格斯如是说。如果共产上义力图实现使自身从幽灵向现实的转变,实现对资本主义社会的取代,应当采取什么途径呢?答案就是阶级斗争。

奴隶与奴隶主、农奴与封建主,甚至行会师傅和帮仁 —— 压迫者与被压迫者之间的对立,构成了过去每一个历史时代的特征。在这些相互对立的阶级和阶层里,总是充斥着不同的斗争,每一次斗争的结果不是社会被重新改造,就是社会里的所有阶级不复存在。但是,进人到资产阶级时代,情况发生了变化,那就是阶级的分化日益简单,而且只变成了两个对立的阶级:资产阶级和无产阶级。阶级斗争,构成了人类历史不断演进的直接动力。

这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开门见山告诉世人共产主义运动的事实,因为,作为“幽灵”,它从来都不孤单,它一直在历史中存在。但是,只有将自己的存在转化为阶级斗争的过程,才能真正体现幽灵让人恐惧的本色。

1 .资产阶级的历史

共产主义运动,要求无产阶级在对资产阶级的阶级斗争中,来实现自己承担的幽灵使命。但是,资产阶级也有自己的历史,它在历史上也曾经是非常进步的阶级。

资产阶级产生于欧洲中世纪神学统治的崩溃。我们知道,欧洲经院神学曾经统治欧洲大陆一千年之久,正是发源于15、16 世纪的意大利文艺复兴运动,在政治、科学、艺术等领域高举起人文主义的大旗,在新兴的商业资本主义发展中,才冲破了黑暗的神学时代,把欧洲历史带人新的资本主义时代。在这随后的两百年时间里,新兴的资产阶级不断高扬人文主义精神,不断向传统的封建主义发起攻击,资本主义迎来了自己胜利的时代。

马克思、恩格斯说,最初的资产阶级分子先是从城关市民等级中产生,而城关市民又是从封建农奴中产生的。航海新大陆的发现、工业革命的发展、产业大军的形成,这一切将狭隘的国内市场变为世界市场,资产阶级也顺理成章地在政治上获得了绝对的统治地位。中世纪遗留下来的一切阶级都被排挤到历史的后面去了,资产阶级使自己成为执掌历史的唯一阶级。所以,资产阶级的形成不过是历史发展的自然结果。

资产阶级的出现,改变了封建主义的历史,造就了资产阶级的文明时代,也造就了埋葬自己的共产主义幽灵。但是,资产阶级与历史上一切阶级都不同,它是文明社会产生以来最先进的阶级,它改变了人类发展的面貌。

对于资产阶级的历史变革作用,马克思、恩格斯在 《 共产党宣言 》 中极力书写,毫不吝裔。

资产阶级使一切等级和固定的东西都烟消云散了。资产阶级凡是在它已经取得统治的地方,把一切封建的、宗法的和田园诗般的关系都破坏了,取而代之的,是人与人之间的金钱关系。无论是家庭关系,还是职业关系,无论是宗教虔诚,还是骑士精神,在资产阶级的金钱贸易和资本关系下,都被撕去了曾经拥有的温情脉脉的面纱,被无情的、公开露骨的雇佣关系所代替。想一想英国资产阶级发家的历史和它的产业革命运动,有多少浪漫的田园都被“羊吃人”的圈地运动所打破,又有多少虔诚与和睦的家庭被无耻而又公开的剥削关系所代替。但是,能够完成这一切的改变,也正在于资产阶级的过人之处,它不像保守与封闭的封建地主阶级停留了“对既有秩序的维护,不像旧的宗教人士,怀揣着上帝而不愿改变自己的顽固理想,更不像旧有的农民和小生产者,担惊受怕于自己的土地和可怜的技术秘密。资产阶级以自己的辛劳,以自己对生产工具、生产关系和全部社会关系的不断革命,实现了对时代的征服。

但是,埋藏于其中的,并不是资产阶级乐于变革的进步本质,而是它的占有本性。资产阶级,以自身的聪明,带着他的技术,带着货币的声音敲响并摧残着世界义明的根基。它使资本主义的文明成为一种新的文明方式,它使人们的个性真正得以自由地发展,虽然是在金钱关系和异化劳动的状况之下。

资产阶级创造了全球化的市场,使历史成为世界历史。马克思、恩格斯说,资产阶级奔走于全球各地,不为别的,就是为扩大产品销路。今天的全球化,全都是资产阶级的功劳。资产阶级,从一产生,就是一个闲不下来的阶级,因为它身上装满了货币,它要将货币兑换为现实的产品。最根本的就是自己能够生产,能够交换,能够消费,但它不关心如何分配。因此,资产阶级总是既要向世界各地推销其生产的产品,又要去消费自己所没有的产品,他打破了古典政治经济学家对财富的地域界限,他利用强大的科技创新力量,创造出便捷的交通系统;他依赖于强大的工业基础,创造出古老传统的民族工业根本无法企及的产品数量、种类甚至质量;他通过庞大的产品输出,将自身阶级的语言、思想和精神附加于其中,创造出一种属于它的世界文学;他建立起复杂的生产与交换系统,使分散的人口、生产资料、财产等全部集中起来,建立起巨大的城市。在这种状况下,曾经的自给自足和闭关自守已经成为一种无可救药的想想,取而代之的是世界各地各民族之间的互相依赖互相往来,生产、交换、消费的产品,甚至是民族、语言和人本身,都成为世界性的了。

在这种状况下,那些坚持传统、自我封闭的民族,将会有如何的命运?印度、中国,这些古老的民族国家,曾试图关起门来保持自己的历史文明,却终究在资本主义的征服面前低下了高贵的头颅;印第安部落、非洲大陆,更是在抵抗与退缩中,成为资产阶级国家的奴隶。一切部落式的、封建主义的永恒幻想,都被资产阶级低廉的商品所炸毁。 1842 年,英国把自己发动起来的对清王朝的战争称之为“中英之战”,但只有马克思常敏锐地认识到,这是一场地道的“鸦片战争”。

一句话,资产阶级,以自己的方式,以自己的文明,创造出一个属干自己的世界。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