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礼宾:看画与绘画——中国当代艺术史中图片与绘画的关系

摘要:本期报告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刘礼宾由对图像式绘画的批判,转向对中国抽象绘画的深入发掘。从多个层面反思二元对立思维对中国美术界的影响,期望以负责人、热忱的态度作为突破口,提高艺术家的文化自信、推动中国当代艺术语言的自主创新。

u=4260001215,2146719780&fm=27&gp=0

刘礼宾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学研究所副研究员、博士

点击观看精彩论述

点击观看完整视频

一、传统中国画的正确欣赏方式——“浸润”

今天的讲座题目是《看画与绘画》。现在绘画领域的教育有一些问题。先看画和绘画的关系问题,大家都有微信、微博,都看电视、看电脑。有些人可能会说,画画有什么用呢?我拍一张照片不就行了吗?我过年回家也遇到了这样的问题,春节来我家的人比较多,他们说,你是中央美院的,我们看了半天都看不懂你的画,你画得不像啊!

像与不像,本来就不是中国画本身的核心问题。所以,对绘画的理解,很多人都存在误区。我希望通过今天的讲座能为大家带来一些启示。

在图像的海洋里,绘画的立意点在哪里?我2006年第一次做展览,做的是抽象展。那时遇到的最大问题就是看不懂抽象画,在中国90%以上的人都看不懂抽象画。为什么有抽象画存在,它和主体之间是怎样连接的?这涉及到一个关键的问题,就是中国文化界的主体建构问题。说白了一句话,就是知识分子在这个时代如何自处的问题。

1

这张画大家肯定都见过。在初中历史课本的扉页上有这张画。《马拉之死》是法国新古典主义画派奠基人雅克·路易·大卫于1793年创作的油画作品,收藏于比利时皇家美术馆。“马拉被刺”是法国大革命期间的一个重大事件,它不但被历史学家写进了法国革命史,也为艺术家提供了创作素材。1793年7月13日,反对暴政的女刺客科黛写了一篇详述暗杀马拉原因的讲稿,缝在衣服里,然后巧妙地进入了马拉的寓所,将马拉刺死于浴盆之中。

马拉是法国大革命的重要领导人之一。其实大卫本身也是法国大革命的重要领导者。他为什么能画这张画,因为他的政治身份,马拉遇刺之后,他第一个跑到了现场,画下了这幅画,那时候还没有相机,他画下速写以后,引起了轰动。就像现在,某个事件,我们把照片通过微信传播一样。当时没有现代的传播工具,绘画是最重要的传播途径。

责任编辑:李天翼校对:叶其英最后修改: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