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终盘点: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加速,制造业疏解呈三大趋势

2017年终盘点: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加速,制造业疏解呈三大趋势

摘要:随着京津冀协同发展,在政策红利驱使下,京企外迁至环京一带也会获得发展利好。一系列优惠的政策及资源倾斜将有力地加速企业培育发展新动能,激发内在动力和发展活力。

京津冀一体化战略实施3年多来,三地产业一体化步伐逐步加快。数据显示,北京市属企业近三年在津冀的计划投资已达1219亿元,特别是在过去的2017年,京津冀协同发展获得重大突破,河北省全面完成京津冀协同发展重点任务。近日,记者从河北省发展和改革工作会议上获悉,去年全省从京津引进资金突破2500亿元、项目近3000个,这也意味着,京津冀一体化进程已进入快车道。

2018年是京津冀一体化的关键年,首都产业转移也将向纵深拓展,近日的北京两会上,北京市市发改委党组成员、市京津冀协同办副主任刘伯正又透露了诸多北京产业疏解的重大信号,包括北京将修订调整“史上最严”的新增产业禁限目录,北京将再退出1000家制造业企业等,并明确表示北京产业疏解将进入一个更关键的拐点:从“小疏解”转变为“大疏解”。盘点北京产业疏解的这几年,大红门批发市场疏解到白沟,新发地批发市场疏解至河北高碑店,北京其他批发市场或企业疏解至河北廊坊、江苏常州等,上述不同产业疏解至不同城市,都属于分散性疏解,而总结北京的制造业疏解,则大致出现三个趋势。

组团外迁优势明显,推动产业链转纵向延伸

随着现代城市快速发展、城市结构及布局重新调整,现代企业的搬迁已是常见的事情。然而,企业搬迁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涉及到企业生产关系网络和社会关系网络等社会资本的转移,需要全盘考虑。

而成功的搬迁模式,无外乎以实现三个目的为旨规。一是提升式搬迁。即在搬迁过程中,淘汰落后的工艺技术及产能,提升自身在行业中的业务水平;二是拓展式搬迁。将原来单一产品种扩充至多个,增强企业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三是多元化模式搬迁。打破原有单一企业独立建设的模式,采取多元化融资、多元化业务组合方式,进行新企业的筹建。

为实现成功搬迁,很多企业选择组团外迁的模式。2017年10月,北京的北鹏集团环保新材料项目、大田感光新材料生产项目、光达盛兴新型管材生产项目等多家来自大兴的外溢企业,组团落户邯郸冀南新区的中电科技园。

“组团落户不仅有利于申请到更优惠的政策,还可以进行资源互补与重建,完善上下游产业链。”有专家认为,企业搬迁虽然改变了原有产业氛围、产业配套结构、同业企业数量等,但组团外迁将有利于实现制造环节外溢,推动产业转移向纵深延伸。

区位优势成先导,企业选址力求“一步到位”

对于要疏解非首都功能所涉及到的北京企业来说,面临太多问题。部分外迁的中小企业产值不高,外迁选址离京太远则无法享受辐射效益,离京过近则成本支付能力不够,陷入纠结;劳动密集型企业的管理人员也相当头疼,“很多掌握核心技术的员工已经在京有了家室,外迁的调动难免会让员工家庭聚少离多,导致员工离职,既是企业的损失,也不利于员工的安定”。京企外迁是一场利益的博弈,仍需要各方协调发展。

企业搬迁,往往要花费很大精力去重新选址、重新建设、重新投产,如何在不丢掉原来积累的资源情况下,发展新的资源?如何在企业搬迁时“一步到位”,避免二次搬迁甚至多次搬迁造成的企业内耗?外迁京企从心底渴望“一步到位”,甚至希望是“一迁定终生”。企业选址关乎成败,而交通区位是决定企业选址的关键价值。

记者了解到,愿随企业外迁的员工,大多希望企业外迁地址距京不超过两小时车程,便于往返。外迁企业的管理人员也表达了同样的期望:“企业外迁是配合非首都功能的疏解,我们也仍然希望能享受到北京辐射带动的效益,距离可以产生美,但是离太远够不到就没有美了”。

据外迁企业对地理位置的需求,环京第二圈层的邯郸具有得天独厚的独区位优势。而邯郸重点发力的新区——冀南新区,位于晋冀鲁豫四省交界区域中心,境内铁路交叉、国道交叉、高速纵横、航空便捷。并且,在新区范围内,能实现一刻钟上高速、一刻钟到市区、一刻钟上高铁、一刻钟到机场、一刻钟大宗物流上铁路。凭借这一特色,冀南新区也为京津冀一体化的未来发展增添了巨大的想象空间。

责任编辑:王妗校对:董洁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