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敏:被嘲笑过的梦想总有一天会让你闪闪发光

摘要:对普通人来说,梦想是遥不可及、高不可攀的事,然而很多看似好高骛远的理想和目标,其实都是由普通人一步步做出来的。人都爱做梦,但大多数人醒得太早。只有那些不愿意醒,愿意把梦继续做下去的人,才有可能摆脱普通人的命运,获得闪闪发光的机会。本期报告中,彭敏以自身经历和所见所闻为例,与所有身处困顿人生的人一起分享了自己的人生感悟。

彭敏

彭敏

中国作家协会《诗刊》杂志社编辑、中央电视台第二届中国成语大会年度总冠军

点击观看分段报告视频

点击观看完整报告视频

彭敏:感谢大家在这个天气炎热,令人昏昏欲睡的下午来到这里听我絮絮叨叨自己的一些陈年往事。我猜大家之所以愿意坐在这里听我讲一下午的话,都是因为我参加过成语大会的缘故。关于这一点其实可以归结到一个特别主流的观点,就是要感谢我们的党。

作为一个中文系的学生,从2002年开始读大学到2009年从北大中文系硕士毕业,我一直能感受到学文学的人和文学青年在这个社会处在一种特别边缘、特别没落、特别无人问津的位置;甚至是一种特别不被人理解,特别令人嗤之以鼻的比较悲摧的状态。大学时有一些事给我留下的印象非常深刻,比如那时候我喜欢读现代诗,有一次我在宿舍读一本欧阳江河的诗集,欧阳江河可能是中国当代成就最高的诗人之一了。我的一个室友好奇我在读什么书,就把我的书拿了过去,翻了两下之后又很不屑地抛回给我。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从小到大拳拳服膺,发自内心和灵魂去热爱的一个东西在别人眼里很有可能是一钱不值的;在别人看来,它有可能是件稀奇古怪的东西。包括在北大中文系也能够遇到这样一些情况。80年代的时候中文系还很受追捧,像我们所熟知的诗人海子,他的第一志愿报的就是北大中文系,可惜没有录取上,被调剂到了法律系,但是到了我们90年代,大家都去学经济、新闻、法律、金融等特别实用的东西了,都希望出来之后能找到一份好工作,赚到更多的钱,那么中文系就变得很边缘。像我就读的人大中文系,一个年级五十多个人里可能只有两三个是真正自己报的这个专业,剩下的全是因为其他专业录不上被调剂过来的。作为一个在学生时代经常搞各种诗歌活动、常年写诗的人,我能感觉到诗歌在这个时代不受待见的状况。在我写诗的那十多年时间里,关于诗歌是否已经死了,诗人何为这样的一种讨论一直贯穿其间,从来没停过。自从我们党提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政策以后,文学和文化,包括文人在整个社会当中的地位都提高了很多。尤其2012年,莫言获得了诺贝尔文学奖,这样一位文化偶像的出现也进一步促进了文学和文化在整个社会中地位的提高。我们可以想一下,为什么有那么多人想要去唱歌、演戏?因为可以出名,成为大明星,然后圈粉无数。当他树立起这样一个榜样之后自然就有很多人愿意跟从他的脚步,继续他的荣光。其实文学也是这样,但是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文学界都没能树立起自己的文化偶像,所以自然是越来越没落,这一点在诗歌上表现的最为明显。大家可以想一想,如果问大家这十多年以来中国有哪些特别著名的诗人,大家能回答得出来吗?

听众:李白。

彭敏:十多年来,看来这位兄弟是刚刚从唐朝穿越过来的。对于我提的这个问题大家的答案是李白,这说明什么呢?就是诗歌确实已经很多年没有向社会输出诗人的形象或文化偶像了。说起现代诗人,李白就不算了,大家顶多想到朦胧诗,北岛、舒婷、顾城,然后是海子,再然后是汪国真、席慕容,可能就这么多,往下就说不出来了。

这些年来,只要诗歌和诗人的形象进入公众视野,基本就不是什么正面消息,比如大家如数家珍的梨花体、羊羔体、啸天体,传播到社会公众耳中的一般都是负面的诗人形象和诗歌文本。可能余秀华是唯一的例外,这个我们后面会着重讲一下。自从中央提出文化大发展、大繁荣的政策以后,这种诗歌和诗人,包括文学文化长期不受重视、无人问津、负面消息频出的状况得到了改善。中央电视台一连推出了汉字听写、成语大会、诗词大会、谜语大会等文化类节目,其他卫视也经常搞一些国学、文化类的答题节目。有了这些节目之后,原来被忽略的我们这些中文系的人好像突然一下子就拥有了自己的光环,一下子站到了舞台上的聚光灯下面,拥有了自己的荣光。对于我这样一个有着十多年中文系相关从业经历的人来说,这是一件蛮不可思议且让人感到分外欣喜的事,所以我一直对我们的党心存感激。

责任编辑:杨雪校对:叶其英最后修改:
0